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都市言情 - 学姐举报我偷窥?抱歉,我是盲人在线阅读 - 059:法盲!林有有即将二审!摩托车案开庭!

059:法盲!林有有即将二审!摩托车案开庭!

        “安静点!”

        一位值班治安员手持警棍走过来,凶狠地盯着甑夏萍母女俩,“给我安静点!”

        母女俩被吓了一跳。

        她们在外面横惯了,被关押进来,还想像外面一样横。直到这时候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这里不是她们能撒野的地方!

        “治安员同志,我们真的是被冤枉的...我们不会干违法的事情啊!”

        甑夏萍辩解的声音都变小了很多,她脸上早已没了当初的狰狞,只剩下一脸的委屈,“都怪他,都是他的错...他恶意举报我们。”

        “你们母女俩到现在还不知悔改,依然没有认知到自己的违法行为?”

        陈韵拿着档案表,沉声呵斥道,“你们是不是永远都不会从自己身上找问题?永远都觉得是别人错?是别人害了你们?你们一点错也没有?”

        甑夏萍被反问得一脸愕然。

        可她妈贾冬梅却依旧不觉得她们有问题,也没觉得她们的行为是违法犯罪,依旧理直气壮,“治安员同志,我们有什么错?我们本来就没错啊!我们只是直播卖卖东西,何错之有?劣质产品也不是我们生产的,你们应该放了我们!”

        “你们没错?”

        严阎冷冷的看着这一对母女,“你们在未经杨锦荣先生授权下,使用其照片作为直播间封面,用于直播带货牟利,这是侵犯了杨锦荣先生的肖像权。”

        “你们以盈利为目的,在杨锦荣照片上使用带有侮辱性水印,这是恶意侮辱其肖像,污化其形象,损害其名誉权,已经构成违法。”

        “你们在网络上发布恶意剪辑的视频,煽动粉丝对杨锦荣先生进行网暴,已经构成诽谤罪!”

        “忘了说了,我是杨锦荣先生的委托律师,已经向区人民法院对你们两人提起诉讼,你们的行为,已经构成刑事犯罪,不仅要向我的委托人杨锦荣先生赔偿名誉损失费、精神损失费,还会面临刑罚!”

        “也就是坐牢!”

        甑夏萍母女俩顿时瞪大了眼睛!

        不是...

        发个视频怎么就违法犯罪了?

        我们平日里骂了那么多人,也没见过哪个说我们违法犯罪啊?

        使用一张照片,怎么就侵权了?

        那是我们自己的手机录制的视频,难道我们不能用吗?以前甑夏萍在自己的小蓝书和斗音平台,发布过那么多次别人的视频,也没有侵权啊?

        还得赔偿名誉损失费?精神损失费?

        还要面临刑罚坐牢?

        不不不!

        绝不可能!

        “妈...怎么办?我们...要坐牢了吗?”

        “我们不可能坐牢,我们只是发布一个视频,只是带个货,怎么...”

        两人的法律意识相当淡泊。

        纯纯的法盲。

        这让陈韵在心中暗叹,普通民众的普法任务,迫在眉睫,道阻且长。

        现在普法栏目也不少,却依旧还存在甑夏萍母女这样的法盲。

        如果能打造一个人尽皆知的普法栏目,那该多好啊。

        “走吧。”

        杨锦荣没有再停留,他来治安局是为了配合举报调查,做个登记,并不是来看母女俩笑话的,在杨锦荣心中,看两人笑话,还不如早点送两人进去。

        三人转身离去。

        “别走啊,等等,等等,杨锦荣...我给你道歉,我们给你道歉!”

        “对对对,我们道歉,我们错了,我们给你赔不是,求求你,别起诉我们,我们不知道那样做是违法的...我们错了还不行吗?”

        母女俩见到杨锦荣转身走人,这才慌了,赶紧道歉。

        可。

        她们的道歉,没有丝毫诚意。

        也不是因为认知到自己的违法行为、为之忏悔、才道歉。

        她们道歉,只是因为她们害怕赔钱坐牢...

        不想赔钱坐牢,所以才道歉。

        就好像在说:“我都道歉了,你就应该原谅我!”

        杨锦荣见多了这种人,早已经免疫了这种毫无悔改之意的道歉,对这种人,他会起诉到底,绝对不会撤诉。

        当初林有有诬蔑他偷窥,他明明给过对方悔改的机会,结果呢?

        结果令他彻底寒心!

        也让杨锦荣彻底做出了改变,那个愿意给人一次改过自新的老好人杨锦荣,已经伴随着林有有案,彻底转变!

        对不知悔改的人,无需手下留情,也无需给这种人机会!

        对他们留情,就是对社会的不负责!

        给他们机会,只会让更多人沦为受害者!

        这是杨锦荣心态的转变,也是他的成长!

        见杨锦荣没有回答,甑夏萍又急忙喊道,“我们给你赔钱,我们直播赚了四十多万,已经打到我们银行卡里了,我们可以赔钱给你,十万够吗?二十万够吗?”

        陈韵冷冷道,“你们那些违法所得,都会被罚没!”

        “啊?!”

        甑夏萍宛如晴天霹雳,她还指望从拘留室出去之后,拿着带货得到的钱逍遥呢!

        结果...

        违法所得,要全部罚没?!

        “我...还有钱,我有钱赔偿!”

