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网游竞技 - 诛天劫在线阅读 - 竹林神秘人

竹林神秘人

        「这件事情,现在岂不是已经进退两难了?」

        卓君临说这句话的时候,也不由满心无奈,甚至连卓君临自已也没有想到自已竟然也会有这么一天。

        按理来说,这件事情不应当这么复杂才是。

        可是现在的情况,却已经让卓君临都不由有些无语了。

        谁也没有想到,事情竟然会演变成这样的情况。更让卓君临无语的还是,这种本来应当扼杀于未成型之前的局面,现在竟硬生生的给自已挖了一个大坑。

        纵然是卓君临也能算得上是诡计多端,但眼下的情况却已经让卓君临都有一种搬起石头砸了自已脚的感觉。

        目标都已经找到了,可是却不敢有半点异动。

        这样的情况,卓君临以前可是从来都没有遇到过。

        「以目前的情况来看,的确已经是进退两难了。」妖主一声长叹:「尤其是现在这种时候,纵然是我们心中有些想法,但都有些不太现实。只要没有弄清楚狐族在东海的布局是什么,我们就绝对不能轻举妄动。万一要是狐族真的将那件大杀器放在东海,很有可能会引起没有必要的麻烦。」

        「这,,,,,,」

        卓君临眉头一皱,心中却是不由暗暗叫苦不跌。

        要是妖主一语成谶,到时候很有可能就不仅仅是个麻烦那么简单。

        一但狐族真的不管不顾,其后果绝对不是他们能承受的起。更重要的一点还是,眼下这种情况根本容不得有半点失误

        ,一但出现任何一点点有可能会发生的变数,到时候的后果将不堪设想。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卓君临问出这句话时候,才发现在所有人的目光都盯在自已的身上。显然这些家伙早就已经有了算计,这个难题早就已经打算丢到自已的身上。

        「你们大家别看我,现在我也是没有办法。这些事情我根本就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也不清楚狐族那件大杀器到底有多大的威力。甚至对于狐族旧事的了解,我还远不如各位,如今让我拿主意,实在有些强人所难了。」

        「山主,我们,,,,,,」

        「打住。」

        卓君临急忙止住了想要开口的夜主,眼眸之间更是带着一丝无奈:「这件事情虽然的确有些古怪,但现在我也不知道怎么办,这种事情你们可千万不要找我,我怕麻烦。」

        「可是现在的情况,贤弟就没有什么想说的吗?」

        「有,当然是有的。」

        「我等愿闻其详。」

        「现在我能说的,就是对诸位实在有些太失望了。」卓君临一声冷笑:「即然你们大家都知道的事情,为何却并没有任何人告诉我任何一点消息?如今事情走到了这一步,诸位却想起来想让我来出个主意。这种事情未免有些太令人费解了,到底诸位是把我当成了什么,又有什么样的目地和想法?」

        …。。

        「贤弟,这件事情,你听本座给你解释。」妖主一脸的无奈:「或许这

        件事情,很有可能,,,,,,」

        卓君临似笑非笑的看着妖主,眼眸之间带着一丝玩味。

        「这,,,,,,」妖主不由讪讪一笑,却是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兄长这话,你自已觉得可信吗?」卓君临一声长叹:「恐怕现在兄长自已都不知道到底算是怎么回事儿,也根本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否则也不至于会在这里头痛了。可是我就想不明白了,明明一开始大家都知道的事情,为何却没有人提过一句。但凡是有人开过口,也不至于现在如此的被动。更不在现在这种时候,却要被狐族牵着鼻子走,根本没有半分缓和的

        余地了。」

        「此事,的确是我等的失误。」

        卓君临不由翻了翻白眼,一时之间却是实在不想再说话了。

        仅仅一句失误,却是让卓君临一时之间都不知道到底应当如何开口了。

        毕竟眼下的情况,已经彻底让卓君临都有些进退两难了。如果不是因为现在卓君临要了断与狐族之间的恩怨,卓君临真的有了想一走了之的冲动。

        这你麻到底算是怎么回事儿。

        「如今,贤弟可有什么妙策?」

        「我,,,,,,」

        卓君临只感觉一阵天晕地旋,一时之间竟是不知道如何回答了。

        都已经到了现在这种时候,妖主居然问的还是自已有什么妙策没有,这是真把自已当成了无所不知的了吗?

