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都市言情 - 学姐举报我偷窥?抱歉,我是盲人在线阅读 - 069:惊呆全场!贼喊捉贼!猪队友!和稀泥!(跪求订阅!求追读!)

069:惊呆全场!贼喊捉贼!猪队友!和稀泥!(跪求订阅!求追读!)

        ps:前文改动一处,改为不砸手机,是抢了,试图占为己有。求订阅!求追读!跪求支持!

        霍希治安员脸上挂上了一抹黑色。

        这是第几次了?

        每次出警遇到杨锦荣,准没好事。

        可这家伙就像是阴魂一样不散,每次都能被自己遇上,霍希脸色变得越发难看,脸上就差写上一句:

        杨锦荣你就不能消停点吗?搞得我们辖区好像治安很差一样。

        “霍治安员,好久不见。”

        杨锦荣倒是没在意其脸色。

        他只是单纯好奇,为啥最近报警都是霍希出警,以前的那位张欣治安员,跑哪里去了?

        回头打电话问问。

        霍希:“.”

        好久不见?

        这才几天不见啊!

        我不想见到你!

        “我们接到报警,说你们宿舍有人打架,怎么个情况?”

        霍希不想浪费时间,他直奔主题,一边说着,一边伸手把宿舍门推开。

        映入众人眼帘的一幕,把在场的所有人都给看傻眼了。

        一股麻辣香味传入所有人鼻尖的同时,只见地面上墙壁上桌面上,都是小龙虾,凌乱的宿舍中,横七竖八的躺着好几人。

        其中几人脸上身上还挂着小龙虾,甚至还有一人嘴里塞着一只小龙虾,他们蜷缩在地上,哎哟哎哟惨叫着,有的抱着肚子,有的捂着裤裆,有的扒拉着自己的眼睛.

        “体育学院的学生会!”

        “他们这是怎么了?一个个都躺在地上惨叫?这是在玩船新版本的cosplay吗?”

        “傻叉,这都看不出来?明显他们被揍了啊,什么人这么强,竟然把一群体育学院的人给揍成这样”

        说这句话的同学话没说完,他下意识的抬头看向全场唯一站着开门的杨锦荣,嘴角不由自主的一阵抽动,眼睛瞪大,说话的声音都变得有些哆嗦起来了,“他他他是他杨锦荣?”

        门外所有围观吃瓜的男生们,都瞪大着眼睛,望着门口的杨锦荣。

        那帅气的容颜。

        那潇洒的模样。

        “别告诉我.他把体育学院学生会的人都干趴了?”

        “难以置信.可,全场就他一个站着的人,不是他难道还有其他人?”

        “太强了吧?”

        “不愧是我们法学院的风云人物,如同战神一般,猛男请受我一拜!”

        带着震惊的议论声,不断在宿舍走廊响起。

        有不少同学拿出手机拍照、录视频,准备发朋友圈、发斗音,告诉别人,我们法学院的人,照样能文能武。

        “如你所见。”

        杨锦荣甩了甩右手,他刚刚几拳都是用右手打的,感觉拳头有点发痛。

        也得亏这群人是葫芦娃救爷爷,一个个冲上来送人头,如果一拥而上,杨锦荣真没有必胜的把握,当然也多亏了宿舍其他三位兄弟,扛了一小会儿。

        杨锦荣将拳头放在嘴边吹了吹,以缓解痛感,他面无表情的说道,“现在躺在地上的这群穿黑衣服的,就是体育学院学生会的,他们冲进我们宿舍,打砸我们的物品,最后还抢了我同学价值一万二的手机,还先动手打人,我被逼无奈之下,正当防卫。”

        “正当防卫?”

        霍希一脸不信。

        他眼睛扫过地上呜呼哀哉的几人,脸上露出一抹古怪之色,完全不相信杨锦荣的话。

        他指了指地上正准备爬起来的几人,“你跟我说,他们先动手打人,你正当防卫,然后把他们防卫成这个样子了?”

        “恩。”

        杨锦荣点头,一本正经的解释道,“可能是他们太弱了,平日里不注重锻炼身体,身体盈虚.不过也不对,他们是体育学院的,没理由不锻炼,那只有一种可能.”

