思路客 - 都市言情 - 学姐举报我偷窥?抱歉,我是盲人在线阅读 - 071:引咎辞职!立案追诉!没人再帮你了!

071:引咎辞职!立案追诉!没人再帮你了!

        “凶手家里还有一个念初中的女儿,马上中考了,妻子在年初的时候车祸死了,父亲瘫痪在床几年,一直需要用药.全家都靠着他的摊位养活。”

        轰!

        霍希整个人如遭雷击,脑中轰鸣不断,他从未想过,自己的处理方法,会造成如此严重可怕的后果。

        年轻时候的他,也如杨锦荣、张欣一般,黑白分明,可渐渐的,处理了无数次繁杂琐屑之事后,他的观念发生了偏移,他没能做到勿忘初心。

        可这么多年下来,他的处理方式,也让辖区尽可能的和谐,避免了很多不必要的冲突。

        难道这一切都错了吗?

        霍希不知道自己怎么挂断电话的,他整个人就如同丢了魂一样,失魂落魄,心中更是万分自责,后悔不已。

        “我的错”

        “都是我的错”

        “如果我当时认真处理,如果我当时较真一点,如果我当时查到底,如果我当时给他一个公道的处理结果”

        “两个家庭的悲剧,都不会发生”

        六神无主的霍希,只感觉自己脑袋浑浑噩噩,他如同行尸走肉一般,没有洗漱,甚至还穿着睡衣,朝着治安所而去

        这路上几次差点发生意外。

        可他浑然不觉。

        网络上。

        经过一夜的发酵,临海大学查寝事件,也终于冲上了热搜榜单末端,引起了不少网友的关注。

        “没想到,大学里面都有这种暴力组织,我一直以为只有初中有呢!”

        “这学生会也太嚣张了吧?这样的人,放我们这里,都得被打得妈都不认识。”

        “最可气的,难道不是治安员的处理方案么?学校领导来了,什么也没做,就那么走了?这都是纯纯放任纵容暴力组织!”

        “我就想知道,最后这些学生会的人,到底会不会受到应有的惩罚?”

        “恐怕难这学生会会长这么嚣张,估计背景不简单。”

        “可他惹到的人是杨锦荣啊,你们忘了之前得罪杨锦荣的那些人,都是什么下场了吗?”

        网络上流传的不仅有完整事件解读视频,也同样流传出杨锦荣最后那一段直击灵魂的发问!

        杨锦荣的一句句话,被无数网友称赞。

        “最可怕的不是坏人的嚣张,而是好人的沉默!这句话说得太好了!”

        “看完杨锦荣的说话,我感觉我整个人都得到了升华!”

        “面对校园暴徒,就应该重拳出击,现在不打击他们,等他们出了社会,只会对社会造成更大的危害!”

        “本人最痛恨学校里面的暴力分子,当年校长的儿子就是我们学校的小霸王,带着一帮人欺男霸女,我当年差点白刀子进红刀子出,把他给咔嚓了!”

        “楼上的兄弟幸好没有干傻事,大可不必为了这种人把自己搭进去,就算要对抗,也要走法律程序。”

        “期待一下这个事件的最终答案,我想知道,杨锦荣会怎么处理?”

        “+1!”

        杨锦荣在宿舍翻阅着网络上的评论,他昨晚做了个视频,将整件事情详细公布,结果昨晚就上传了视频,却被平台审核了,到早上了,还没放出来。

        “去一趟治安所先。”

        杨锦荣拿上杜卡迪的钥匙,正准备出去,余淮突然问道,“我也一起去吧!”

        “不用。”

        杨锦荣拍了拍他的肩膀,“你今天不是有兼职吗?赶紧去吧!”

        “唉”

        余淮闷闷不乐道,“兄弟想跟你一起扛你还不让。”

        至于兼职的事情,他都不想说,做了快半个月了,还没拿到一分钱工资。

        “走了!”

