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武侠修真 - 原神之雷电将军与我签订灵魂契约在线阅读 - 第55章 灵魂契约

第55章 灵魂契约

        影就这么把江蓠抱在怀里,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做,只是无声地哭泣着。

        突然之间,脑海里有一个声音对她说着些什么,就像第一次遇见江蓠那时一样。

        “你想救他么?”

        “你做好觉悟了吗,你可以救他,但是他的人生将会与你绑定。”

        “将你的血给他,融合为一体,让你们的灵魂缔结契约。”

        “影,你终究还是躲不过磨损吗?”

        那个声音就像是影自己的,但是对现在的影来说却又完全陌生。

        在那个声音说完的一瞬间,一个术法招式突然涌入影的脑海,那是可以救江蓠的方法。

        “申鹤,我可以救江蓠,可以请你先出去么,帮我和江蓠看着,不要让任何人进来。”

        “好。”申鹤的眼里掠过一丝惊喜,没有多问,立刻起身离开。

        山洞里只剩下了影和江蓠两个人。

        影划破自己的手掌,又在江蓠的手掌上也划出一个一样的伤口,两只手十指相扣。

        而后影咬破了自己的嘴唇,轻轻地覆上江蓠的双唇。

        紫色的元素微粒如风一般扩散,将两人渐渐包裹,江蓠身上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

        影在用自己的生命换回江蓠。

        朦胧之间,江蓠逐渐恢复了一点意识,他睁不开眼睛,但是能感觉到双唇上的一丝柔软。

        然后,天旋地转的感觉传来,他再次昏厥过去。

        等他醒过来的时候,天已经亮了。

        山洞口传来白色的亮光,他猛地坐了起来,发现自己上半身没穿衣服。

        他惊恐地低头看向自己的腹部,那里好好的,没有受伤,甚至连一点疤痕都没有。

        怎么回事,难道昨天那个是梦?

        “你醒了?”影的声音传入耳中。

        江蓠转头看向旁边,他刚才太惊讶了,都忽略了一旁正在整理衣物的影。

        等等…为什么是在整理衣物?

        “昨天晚上发生什么了,我不是被…”江蓠捂着自己的腹部,那里好像还在隐隐作痛。

        昨晚那股剧烈的痛楚很真实,不像是做梦,而且隐约之间,好像还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发生了。

        “欸?真过分,居然一点都不记得了。”影略微委屈地坐在江蓠旁边,轻轻握住了江蓠的手,“你要不要好好回想一下?”

        “我只记得我好像被一根尖刺刺中了腹部,然后的事情就不记得了。”江蓠皱眉,“等等!好像迷迷糊糊之间有一个吻…”

        江蓠呆愣地看向影,有种特别的预感在心头弥漫。

        影缓缓凑近看着江蓠,脸颊上增添了一抹绯红,“可不止是吻,我们两个已经…那个了…”

        “虽然是为了救你而不得已的,但是…”影有些支支吾吾,“但是是你的话,我很开心…”

        影的话就像是晴天里的惊雷,重重的劈在江蓠心里。

        那个…是什么意思?是他理解的那个意思么?

        该死…他什么都不记得了,这是他这辈子最大的损失,没有之一!

        “那个…影,你说的那个是什么意思?”江蓠还是想确认一下,万一是他想歪了呢。

        影的眼神有些飘忽闪躲,“你干嘛追问这个啦,总之就是…就是生米煮成熟饭了!”

        说完,影扭头就走开。

        只剩下江蓠在原地凌乱。

        果然他昨晚经历了这辈子最大的损失,什么都不记得,那对他来说不就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么…

        没有什么比这更惨了…

        他痛苦地双手抱头,心里在流泪、在滴血。

        但是也没办法,已经这样了,总不能跟影说再来一次吧,估计影会掏出梦想一心在他身上叉上一叉。

        “唉…”无奈叹气过后,江蓠穿上了放在一旁的衣服。

        奇怪的是,他的衣服是好的,既没有血迹也没有被刺出来的洞,也许是影用了什么方法修复的吧。

        走到山洞门口,江蓠惊讶地发现申鹤居然也在。

        “申鹤?”

        “太好了,你没事。”申鹤努力地挤出一个笑容来。

        申鹤应该基本上没笑过,那个笑容不是特别自然,但是却有一种独特的美感。

        “多亏了…影。”江蓠看看了看影,影脸上的绯红还未散去。

        气氛突然间变得尴尬起来。

        “谢谢你们。”申鹤再次道谢,“江蓠,你救了我,以后如果有什么事,可以随时来找我,就算让我死,我也绝无怨言。”

        “不不…不会有那种奇怪的要求啦。”江蓠尴尬地笑笑,“而且我也不是要求回报才救你的。”

        “总之真的十分感谢。”

        ……

        申鹤回去了,这个村子的邪祟也解决了,江蓠和影即刻启程,走在回望舒客栈的路上。

        两人之间的气氛突然之间就变了很多,仿佛有一层无形的尴尬,让两人都不知所措。

        “说起来,昨晚我还真的以为我要死了。”想了半天,江蓠还是决定说点什么。

        “我不会让你死的。”影的眼神坚定,“你还有答应了我的事情没做呢。”

        “嗯,谢谢你,影。”江蓠点头,“不过不知道为什么,今天总觉得跟影待在一块就特别安心。”

        “因为你体内已经有我的血了吧。”影微微笑着,“现在你可不能离我太远哦,不然会呼吸衰竭,全身无力,严重的话会死的。”

        “欸?为什么?”江蓠不明白了。

        “因为我们的灵魂已经缔结契约了,几乎相当于是共生体,所以你与我的距离不能太远,否则你就会像我刚才说的那样。”

        “那影呢?”

        “我没事呀,因为我是契约的主人嘛。”影的笑容烂漫,“所以以后你都得跟着我了。”

        听到这样的事实,江蓠没有过于惊讶,只是颇为感慨,没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始料未及。

        他抬起手看着自己的掌心,“这种感觉还真是没法形容,身体里居然流淌着影的血液。”

        “不用感到奇怪,我的身体里也有你的血啦。”影突然顿了顿,脸颊一红,“而且,还不止是血呢…”

        这句话差点把江蓠整到崩溃,他一时完全不知所措了,下意识加快了步伐。

        “等等我!”影快步跟上。

        狄花洲的飞鸟飞过,阳光正在驱散着朦胧的晨雾,泛着阳光的水面像镜子一般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