        杨锦荣顿了顿。

        霍希看向他。

        小楼和小陈两位实习治安员也看向杨锦荣。

        外面的学生们也都纷纷将目光聚焦在杨锦荣身上。

        等待着他的下文。

        “这可能虽然有点难以启齿。”

        杨锦荣润了润嗓子,“但我还是想说,他们平日里可能撸太多,导致身体太虚.”

        众人瞪大眼睛。

        你这说的也太

        太伤人了!

        “咚!”

        正准备爬起来告状的赵瑞强听到杨锦荣的话,脚底一滑,咚的一声,又摔在了地上。

        “啊!”

        痛得他惨叫一声。

        “果然是撸多了.”

        杨锦荣做小熊摊手状,一脸无辜的说道,“我就说他们怎么那么弱不禁风,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少撸怡情、大撸伤身、强撸灰飞烟灭!”

        他好心劝诫道,“在场的诸多同学,千万要记住,不要像他们一样,伤害自己的身体,该戒撸的都戒了,有助于青少年身体健康发育”

        “你你血口喷人!”

        “杨什么杨,你别瞎说,你可以攻击我的肉身,但不能侮辱我的人格.啊!”

        “就是,你少污蔑我们嘶,痛痛痛!”

        原本躺在地上的几位学生会成员,在看到治安员抵达后,就开始互相搀扶着,艰难的起身,听到杨锦荣当众羞辱的话,赶紧出言反驳。

        可他们反驳并没有起到任何作用,外面围观的吃瓜学生们,已经开始低声传播,这让他们一个个面红耳赤,比杀了他们还难受。

        他们隐隐约约还能听到外面的一些议论。

        “难怪体育学院这群人的那么菜,原来是撸出血了。”

        “啧啧,我之前追求的一个女生,还跟我说我是个好人,但她只喜欢体育学院的,这事儿我高低得跟她说道说道。”

        “学生会这几人看着一个个人高马大的,没想到全都是空有其表的虚架子。刚刚还有一体育学院的在校园网论坛上威胁我呢,要线下真实我,我现在报宿舍地址,让他来比划比划!”

        “小心遇到基佬.”

        “!!!”

        赵瑞强几人好不容易互相搀扶着起来,就听到外面的议论声,赶紧互相撒手,生怕被误会成基佬。

        “你们几个,说说看,怎么回事?”

        霍希并不相信杨锦荣的话,他抬头看向已经挣扎着爬起来的几人。

        “治安员统治,我是学生会会长,我带着我们学生会干事们,按照学校的通知,对这栋宿舍进行大检查.当我们走进这个宿舍的时候.”

        赵瑞强忍着痛,开始编撰,他指着杨锦荣,咬牙切齿道,“是他.他趁我们检查宿舍的时候,突然偷袭我们,他带着他们宿舍几人,不讲武德,来偷袭我们几个体育生,我们.毫无防备,被他偷袭了。”

        “啊对对对,就是他带的头!”

        “他他还用小龙虾泼我们!”

        这时候,走廊上,两位院领导赶了过来。

        学生打架,惊动了治安所,又涉及学生会,学校领导自然也要到场。

        一位是体育学院的院长,另一位则是分管院学生会的主任。

        赵瑞强看到两位认识的领导到场,瞬间气势上涨,说话的音量都增涨了几分,“院长.我们按照学校规定来例行检查寝室,他们寝室不仅不配合检查,在寝室吃小龙虾,喝啤酒,还趁我们检查的时候,搞偷袭,对我们大打出手!”

        “你们几个.喝酒了?”

        体育学院的院长叫赵常国,他一张国字脸,面容严肃,给人第一印象就是死板教条,他目光扫过凌乱的宿舍,最后就目光放在杨锦荣身上。

        喝酒这个字眼一出现,立刻引起了所有人的关注。

        喝酒,在绝大多数情况下,都会被定义为贬义词,负面行为。

        通常情况下,喝酒与打架、行凶等恶性词汇,捆绑在一起。

        “他们喝了,我们进来查寝的时候,他们还在喝酒,我们让他们别喝酒了,他们根本不听我们的话!”

        赵瑞强也抓住了关键点,将喝酒事情无限放大,想把所有过错都归咎到杨锦荣他们喝酒上,他继续状告道,“他们几个也不知道喝了多少,我们劝说的时候,就拿酒瓶砸我们!”