        杨锦荣笑了笑,便前往停车场去骑车。

        刚刚跟霍希打完电话的王守壹所长,默默叹息一声,这件案子连他自己都动摇了心中的信念。

        他想到了之前教育张欣的话。

        “什么才是好的治安员?”

        “这个世界并不是除了黑就是白”

        王守壹扶着桌边,透过窗户看向外面街道上来往的人们,心中五味陈杂。

        所里其他治安员,已经派出去现场处理灭门案了。

        过了许久。

        王守壹拿起电话,拨通了张欣的电话。

        “所长?”

        “今天回来报到吧。”

        “啊?我这还没反省够等等,有人闯红灯,我去一下.”

        王守壹听着手机那头传来的汽车鸣笛声,心中更是百感交集,上次因为杨锦荣的摩托车案子,张欣在没有拿到批准前出警,把尸体带回来验尸。

        几天后上级部门稽查,发现这个问题,王守壹死保之下,才保住了张欣的职位,但为了让他反省,把他临时调任去交通治安大队.

        “好了,所长,你刚刚说什么来着?”

        张欣的声音听起来似乎挺愉悦,这家伙好像还挺享受被下放去交通治安大队的日子。

        王守壹没好气道,“兔崽子,差不多得了,非要我放下一张老脸,给你道歉才行吗?”

        张欣:“也不是不可以。”

        王守壹骂道,“你小子皮痒了是吧?赶紧回来报道!九点之前,我要看到你来所里报道!交通治安局那边我已经帮你打过招呼了。”

        “我这儿还查酒驾呢,回不去,根本回不去。”

        张欣的状态非常轻松,他好像.真的挺喜欢当交通治安员的?

        王守壹那个郁闷,他不想再受这兔崽子的气了,索性命令道,“九点之前回来报到,这是命令,必须服从!”

        “!”

        站在人行道边上的张欣,听着手里的忙音,心中亦是五味陈杂,他用手遮住头顶的太阳,汗水从额头上滑落进眼眶,刺痛感让他忍不住伸手去揉眼睛,这一刹那,他仿佛看到了黑白混淆的世界。

        就在这时。

        一辆摩红白相间的摩托车,停在了他面前。

        “嗯?”

        张欣微微愕然,这摩托车胆子也太肥了吧?我这么大个交通治安员站在这里,你还敢当面停边上?

        张欣抬起手中的红色棍状物体,“把头盔摘了,来吹一下!”

        戴着头盔的骑手抬起头,摘下头盔,露出一张帅气的脸庞,正是杨锦荣,他诧异道,“张欣?”

        “噢,杨锦荣。”

        张欣也认出了杨锦荣,他心头一愣,怎么自己都来当交通治安员了,还能遇到这家伙?果然是阴魂不散啊,这次不会又有案子发生了吧?

        张欣一边想着,他下意识的把红色棍状物体往杨锦荣嘴边凑了凑,“虽然我们认识,但也得吹一下。”

        杨锦荣:“.”

        酒驾是不可能酒驾的。

        违法的事情,杨锦荣向来不会去做。

        不过他挺好奇的,张欣这是哪门子套路,大早上的查酒驾?一般不都是晚上查酒驾吗?谁会大早上喝酒。

        “你这.去哪儿?”

        张欣收起酒精检测仪,随口问道。

        “去你们治安所。”

        杨锦荣笑了笑,他上下打量了一下张欣,“别说,你这反光衣挺帅啊。”

        “???”

        这回轮到张欣无语了,他忍不住吐槽道,“你怎么天天那么多案子?柯南附体啊!我们辖区不至于那么不和谐吧?”

        “我是受害者。”

        杨锦荣耸了耸肩,他把头盔带上,掀开挡风面罩,冲着张欣道,“得,我去报案去了,你搁着慢慢查酒驾。”

        “等等,载我一程呗。”

        张欣赶忙拉住杨锦荣,他把反光衣脱掉,“我这正好也去所里,顺路载我一程。”

        “没多余的头盔。”

        杨锦荣拒绝了张欣的请求,他看向后者的目光,露出一丝警惕,“你不会是钓鱼执法吧?”

        张欣:“.”