        甑夏萍一咬牙,赶忙朝着杨锦荣喊道,“我老家还有一套老房子,我可以卖掉,赔你钱,求求了,别起诉我,我不想坐牢啊,呜呜!”

        甑夏萍是真的急了!

        可杨锦荣并未理会她们俩。

        跟着陈韵做完登记,杨锦荣便和严阎两人离开了市治安局,法院已经受理了这个案子,等着法院通知,与母女俩对簿公堂!

        至于母女俩是否存在主观上的销售伪劣产品,交给治安局等相关部门去调查审查即可。

        起诉的其他程序,也全权委托严阎处理,她开口说道,“甑夏萍和贾冬梅两人的罪名,已经非常清楚。在法庭上,可能存在争议的一点,便是对二人的侵权索赔金额,污化形象的精神损失费,可以根据对方获利情况进行索赔。”

        “简单来说,对方获利越多,可索赔金额越高。”

        “刚刚我们从治安局得到的数据,对方销售额一百八十多万,获利提成四十多万,这就是我们能索赔的最高金额。”

        “最后能获得多少赔偿,得看法院判决。”

        简单来说,这一次案件,不仅需要对方支付律师费诉讼费等,杨锦荣还能从中获得最高四十多万的赔偿!

        侵犯肖像权的损失一般为精神赔偿。最高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10条,精神损害的赔偿数额根据以下因素确定:

        (一)侵权人的过错程度,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

        (二)侵害的手段、场合、行为方式等具体情节;

        (三)侵权行为所造成的后果;

        (四)侵权人的获利情况;

        (五)侵权人承担责任的经济能力;

        (六)受诉法院所在地平均生活水平。

        正常来说,侵犯肖像权的精神损失费最高也就两万到五万之间,可这次甑夏萍母女俩侵权牟利高达四十多万,可根据第四点,提出不高于侵权所得金额的赔偿!

        当然,最终判决,还是得法院判决!

        严阎说完,便看向杨锦荣,这一案子可赚大了!

        却不想杨锦荣并没有太大的情绪波动,他淡淡点头,而后说了一句让严阎大跌眼镜的话,“我先回去学校了,晚上还有一节大教室公开课。”

        “......”

        严阎有时候真看不透这位大学生,“行吧,别忘了周三,也就是后天,摩托车案开庭,这案子你可没有委托给我,你得亲自出庭。”

        “嗯。”

        杨锦荣与严阎道别,回到学校的时候,已经很晚了。

        上完公开课,一天又过去了。

        第二天,周二,杨锦荣正在听课,却收到了市人民法院的通知:

        林有有不服一审判决,多次向花桥区法院提出抗诉上诉无效后,终于成功提起上诉,上级人民法院(也就是市人民法院)将会在三日后,进行二审!

        通知杨锦荣出庭!

        “终于二审了么?”

        杨锦荣笑了笑,他早有准备,二审也不会让林有有有机可乘。

        周二课程不多。

        中午就上完了所有课程。

        “锦荣,你有知道,哪里可以做长期兼职吗?”

        下课的时候,余淮搂着杨锦荣肩膀,低声询问道。

        “好久没有联系了,我这两年为了拿奖学金,比较少做兼职。”

        杨锦荣有些诧异的问道,“怎么了?你不应该缺钱呀。谈恋爱这么花钱?都到了要做兼职的地步了?要不,我给你转点,顶一下?”

        “不用不用。”

        余淮摆手,“不是我,我女朋友,她课程少,想找个稳定的长期兼职,她家里最近出了点事,也比较困难。”

        “那就找个家教,这种兼职钱多,也比较稳定。”

        杨锦荣提议完,又问道,“真不用我支援一下?”

        “不用,谢谢,我叫她去找家教,如果找不到,就找中介试试。”

        余淮说完,就飞快的跑走了,连吃饭都没有找杨锦荣一起,这让后者笑着摇了摇头,学生时期的爱情啊...虽然没见过余淮女友,但还是希望两人能走远一点。

        时间一晃而过,临近下午下班的时候,临海区法院通知,之前申请的庭审网络直播,获得了批准,让杨锦荣做好准备。

        杨锦荣早已经准备好了!

        夜里,他在自己短视频平台,发布了一条预热信息:

        【明日上午,直播庭审杜卡迪被老人推倒一案!欢迎大家观看直播!】

        老太太侯素芬虽然死了,但她两位儿子,会以监护人身份出庭!

        刚刚才抓捕了景区插队的母女,又迎来老太太推倒摩托车案的庭审,这一条消息一发布出去,立刻引起了不少网友的关注!

        尤其是杨锦荣现在拥有一百五十多万粉丝,影响力大大提升!

        不少人都蹲着庭审呢!

        终于等来了!

        第二天。

        周三,上午,杨锦荣早早做好了准备,带好资料,仪式感自然也不能落下!

        他换上专属黑色西服,系好领带,戴上金色无框眼镜,拿好系统奖励的直播设备,抵达临海区人民法院!

        按照法院工作人员指示,在固定位置,摆放好直播设备,然后坐到原告席上!

        王成武王成文两兄弟,也被法警带进了法庭,两兄弟此时都带着手铐,穿着黄色囚服,与杨锦荣的西装形成了极其鲜明的反差!

        “终于开庭了,这一天,我等了很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