        “啊对对对!”

        另一位学生会的也跟着说道,“他们喝酒行凶,殴打我们,我们出于人道主义,不愿意还手,谁知道他们竟然得寸进尺,逼得我们不得不还手反击,正当防卫!”

        “就是就是!”

        “他们几个仗着我们不敢动真格,就对我们下死手,还用头盔砸我们,尤其是他——”

        另外几人都纷纷针对杨锦荣,指着他,愤恨道,“特别是这人,他下手最狠,也最阴险狡诈,搞偷袭!”

        被这几人这么一番颠倒黑白,曲解是非的说辞后,竟然还真像那么一回事。

        施暴者成了受害者?

        此时,杨锦荣脑海中,时隔多日,终于响起了系统提示音:

        【叮!】

        【检测到可能对学生构成极端负作用的负能量,成功触发任务:】

        【请宿主做出选择——】

        【选项一:都是学生,抬头不见低头见,大可不必把关系闹太僵,主动提出和解,化解矛盾,也是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奖励:自选王者农药,任意英雄、任意永久皮肤一款。】

        【选项二:对方在校内是学生会会长,在校外身份背景也不简单,主动认个错,争取得到对方的谅解,以免发生更深层次的冲突,维护校园稳定,宿主义不容辞!】

        【奖励:现金十万元!】

        【选项三:对于校园内存在的恶势力,宿主应当无惧一切,绝不纵容他们,拿起法律武器,维护自身合法权益,清除校园恶霸,传递正能量,还校园一个清净的学习氛围!】

        【奖励:神级驾驶技巧大全!注解:获得该技能,虽然可以驾驶一切陆地行驶车辆,但宿主在未取得相应驾驶证件前,请勿违法驾驶!】

        “.”

        这还用选吗?

        杨锦荣虽然是农玩家,但农度不高,这奖励对他毫无吸引力,而且还需要主动提出和解,那更不可能了。

        选项二就更离谱,请求对方原谅?

        虽然奖励十万,是普通的一年薪水,可杨锦荣还没有到为了十万块折腰的程度。

        “系统,我选择选项三!”

        杨锦荣果断作出选择。

        而此时。

        余淮他们几人此时也已经挣扎着站起来了,他们受伤远没有学生会几人重,就是防御不如人家抗揍,所以看起来比较惨。

        张少华听到学生会的几人混淆是非、贼喊捉贼的话,气得咬牙切齿,“明明是你们先动手打人!你们要抢夺我们的小龙虾和啤酒!还出言侮辱我们!仗着自己是学生会的身份,欺压我们普通学生!尤其是赵瑞强你,你什么为人,这栋宿舍楼谁人不知?!”

        “他还抢夺我的手机.呜呜”

        杨斌捂着肚子,他被人踢了一脚,肚子现在还是痛的,可他更在意手机被抢了,“我手机还在他们手里,他们要把我的手机.占为己有!我一万二买的手机,他们要占为己有!”

        “可有此事?”

        赵常国面色一凝,看向赵瑞强几人,质问道。

        “我”

        那位拿着杨斌手机的人,从兜里掏出后者的手机,他一时语塞。可他边上的赵瑞强却是抢先开口,狡辩道,“我们没有想要他的手机,更不存在霸占一说法,我们只是帮他保管一下。”

        神特喵的帮人保管手机。

        这话说出来,估计连他自己都不相信。

        四周吃瓜的学生们,都忍不住笑了。

        “真把我们当傻子吗?”

        “劫匪:我们没有抢银行,我们只是替银行保管一下钱而已。”

        “哈哈~!”

        这些议论声自然也落入了两位院领导耳中。

        两人都眉头一皱。

        “我不用你们保管,把把手机还给我!”

        杨斌咬着牙,鼓起勇气说道。

        赵瑞强一个眼神,拿手机的那人心领神会,赶紧把手机丢给杨斌,他嘴硬道,“我可没有要你的手机,别污蔑我.不然我起诉你啊!”

        杨斌拿到手机,赶紧检查起来,幸亏没在打斗中损坏,他暗自庆幸一番,谢天谢地。

        “赵院长,这个宿舍的四人,严重破坏学校纪律,干扰学生会查寝,还请赵院长对给他们做出处罚!”

