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武侠修真 - 庶子不当在线阅读 - 第四十章陆公子真乃神人也

第四十章陆公子真乃神人也

        正午时分。

        安平酒楼内人声嘈杂,喧闹非凡。

        小二在各个食客之间,行云流水来回穿插,不得片刻闲暇,酒楼中央的舞台上有数名艳丽女子,琴奏舞曲甚是美妙,引来底下无数食客叫好声。

        李君沉一行跟着陈玄上了顶楼,比起一楼的鱼龙混杂,众人欢聚一堂,顶楼分成了好几间客房,清静不少。

        推门一看,靠窗处摆置着一张大酒桌,凭栏举目向下望去,歌姬舞女曼妙身姿尽收眼底,再往里瞧过去,朱帘悬挂,若隐若现之间能瞧见里边摆放着一张床,想来是供客人休息假寐。

        众人依次落座。

        作为主人的陈玄和陈天问坐在主位,李君沉和陆游京分别坐在两侧,他们俩另一侧坐着巧姨和老仆,至于陈天问的书童是没有资格和主人坐一桌,而是站在一旁伺候着众人。

        不久,掌柜带着几位店小二,把大桌子堆得琳琅满目,山珍海味应有尽有。

        看得陆游京和老仆垂涎欲滴,狠不得整个身子都爬到桌子上面。

        菜过五味,酒水一滴未剩。

        李君沉几人,就一直盯着陆游京和老仆,风卷残云般的各吃了三大碗米饭之后,速度才逐渐慢了下来。

        在看桌面上尽是残羹剩饭,陆游京和老仆的操作把李君沉几人看得目瞪口呆。

        心中直呼:这俩货真是北襄王府的人吗?北襄王的儿子怎么跟街边乞丐抢饭一样,还他娘的护士。

        陈玄嘴角一抽,眼巴巴的看着陆游京说道:“陆公子,这饭食可还行?”

        陆游京吃得嘴角流油,看到众人都看向自己二人,他用那脏兮兮的袖口擦了擦嘴角,抬头看向众人说道:“大伙都看着我们俩吃干嘛,一起呀。”

        他在众人的注视下,夹了一筷子菜丢进嘴里,满意地说道:“不得不说,京城就是不一样,厨子的水平就是好,这个菜做得就是爽口,在北襄郡那边还真是少见。”

        众人一听,这人又在满嘴胡扯,北襄郡再怎么苦寒,也不可能短了公主之家的口食,再说北襄郡也不算是苦寒之地,虽然敦临立国之后,北襄郡成了边关,但当年也是有名的富庶之地,这几年才逐渐开始不再那么繁荣。

        毕竟成了边关,抗击赤原的桥头堡,百姓纷纷南下,迁往京师一带。

        陆游京砸吧着嘴,再次劝说道:“大家快吃吧,再不开吃这满桌的山珍海味可就都入我和我家魏叔的肚子里了。”

        众人面面相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没下筷。

        李君沉看了一眼陆游京的袖口,是想起了什么不堪的回忆,更不敢下筷,他催促着身边的陈天问。

        说道:“陈兄,看你身子骨瘦弱,你就陪陆兄多吃几口。”

        陈天问身高和陆游京差不多,但身形确实消瘦不少,像个文弱的少年书生,穿着一袭黑袍让人显得更加形销骨立。

        陈天问吓得大惊失色,连忙摆着头,说道:“李公子,我比你虚长几岁,你还是长身体的时候,应该多吃点。”

        陈天问出身于世家,何曾见识过陆游京这般吃相的,他早就在一旁看呆了。

        巧姨看着李君沉吃瘪的样子,她笑着说道:“公子,这出来见了几个生人,性子怎么变得如此乖巧了。”

        李君沉闻言,对着巧姨努了努嘴,小声地说道:“那陆游京在这方面,真乃神人也!你家公子今日算是开了眼了。”

        陈玄看着自家侄儿和李君沉在那互相谦让,把桌子上的饭菜看成跟毒药一样的滑稽样子。

        他对站在一边的阿桃说道:“吩咐掌柜,让人上来把桌上的饭菜撤下去,按照刚才的菜肴在重新上一遍。”

        阿桃领命而去,走出房间之后,嘴角直抽,他作为专业家奴,一般场合绝不敢笑场。

        陆游京一听陈玄这话,夹菜的手一顿,嘴里喃喃地说道:“奢侈,真是奢侈,这么多饭菜就这样不要了吗?魏叔快多吃几口。”

        陆游京端起一盘大菜,直往魏叔的碗里倒。

        老仆抬起头来,苦着脸说道:“公子,家家大业大,不在乎这点银子,陈统领不是让人在上一桌饭菜嘛,不急一时啊。”

        陆游惊虎着一张脸,对着老仆呵斥道:“人家陈统领,自然是不差第三桌饭钱,我们主仆初来京城,承蒙陈统领看得起我们,在此设宴招待。

        但是我们也不能丢了北襄王府的脸面,让陈统领等下真的在上一次菜吧!”

        陆游京和老仆并没有进一步说话,陈玄坐在一边听闻这主仆说的话,差点一个没注意从椅子上滑下去。

        陈玄揉了揉发酸的脸,对着陆游京摆了摆手,笑着说道:“陆公子严重了,魏老哥爱吃就让魏老哥多吃点,我跟魏老哥也算是一见如故,今日在此招待各位,是我陈玄的荣幸。”

        陈玄这番话还真是心里话,在他看来老仆虽然是陆家的奴仆,但从他手上的那杆铁枪来看,此人不凡,绝不是现在看到的这种样子。

        更何况陆游京和李君沉的身份,他还真不敢小瞧。

        老仆对着陈玄报以微笑。

        他凑近陆游京的耳边,窃窃私语地说道:“公子,您是不是吃饱了。”

        陆游京红着脸不作答,刚开始确实是真的饿,什么北襄王府的脸面,对于一个感觉自己快饿死的家伙来说,那重要吗?

        有点重要,但又可有可无。

        等他感觉不到饥饿时,才想起来,人得要点脸。

        平安酒楼,店大服务也周到,一眨眼的功夫,桌子上的剩饭剩菜被扯了下去,换上了一桌新的饭菜。

        这一次没有陆游京和老仆的狼吞虎咽,饭桌上和谐了不少。

        大家多多少少都夹了几口身边的饭菜。

        众人菜过五味,酒过三巡,陆游京和老仆只喝酒不吃菜。

        陈玄举着酒杯,对着众人说道:“不知陆公子和李公子来京城可是有什么要紧事,如果需要帮忙直接可去南门巡城营找我。”

        他指着陈天问继续说道:“两位若是想在京城随处逛逛,可以去文昌坊找我侄儿陈天问,文昌坊和你们两家的武盛坊就隔着一条大街,一刻钟的时间就能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