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武侠修真 - 庶子不当在线阅读 - 风眠山上度春秋 第七十七章陆兄,你的功劳我可不敢抢。

风眠山上度春秋 第七十七章陆兄,你的功劳我可不敢抢。

        他说过自己不动,那就不动,看看到底是自己的拳头一如既往地硬,还是对方大腿势大力沉。

        刹那间!

        砰砰砰——

        电光火石之间,两个人的拳脚在空中

        相遇,一股无形的气劲在两人之间散开,向着四面八方激荡开来。

        一道密集又沉闷得声音在场中炸开。

        两人衣袂飘飘,青丝狂舞。

        地上的灰尘向着远处滚去,像是平地起了一趟扫地风,让人睁不开眼睛。

        蹬蹬瞪——

        青山一脸坚毅,被李君沉踹得整个身子向后倒滑而去,双腿在地上留下了半尺深的沟壑,可见李君沉的腿上的力道之大。

        李君沉人在空中,脚上借着青山的拳劲,往上拔高半丈,腰间再度发力,一个鞭腿向着对方脑袋再次抽了过去。

        青山见状,大惊失色。

        他本以为李君沉招式以尽,虽然自己被对方踢得一直向后倒退,但是离倒地还差着那么一丝丝距离。

        没有想倒这最后的杀招,是这记凌空鞭腿。

        青山别无他法,双臂交叉护着脑袋,准备硬抗,他被李君沉踢得连连倒退,整个身子向后倾斜,严重的失去了平衡,拳头上再次蓄力也敌不过李君沉腿上抽过来的力道。

        嘭——

        李君沉奋力一击,抽在青山的手臂之上,力道之大,超乎青山的想象,他只觉得挨着手臂的脑袋一阵头昏目眩,喉咙间一股血腥味冲入口鼻,整个人成大字状倒飞了出去。

        视线迷糊之前,青山知道这场比试,他输了。

        那个一袭红衣的少年,开始隐藏了实力了,刚才这一腿才是他的全部实力。

        “喝,吃我一脚。”陆游京大喊一声。

        对着青山倒飞过来的身体,含怒一拳打在对方的腰间。

        原本眼中还有着一丝清明的青山,腰间被捶,巨大的疼痛让他在也坚持不住昏迷了过去。

        “这个竖子···又玩偷袭···”这是他脑海里最后一个念头,只是未曾说出口。

        哒哒——

        青山滚落在地,脸朝下,安静地躺着在地上。

        “李君沉,你就说我这一拳厉害不,魏叔跟我说,男人最怕伤到腰,不管对方武功多厉害,只要对着他两个腰一个直拳,不是弯腰跪地,就是双眼一瞪,两腿一伸,昏死过去。”

        陆游京看着那个把他手臂打折的家伙,被自己一拳偷袭之后,躺着地上没了动静。

        他一个箭步,迈到李君沉的面前,举了举自己的拳头,像是个来邀功的小孩一样。

        李君沉嘴角发苦,腿有些发软,看来了身子的衣服比地上也干净不了多少,很干脆利落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你怎么样了。”

        陆游京看着李君沉瘫坐在地上,挽着对方的胳膊,欲要把李君沉从地上扶起来。

        “你让我坐一会儿。”李君沉眼中并没有胜利之后的喜悦,眼中呆滞,直愣愣的看着躺在地上的青山。

        “地上多凉啊!走,我们去亭子里。”陆游京看着李君沉脸色苍白,没有半丝血色,以为对方是刚才受伤和战斗之时拼尽全力。

        现在赢了之后,整个人松来,心口的那股气也就散了。

        这种事情他熟悉,以前被逼着练功,等到时辰差不多,教他武功的师父让自己停下来的时候,他不管身在何处,第一件时间就是栽倒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看着天上的白云,飘来飘去。

        “我想静静。”

        “呃!”

        “就是单独呆呆。”李君沉言简意赅。

        “明白。”

        陆游京这就有点不明白了,任务完成了,等着回去就有粮食了,李君沉怎么还摆着一副不开心的样子。

        他低着眉头,偷偷打量着李君沉,小声的说道:“你不会因为我那最后一拳,抢你功劳了吧!”

        李君沉抬头看着陆游京说道:“陆兄,你的功劳我可不敢抢。”

        他指了指地上的青山,继续说道:“他现在这个样子,可都是你那一拳砸出来的,你明白吧!”

        陆游京一脸吃惊,忐忑的说道:“你确定你不是说的反话。”

        正在这时,陈天问弓着身子,驮着一捆比他人还高的干柴走进了石亭。

        “啊!”

        他正准备从背上放下来,背上的干柴整个向后倒去,连带着他自己也跟着向后一翻,四脚朝天整个人躺在干柴上,肩膀上的藤绳勒着他的长袍,紧紧镶嵌在他的锁骨处,让陈天问一时间动弹不得。

        一道惊叫声,传入李君沉和陆游京的耳中,他们纷纷侧目转移视线。

        两人皆是一副目瞪口呆的样子,难过陈天问去了那么久,他带回来的干柴目测一下,都得上百斤了吧!

        他们看着陈天问满头大汗,青丝凌乱,整个蓬松了开来,细细一看,还能看见对方一脸惊恐的脸上有被荆棘刮伤的细痕。

        李君沉从地上站了起来,跟在陆游京的身后,向着石亭快步走了过去。

        “你一下子,弄这么多干柴过来干嘛!”陆游京手忙脚乱的抓着陈天问的衣襟,想把对方提起来,不想直接把对方身后的干柴一起提了起来。

        “啊!”

        干柴的重量一下子全部挂在了陈天问的肩膀上,他疼得嘴里发出一声惨叫。

        李君沉从陆游京身后急忙走上前来,伸手用力地拍在了陆游京的手背上,高呼道:“你赶紧把手松开,陈天问的肩膀被藤条勒伤了。”

        陆游京定睛一瞧,果然见陈天问肩膀处的衣服里有血渍冒了出来,吓得他赶紧松开手。

        嘭——

        嗯哼——

        陈天问皱着眉头,一脸难受的又躺了回去。

        “这···这···这···”

        陆游京低着头,解释道:“陈天问,我刚才急着把你拉起来,没看见你肩膀上负伤了,你不会怪我鲁莽吧!”

        陈天问动了动嘴皮子,终究不忍心责怪陆游京,事已至此,多说也不能减轻肩膀上那火辣辣的疼痛。

        李君沉叹了一口气,站在一旁无奈地说道:“陆游京,你先把陈天问肩膀上的藤条扯断。”

        “哦,记得小心一点,别时候,陈天问也被你折磨得昏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