        我有那么坏吗?

        张欣忍不住翻白眼。

        正好这时候另一位交通治安员骑着电动车过来,张欣眼前一亮,“阿亮,借个头盔用一下,晚上还给你。”

        “得。”

        阿亮把多余的头盔递过来,询问道,“你怎么不穿反光衣?”

        “谢谢哈。我得回所里一趟,有任务。”

        张欣说完,就跨上了杨锦荣的杜卡迪后座,“走吧。”

        “.”

        杨锦荣没见过这么自来熟的。

        这可是我的车,你好歹征求一下我的同意好吧?

        算了。

        看在熟人的份上,就不跟你一般见识。

        轰~!

        杜卡迪引擎轰鸣声响起,快速朝着治安所方向行驶而去,经过弯道时,一个漂亮的甩尾,差点给张欣甩出去,“啊咕咕~!”

        杨锦荣:“风声太大,听不清!”

        一边说着,一边又漂了个弯。

        张欣:“啊咕咕咕~!”

        一路上都是七拐八拐,奇奇怪怪的路线,等到了临海区治安所,张欣从后座下来,感觉一阵头重脚轻,身体还在飘忽,头晕目眩感袭来,他赶紧摘下头盔,跑到墙角扶着墙,开始反胃,吐了半响啥也没吐出来,难受极了。

        “张治安员,你这是肾虚啊!”

        杨锦荣一本正经的说道。

        张欣扶着墙,“我yue~!我肾.yue~!”

        “张欣,回来了?”

        王守壹从治安所大楼走出来,关切的看向张欣,“刚刚说你的肾不行了?我这儿有个老中医,推荐给你,他是这方面的专家,一副药可以让你生龙活虎七天。”

        “.”

        张欣仰头望天,面色苍白,不断喘息。

        这状态,更像是肾虚了。

        真是黄泥巴掉进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

        杨锦荣正想说自己来报案,后方马路上,魂不守舍的霍希,麻木的走了过来。

        “霍希!”

        王守壹皱眉,喊住了他。

        这状态看起来就不对劲。

        “所长.”

        霍希抬起头,看着王守壹,嗓音沙哑的沮丧道,“我我是来引咎辞职的如果法律判我有罪,我绝不反驳”

        说着,他伸出双手,这意思非常明显了,等着被铐上。

        “你过来我办公室。”

        王守壹面无表情的招了招手,跟着又对杨锦荣道,“你的案子,就交给张欣负责吧,等会会有其他治安员跟他交接的。”

        王守壹走在前面,霍希如同行尸走肉一般跟在后面。

        “发生了什么?”

        杨锦荣有点诧异。

        不对啊。

        昨晚霍希治安员不是还挺精神的吗?

        就算自己投诉他一次,也不至于引咎辞职吧?

        那肯定是别的案子出来问题。

        “我不知道.”

        张欣摇头,他恢复了不少状态,这才走向治安所大门,回头说道,“跟我来吧。”

        杨锦荣找了个车位挺好,跟着张欣走进治安所大楼。

        没一会儿。

        另一位治安员拿着昨天的报案和处理资料过来,并告诉了张欣,昨天霍希他们不合理处理方式。

        “我知道了。”

        接待室中,张欣接过资料,认真的看了一遍,这才抬起头,看向杨锦荣,“意思就是他们借着查寝的名义,进你们宿舍,进行打砸等非法行为,出于正当防卫,你鏖战许久,将他们都放倒了?”

        “嗯。”

        杨锦荣点头。

        “有没有录像或者监控?”

        张欣拿着笔,准备记录。

        “没,我舍友杨斌有录像,但被他们删了。”

        杨锦荣摇头。

        “没有任何证据,那这个案子就很难界定了.”

        张欣分析道,“确实更倾向于互殴的情况,霍希处理的时候,虽然有些瑕疵,但也能解释得通。更何况你们宿舍其他人都同意和解了,你这个案子就很难再追究下去了。”

        “所以我要求重新立案追诉。”

        杨锦荣说道。

        “重新立案追诉?”

