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武侠修真 - 庶子不当在线阅读 - 第二十五章放纵他们,参与进去。

第二十五章放纵他们,参与进去。

        陈玄紧皱眉头,一双虎目,审视着自己周围的领地。

        他沉思了几秒,扭头对着身边的陈天问,不解问道:“天儿,今日这边的人却比往日多,都汇聚在一处,前面是发生了什么事?”

        陈玄作为京城城防统领,自然对京城周围一切都了如指掌,安平坊虽然平时游人就多,但不会如此地聚集一处。

        所以他打眼一瞧,就能知道身边的异常。

        陈天问颇有兴致的说道:“三叔,我们过去瞧瞧,您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他点了点头,继续说道:“而且,还是还是挺有趣的事情。”

        陈玄听罢,迈步走在前头,他一身戎装,腰间悬挂一把弯刀,龙行虎步直向前方人群走去。

        陈天问眼神示意站在一侧的书童赶紧跟上后,自己便率先大步赶上,和三叔走在了一起。

        原本不远的距离,转瞬即到。

        而此时,场中三人,各自散开。

        老仆魏叔,以铁枪为柱,立在地上,一双手紧握着自己的兵器,整个人弓着身子,将大半部分身体重心靠在了铁枪上。

        嘴角明眼可见一抹猩红,显然是受伤了。

        老仆一双泛黄的眼珠子,从来没有离开过老道的身影,看得出来他还能再战,此时只是在寻找合适的机会出手。

        而青年女子站在另外一侧,因之前被老道来来回回地拍飞,让她看起来灰头土脸,已不像开始那样高贵。

        此刻她的眸子里充满了怒火,恨不得现在就冲上去,结果了老道。

        她脚心传来的刺痛感,让她不停地用鞋子碾压脚下的土地,好缓解脚上的痛感。

        老道手提道袍,侧着身子,眼神在老仆和女子之间来回扫视,看见对方两人的眼神,他知道,今天不可能善了了。

        他现在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此时只能在心底默默祈祷,巡城卫能早点到来,这样就可以阻止这场闹剧了。

        不然,打伤了对方,以后难免大小是个麻烦,但是自己也不想被人打伤,怪疼的!

        陈玄拨开人群,走到最前方,他的眼神从最近的青年女子身上看起,快速将场中三人扫视一番。

        等到看向老道的时候,他忍不住露出了惊讶之色。

        “这老道,怎么在这里。”陈玄准备上前问问老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刚走出去一步,就发现身后有人拽住了自己的手,他回头一看,发现正是自家侄儿。

        “天儿,怎么了。”陈玄开口问道。

        “三叔,你准备上前盘问吗?”陈天问盯着陈玄问道。

        “这个老道,我知道他,他身份有点邪乎!早就知道他这人不简单,如今竟然在这露出了身手,我自然得去盘问清楚。”

        “至于那边那位女子,和另一个老头,我没见过,但是在这里大打出手,想来无非都是江湖中人。”

        老道一到安平坊后,他身边就热闹得很,陈玄有几次巡城路过此地,打过几次照面,算得上是一个脸熟。

        “三叔,我叫您前来,并非为制止他们打斗。”陈天问指着场中,摇头说道。

        “那是?”陈玄问。

        “放纵他们,参与进去。”陈天问露出一口白牙,微笑的说道。

        “放纵他们…参与进去吗?”陈玄嘀咕着重复了一句侄儿的话,他沉思了一会儿,抬头看陈天问的表情,也不像是在开玩笑。

        他知道,自己的侄儿不是一个孟浪之人。

        “天儿,放纵他们就是不管的意思,参与进去又是什么意思?”

        “意思是进去和他们乱战吗?”

        “武林之中,道人是最不好惹的。那老道,我不一定能打得过啊!”陈玄开始面露难色。

        道人本就神秘,看对方那鹤发童颜的样子,一看就不是个普通角色,说不定那老道就是武林之中的一方大佬。

        沙场征伐,就算来十个这种道长,陈玄都不带怂的。

        几波箭雨下去,在来一支骑兵,分开围剿,总有的是办法耗死对方。

        但是换成现在一对一的拼杀,他还真没有这个胆子对着一个会武功的道人出手。

        陈玄确实有做武将的觉悟,不懂就问,问清楚了再说,他的统领职位可不光是靠家世争取过来的,他本身也是有点本事。

        至于多不多,那就只能让别人来试探了。

        “三叔,你知道那个持枪的老头什么身份吗?”陈天问指着最远处的老仆,对三叔说道。

        陈玄极目远眺,看着老仆,摇头说道:“那老头,不像京城人。京城里的高手不会穿那么破烂的衣服,也不会看起来这么脏兮兮的。”

        京城人好歹会要点脸。

        “那老仆,出自北襄王府。”陈天问解释道。

        “天儿是从哪里得知对方的身份。”陈玄知道侄儿平时根本就不怎么出门,也不会结交京城中其他的豪门公子,可以说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典范。

        怎么可能会认识北襄王府中人,还是一个老头子?

        “三叔,现在这条街上的人,没有人不知道他身份的。”

        陈天问无奈一笑,摇头道:“三叔,你看那边那位和我年龄相仿,身上的气质是不是和场中的老仆一模一样。”

        他指着更远处的陆游京和李君沉的方向。

        陈玄朝着侄儿指过去的方向,那边确实站着两位少年人,一位身形比较修长,一位脸蛋不错。

        他收回目光,对着陈天问说道:“天儿说得是那位身材比较高,身穿白袍?和那老头一样脏兮兮的少年人吧!”

        “三叔没看错,就是那少年,他亲口说自己是北襄王的次子,看他年纪,应该正是北襄王府的庶长子。”

        如果陆游京听见这话,一定会找陈天问拼命。

        说不定还得质问一番,庶出怎么了,庶出就不是人了吗?庶出就见不得人了吗?还天天拉出来,羞辱一番!

        有意思吗?

        但是陆游京也不可能听到,也不知道这,是幸运,还是幸运。

        “在京城中,不会有人冒充王府中人,看来此人身份不假。”陈玄也是认同了陈天问的推测。

        陈天问再次说道:“而那青年女子跟老头虽不是一伙人,但跟那北襄王次子身边的少年人,脱不了干系。”

        陈天问自开始就站在酒楼上看热闹,单是看李君沉和巧姨的穿衣打扮,就知道这两人不会是一般人,难免多看了几眼。

        自然而然也觉察到了两人的关系不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