        「或许,现在这种时候,我们也只能暂

        时转变一下目标了。」卓君临一声长叹:「就算是狐族的那件大杀器的确有着足以横扫世间的威力,但也终究只有一件,如今狐族在雷隐山有所调动,兵力必然空虚,我们也只能试探一下,看看狐族的反应了。」

        看着眼前的竹林,谁也不敢进入。

        纵在表面上看起来没有任何的危险,可是在经历过这数次诡异之后,众长老现在也不敢有半点大意。

        表面上越是看不到半点危险的情况,有些时候就越是危险。

        对于众长老来说,如今已经成了惊弓之鸟,那怕是一点点的风吹草动,都有可能会变成一场大战。

        「我们现在怎么办?」

        众长老面面相觑,却是谁也拿不定主意。

        「这地方很不对劲,一路走来都是一些成千上万年的古树,甚至很多古树都已经生出了灵智。」一位长老面色发白:「要知道密林之中竹子本来就难以生存,如今却突然冐出来这么一大块竹林,实在有些古怪。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危险,可是谁也不知道这中间到底有没有其他的古怪之处,万一这里要是有些什么我们都不知道的危险,到时候我们的脸可就丢大了。」

        「丢脸事小,真要是有什么危险,很可能我们的这条性命都要留在这里。」

        …。。

        「这,,,,,,」

        众长老一个个面色发白,早已没有了一开始的那种自信。

        在亲眼见到那些诡异之后,众长老现在谁也

        没有了先前的底气。

        要知道仙王境的生灵体魄早已到了万法难伤的地步,纵然是一此凶恶手段也难以伤其分毫,这也是众长老一开始进入这凶险之地的底气所在。

        可是在经历过这些事情之后,先后已经有两位同境界的强者诡异的陨落之后,他们便再也没有了以往的底气。甚至如今的情况,已经让他们所有人都认识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他们这些仙王境的大修行者,其实在面对危险的时候也是同样会陨落的。

        「这竹林即然不能轻易进入,如今又无法再绕道而行,倒不如直接毁了这些竹林,就算是中间有什么危险,我们退回也还是来得及,不至于会太过被动,诸位觉得如何?」

        「毁了这竹林?」

        其中有人不由皱起了眉头,但却并没有说话。

        眼下这种时候,众长老也已经实在没有其他的办法,那怕明知道毁了这竹林也不是最好的办法,但现在却总比这样束手无策要强上一些,,,,,,

        「如今,也只能冐险一试了。」

        四长老有气无力终是一声长叹,对于眼前的这种情况也是实在没有任何办法了。

        众长老面色凝重,却终是全部都点了头。

        一位长老面色苍白

        ,却终是走了上前。

        原本以众长老的修为,那怕是移山填海也只不过是等闲之事,随手可为。要想毁灭这一片竹林,只需要随随手便已足够。然而这个时候,那位长老却是神情

        凝重,根本没有半点轻松的样子,,,,,,

        「这一处幽静之地,莫不是惹了诸位不满,竟想将其毁掉不成?」

        一声长叹自竹林之中传出,虽然那声音极是平淡冷清,可是那声音之中却似乎带着一丝愠怒:「如果诸位实在有什么不满,不妨冲老夫前来便是,何必对这荒野之地大发雷霆?」

        众长老不由同时一惊,眼眸之间不由同时一惊。

        经过了先前的诡异事件,众长老却是不敢有半分大意,,,,,,

        这山峦之中凶恶异常,那些诡异纵然是他们这些仙王境的大修行者都未必能生存的下来。然而这竹林之中现在又有生灵存在,纵然是他们这些老江湖,也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这到底又是何等样的存在?