        张欣微微愕然。

        “他们故意损坏我的个人财物,价值两万二,现要求对他们进行刑事立案。”

        杨锦荣拿出一支录音笔,又拿出被损坏成三半的玉牌,这是严阎在慈善捐款活动后送给他的,一开始并不知道价值,昨天打电话给严阎,才得到价格,这几乎是把杨锦荣捐的款给还给了他。

        故意毁坏公私财物,涉嫌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立案追诉:造成公私财物损失5千元以上的;毁坏公私财物3次以上的;纠集3人以上公然毁坏公私财物的;其他情节严重的情形。

        昨天赵瑞强他们占了上面两条。

        且属于数额较大,可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罚金。

        杨锦荣继续道,“昨天我打电话报警的时候,特意说明过这个事情。”

        张欣看向另一位治安员,在得到肯定答复后,张欣点了点头,他把录音笔拿出来播放:

        “学生会长赵瑞强打人啦!”

        “咔嚓!”

        “没了?”

        张欣一愣,这录音笔就这么简短的两个声音?

        “没了,他打我,我挨了一拳,然后玉牌就碎了。”

        杨锦荣解释了一下,“我担心被对方发现证据加以毁坏,就把录音笔关了,藏了起来。”

        也算能解释得通。

        张欣点头,又问道,“你刚刚说,你这个玉牌,价值两万二?可有购置发票之类。”

        “有的。”

        杨锦荣看了一眼手机时间,“估计快到了,玉牌是一位律师朋友送给我的,她有购置发票等。”

        张欣颇为意外的看了一眼杨锦荣。

        什么人可以送这么贵重的礼物给他?

        踏踏踏。

        正在这时候,一身正装的严阎,英姿飒爽地踩着高跟鞋,走了过来。

        “这边。”

        杨锦荣招手。

        身姿高挑、青春靓丽的严阎,迈着修长笔直的一双大腿,径直走进接待室,她手里拿着一个小包装盒。

        “!”

        张欣看到严阎不由眼睛一瞪。

        气质美女送两万多的玉牌,杨锦荣这是傍上富婆了啊!

        “这是玉牌购置的发票和手续,保修卡等。”

        严阎伸出纤纤素手,将手中的精美包装盒递给杨锦荣,“这是在玉缘专柜买的,随时可以查询。”

        她又看了一眼碎裂成三块的玉牌,心中微微有些失落。

        “谢谢。”

        杨锦荣接过包装盒,打开后,拿出里面的购置小票和发票,递给张欣,“证据都在这里,我想应该可以立案了。”

        “没问题。”

        张欣开始填写立案表格。

        没多久。

        立案完成。

        杨锦荣和严阎两人这才离开治安所。

        临海大学。

        赵瑞强跟两位学生会干部,走在学校荷花池边上的小道上,大热天的几人都穿着外套,因为身上挂了彩,还缠着纱布,要强的几人,不想住院丢人,就自己跑出来了。

        “会长,那不是昨天那个折叠手机?叫什么.杨斌?”

        几人正走着,忽然一人指着前方荷花池中间的凉亭位置说道。

        赵瑞强顺着手指方向看过去,果然看到了杨斌,“走,追上他!”

        几人快速行动。

        朝着杨斌而去。

        奈何动作幅度太大,赵瑞强扯着蛋了,顿时一阵撕裂感从下面传来,他痛得龇牙咧嘴,“你们先追上他,我马上到”

        几人很快就在凉亭堵住了杨斌。

        杨斌看到学生会几人,顿时就慌了,他想跑,可两边都有人,将他堵住,根本无处可逃。

        “你们.你们想干什么?”

        杨斌退到凉亭角落里。

        “小子,昨晚的事情,可还没完!”

        赵瑞强强撑着走了过来,脸上露出狠劲,

        没有那个劳什子的杨锦荣在,不可能有人帮他,赵瑞强更加放肆嚣张起来。

        “hetui~!”

        “哈哈哈!”

        几人一个个不怀好意的看着杨斌。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