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武侠修真 - 庶子不当在线阅读 - 风眠山上度春秋 第五十四章古怪

风眠山上度春秋 第五十四章古怪

        “李小子,你该下来了,还想着一直趴在贫道的肩上呀。”

        老道站在原地半晌,不见身后的李君沉有所动作,只能出声催促着道。

        李君沉收回目光,松开老道的脖子,腿一松从老道的背上轻轻地跳了下来,他看着眼前的景色,惊喜着问道:“真人,这里就是风眠山吗?”

        那一排排的精致,交错的小阁楼,相互交叠往上,还真是有一股别样的美。

        陆游京和陈天问脸色苍白,佝偻着身子,呆呆着看着眼前的风景,他们都没有想到,进来都靠飞的地方,上面的建筑还能建造得如此的富丽堂皇。

        这是人间仙境吗?还是说这上面住着的都和老道一样,可以飞来飞去。

        陆游京抬头看了看天空,也没看见一个人,倒是发现了一些别的事情,他小声的嘟囔道:“这里怎么没下雪,真是奇怪。”

        老道闻言,看了一眼陆游京,脸上浮现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

        他整理了一下,被李君沉压得有些褶皱的道袍,沉声说道:“你们三个,跟我来。”

        李君沉三人跟在老道的后面,小声着讨论着。

        陆游京:“你们俩没有看出来,这里很古怪吗?”

        陈天问:“看那边的房屋,足够住上百来人,这一路看过去,大白天的不见一人在外面,着实有点奇怪。”

        李君沉:“下不下雪,是天的事,人不出门,是人的事。”

        陆游京嘀咕着道:“那这里的天,还真任性,想怎么来,就怎么来。”

        陈天问点了点头,担忧地说道:“人想怎么来,就怎么来,就更好了,就怕这里面有文章。”

        李君沉笑着说道:“一路北上,我们三个就因为一封信,跟着真人来到了这个地方,马上就要揭晓谜底了,你们俩不担心这事吗?”

        陆游京低着头咬着牙,全身紧绷,面色狰狞地说道:“上刀山,下油锅,那我也得闯一闯了。”

        这是他父亲给自己的安排,陆游京在怎么不满,也得接受,还能怎么办,反抗他是不敢反抗,所以跟着老道,就算这地方到处都是古怪,他也只能认命了。

        陈天问一脸云淡风轻,他笑着说道:“至少目前来说挺不错,前辈待我等人也不错。”

        李君沉笑着点了点头,说道:“对极了,这地方有意思,才好玩,鬼知道我们得在这里待上多少个岁月。”

        李君沉留着这句话,脚下加快了步伐,一脸高兴地紧跟在老道的身后。

        陆游京一看李君沉一脸轻松的样子,他转头对着同行的陈天问说道:“他是不是故意说这些话给我听,扰乱我心神,让我多想。”

        陈天问摇摇头,看着李君沉走远的背影,说道:“你想岔了。”

        陆游京皱了皱眉头,疑惑地道:“那李君沉看着长得乖巧,实则一肚子坏水,我怎么会想岔。”

        陈天问看着陆游京,笑眯眯地小声道:“不是他一个人,是我和他一起,都是故意逗你的。”他不等陆游京反应过来,他连忙离开陆游京身边,向着李君沉跑了过去。

        陆游京呆愣在原地,许久回过神来,大骂一声:“狗日的。”

        向着陆游京和李君沉杀了过去,他脚步轻快,脸色愤怒,眼睛却是一片清明。

        少年多意气,一聚可弑神。

        三人跟着老道,一路走到最上面的楼宇。

        李君沉想着,这依山而建的房屋,能住在最上面的人,想来就是风眠山身份最高之人。

        他倒也没有想错,老道一路上都很轻松惬意,等临近了楼宇,脸上尽是恭敬之色,李君沉三人老道的神情,也开始小心翼翼了起来。

        老道站着门口,用手轻轻的敲了敲门,对着房间里低声喊道:“师兄,人全部带回来了。”

        “师弟回来了呀,带他们进来吧。”一道中气十足的声音,从房间里传了出来。

        “吱呀”一声。

        忽然之间,木门向着里面自动敞开,把本来就紧绷着神经的三人吓了一跳。

        房间里,一位身材魁梧的中年大汉穿着一身黑色的常服,盘腿坐在蒲团上,一头黑色头发,扎起束在脑后,他两鬓斑白,看起来年龄也不小。

        房间里的陈设没有李君沉三人想象的那么的光彩夺目,到是有几分简陋。

        李君沉一看大汉的样子,说实话有点失望的,本来以为老道带自己来见的人,应该是一位仙风道骨的高人,现在看着对方的样子,跟平民百姓没有什么区别,就那身的气质还不如老道。

        老道那一头白发,身形消瘦,气质出众更像是一位高人,眼前的这汉子,那魁梧的一顿能吃上几斤肉的身材,怎么看都不像一位高人。

        李君沉眼珠子在两人之间来回比较,砸吧着嘴,想着什么。

        坐在地上的中年汉子,像是没有看见李君沉三人在打量自己一样,他对着老道笑了笑说道:“师弟下山一趟辛苦了,你先回去休息一下,我们师兄弟二人,等我晚上备点好酒好菜,在好好畅谈一番。”

        李君沉这一听,话里话外的意思,就不是逐客令嘛!难道接下来的他要说的东西,很重要,就算老道被他称为师弟的人,都没有资格听嘛。

        老道恭敬地行了一礼,看了看李君沉三人一眼,走了出去。

        李君沉看着老道一言不发的走了,心里开始紧张了起来,毕竟和老道也熟悉了,现在这中年大汉还是第一次见。

        对方话里的意思,让自己三人留在房间里。

        又是“吱呀”一声。

        李君沉不用回头也知道,门被关上了。

        他忍不住吐槽道:这些人,就不知有手,就不知道好好的开门关门,总是整这种一惊一乍的东西干嘛。

        老道走后,房间里出奇的安静。

        李君沉三个人站在门口,屏气凝神,目不转睛地看着中年汉子。

        “你们三个小子,赶紧地随便找个地方坐下来,杵在门口做什么,老子头都抬酸了。”

        大汉这粗暴地话一出,惊得李君沉三人下巴险些掉在地上,这哪里是什么高人,明明是山野村夫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