        「道友是何方神圣,我等多有打扰,还请道友见谅。」四长老终是咬了咬牙:「我等如今被困于这山林之间不知何处才是出路,不知道友能否指点一二?」

        「远来是客,请进来一叙。」

        「这,,,,,,」

        众长老一个个面色发白,现在却是谁也拿不定主意。

        这林中的生灵到底是敌是友,此时谁也不敢肯定,在这古怪的地方,万一要是林中之人有什么恶意,想要对付他们只怕更加容易不过。

        …。。

        「怎么,堂堂狐族长老位的十一位长老,竟然也就这么一点胆量不成?」那人一声长笑:「原本老夫还以为狐族敢与整个天下为敌,必然是有

        一些胆量才是。如今看来,倒是老夫看走眼了。」

        众长老一个个面色凝重,一时之间却也不好表态。

        这种激将法,对于他们来说并不是什么高明的手段。可是这样的言语众长老听的却是有些进退两难,,,,,,

        「即然如此,诸位还请离开吧!」那人一声长笑:「老夫这里,不欢迎无胆之辈。只要诸位不来招惹老夫,老夫自然也不会为难诸位便是。」

        「前辈是何方神圣,能否报个名号?」

        「老夫的名号,又岂是一般生灵有资格知道的?」那声音长笑道:「纵然是狐主和狐祖在老夫的面前,也未必敢有你等这样无礼的举动。老夫只不过是念在昔日与大长老的一点交情,才不愿意看到诸位尽数折损在这里。尔等不领情,那老夫的一番好意,也就到此为止了。」

        众长老各自面面相觑,脸色却都不由变得古怪起来。

        竹林中的生灵说话的口气实在不小,那怕是他们这些老江湖现在也都有些震惊了。

        如果这个生灵能与狐主和狐祖相识,又与大长老有交情的话,那么这个生灵又是何等样的身份,何等样的存在?

        四长老终是一声苦笑,大步走进了竹林。

        其他长老各自面色一白,最终却都咬牙走了进去。

        此时大家心里其实也很清楚,如是这林中的主人真的是狐说狐祖同一级数的存在,若是真的想要向他们出手,那么他们根本不可能有离开

        的可能性。

        与其在这个时候平白折了自已的身份,倒不如痛快一些,就算是对方真要对他们不利,至少也能留下几分颜面,,,,,,

        众长老行至竹林之中,却只见一座古朴凉亭在前。

        亭中一位须发皆白的老人,身着一身粗布青衫,,,,,,

        以众长老的眼力,一时之间也根本看不出那老者的修为境界,更是无法猜没其

        来历。然而众长老却不敢有半点大意。

        在面对这位老者的时候,众长老都一种高不可攀的感觉。

        甚至现在,那种无形的压迫感,纵然是众长老都有一种无力相抗的错觉。似乎只要对方一个眼神或者是一个意念之间,就能将他们全部碾压成碎屑一般,,,,,,

        这种感觉,很不好。

        而且,众长老以往之时从来都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情况。

        要知道,他们都是狐族长老会的长老,每一个都曾是在自刀山火海中存活下来的不死老兵。纵然是面以狐主和狐祖那样的存在之时,也没有这青衣人身上的压力大。

        「狐族,果然是已经被逼到了绝境。」青衣人一声长叹:「金猿山主的手段,倒也真歹毒了些。诸位只要在这里,就不用担心会面临任何的危险。」

        「道友高风亮节,我等自然相信道友能在这里护我等周全。」四长老不由面色一变:「只是如今狐族面临着生死悠关的时刻,道友的好意我们心领了。还请道友给我们指一

        条明路,我等急需赶往东海。」

        39314635。。

        ...

        免费阅读.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