        赵瑞强还想继续颠倒是非,他说着说着,突然感觉下身一阵阵痛,下意识的伸手捂住弟弟,双腿夹紧,脸上也呈现出一抹痛苦与扭曲,“我我要去医院,快帮我叫个妖二零”

        他不敢在耽搁下去,得赶紧去医院检查一下,不然弟弟坏了这辈子就完了。

        “哎哟!我也好痛!”

        一位学生会的干部看到会长的操作,也跟着喊了起来,他捂着裤裆,表情浮夸的表演道,“痛痛痛,我的昆要碎了,必须去医院检查,赔钱,是他——”

        他指着杨锦荣,哭喊道,“就是他打的!他必须赔钱给我们!”

        其他几位学生会干部看到这一幕,也都纷纷默认会长叫他们一起表演,准备讹诈杨锦荣他们,几人立刻配合会长赵瑞强表演起来:

        “对对对,就是他打的,我也痛死了,我的胳膊要断了嗷嗷!”

        “我的脑袋好痛,我感觉我要死了,脑震荡了,完了,可怜我爸妈养我这么大,我还没给他们尽孝道.没个十万八万的,我的脑震荡好不了!”

        “我的心脏好痛,绞痛,快点叫救护车,我要住院”

        几人的演技实在是不太行,浮夸的一批,赤果果的讹诈表演。

        看的四周的学生们都忍不住笑了。

        这演技

        不愧是体育学院的!

        赵瑞强瞪大眼睛,心中一万头草泥马狂奔而过,我特喵的是真的痛啊,你们这帮傻叉,这么浮夸的表演,让大家都觉得我们所有人都在演了啊!

        赵瑞强真想一脚一个把这群猪队友给踹飞!

        他痛苦得双腿紧紧夹紧,五官都扭曲了,额头上更是冷汗直流,他感觉自己完蛋了,平日里花天酒地,可他还没享受够性福生活啊.

        可是没人相信他。

        其他几位学生会干部看到会长的表情,都纷纷在心中暗赞:不愧是我们的会长,演技就是好,比专业科班出身的演员还要逼真,太厉害了!

        他们偷偷给会长竖大拇指!

        赵瑞强看到他们的大拇指,更是气不打一处来,要不是痛得动不了,他真想把这帮猪队友全宰了!

        “行了!别演了!”

        赵常国开口,他懒得看这种闹剧,“就这样吧,看你们两帮人,都没什么大碍,你们自己处理。”

        他就这样带着另一位领导走了!

        走了!

        赵瑞强看到甩手离去的赵院长,当场傻眼了,我尼玛,领导,我的意思,让你处罚他们宿舍四人啊!

        不说开除学籍,起码得记大过处理吧?

        你就这样来看了一眼,就走了?!

        可大学就是如此。

        只要事情没有闹大。

        学校都不会去插手管。

        不像高中一样,会有记小过、记大过的处罚。

        不然大学里面,也不会有学生会这样的组织存在。

        不仅有院系学生会,还有校学生会,都是用来管理学生的,也正因为如此,才滋生了赵瑞强他们这种,恶霸一样的学生会团体。

        “行了,你们别演戏了!”

        霍希治安员敲了敲门,面无表情的说道,“学生打架,可轻可重。你们都是成年人,自己做出选择吧。”

        他没有明说。

        但潜台词所有人都明白——

        要么和解,此事就此作罢。

        要么不和解,两边的人都涉及违法,聚众斗殴,既然都成年了,最少也是行政拘留处罚!

        “你们怎么选择?”

        霍希的目光扫过赵瑞强为首的几位学生会成员,几人纷纷低下头,不敢在治安员面前嚣张,他们虽然嚣张跋扈,但内心深处归根还是对治安机构有种天生恐惧感。

        很好。

        看到几人低下头,霍希心中很是满意,他这么多年处理经验,处理这种学生打架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不管谁打谁,也不管谁错谁对,最后都是和解。

        最后他的目光扫过余淮几人,落在了杨锦荣身上,他心中已经把杨锦荣当成了刺头,不过他也懒得去追究。

        霍希看着杨锦荣,淡淡道,“选择和解的话,不予立案,就在这里签字处理。如果你不想和解,那就带着你的舍友们,一起跟我回治安所,接受进一步处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