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武侠修真 - 苦境:我在德风古道那些年在线阅读 - 第五十三章:白莲第二世,香还白

第五十三章:白莲第二世,香还白

        意轩邈的心性终究不如邃无端,两人交手,胜负在三七之数,单锋创者七。

        如果是交流剑道,他们之间完全不存在隔阂。

        对此,映云骞倒是没有太多想法,意轩邈也就只能与学兄论剑道了,有学兄指点,也不用担心他将来走上歧路。

        定剑惟一这条路并不好走。

        心性不够,可能走着走着就变得不择手段,最后一步错步步错。

        等到了第二年开春,夏承凛给他们送过来一卷武学,一卷封面上写着《剑皇经》的武学,但怎么看都不像是蔺重阳所创。

        事实上也确实不是蔺重阳所创。

        夏承凛对众人的进境一直都有,包括他们如今的状态,以及面临的麻烦。

        精神居形躯,犹雀藏器中,器破雀飞去,身坏身逝生。

        如果躯体难以承载日渐精炼的剑意。

        兵解,便是剑者唯一的结局。

        这个麻烦可以通过淬体来解决,蔺重阳也有留下淬体的法门,但如何修行,却是有说法的,并非谁的际遇都与无伤相同。

        于是身在德风古道的夏承凛,根据师尊所传之武学与理念,结合三教典籍进行了简单的调整。

        原型还是《血穹苍》与《血元造生》。

        这两部法门确实非同凡响,前者的高深便无需过多赘述,后者,在夏承凛看来,师尊完全是在发前人所未发,将创生法门用以淬体,一般人根本不会有这种想法与魄力。

        他并未修改武学原理,但运功路线与适用群体远不如原本苛刻,就是给剑者练的,所以,夏承凛才将之取名为《剑皇经》。

        其中内容,包括但不限于如何进行淬体,如何以剑意淬炼自身气血,如何三元合一。

        层层递进解决天才剑者所面临的烦恼。

        对天赋的要求也更低。

        夏承凛的意思是先让师弟萧无人,以及邃无端与意轩邈试试,法门本身没问题,但后续终究需要根据实际情况进行调整。

        总不能像《剑神心诀》那部武学一样,只有极少部分人能修行,想要重编还无从下手。

        最后由师叔出手另创《浩然心诀》进行替换。

        当代儒圣明德主事有想法。

        所以,他就去做了。

        但他也知晓自己才情不比师尊,那便寻求众人的帮助,一同努力。

        他倒是也不求将来剑者论道,胜负不以个人技艺与境界为准,而是以《剑皇经》修行进度,那样的情况不仅不现实而且不健康。

        只是想给门内剑者多一条护道的法门。

        萧无人等人收到后,一边修行,一边对其进行深化与完善。

        《剑皇经》本身毫无特色,剑者在修行后,以自身剑意与剑道为引,让其契合自身,这样便能有更强的普及性。

        修行过程中的感悟与想法被记录下来,定期与夏承凛通信,进行交流。

        直到最光阴提到的那一日到来。….

        邃无端与意轩邈,方才转移注意力,这件事的远不止他们,因为,今日还是素清阅身亡四周年之忌日。

        “每一日都会有人死亡,都会有婴儿出生,我不想打扰清阅的生活。”

        出言同时,邃无端将隐锋归入剑鞘,虽然他与云忘归在当年便做了约定,但现在还太早,而且很多事情不能确定。

        所以,他选择将时间放缓。

        以清阅的天赋,将来必定会再次闻名于世,届时再去找他,能够省下诸多麻烦。

        意轩邈表示能理解:“其实现在找他就像大海捞针,从整个苦境找一名婴儿,难度极大。”

        这番话语,是他说给他自己听的,也是说给邃无端听的,中阴界没有素清阅的灵魂停留,四年后的今天也算等到希望。

        “将来学兄与司卫去寻他时,劳烦带我一个。”

        而后,意轩邈同样出言做下约定,如果真的找到素清阅之转世,定要揍他一顿。

        以报当年喂药之恩。

        邃无端闻言,颔首道:“好。”

        另一边。

        “有打算派人去找他吗?”君凤卿看向映云骞。

        “想过,但放弃了。”映云骞很坦诚:“今生他有自己的路要走,不去打扰,是对朋友的尊重。”

        许多人都在等待着这一天到来。

        但无一例外。

        他们都做出了相同的选择。

        “也不知道下次见面,会是怎样的场景?”

        “还能怎么样,自然是初次见面,请多关照。”

        “哈。”

        “且不提他是否拥有宿慧,就算有,以他之聪慧也会当做没有。”

        “确实,不然免不了几顿揍。”

        两人闲聊归闲聊,面前的棋盘上,黑白子亦在不断纵横,下棋也算是儒门标准日常消遣。

        “太师叔还能留多久?”映云骞出言询问。

        “过分了啊,都跟你说别这样叫,明明我还年轻却总会有已经老了的错觉。”君凤卿手中的白子落在棋盘上:“应该还能留一段时间。”

        “司卫他们还在道境,若是你也离开,这万朝城便又要少个熟人了。”

        “可恶,早知道我也跟着去道境看看了。”

        “那你当初为何不去?”

        “懒呗。”

        “哈。”

        “笑什么笑,我帮忙打理天都那么多年,还不能享受享受?”

        “能,我没意见。”

        云忘归与原无乡等人,去了道境,似乎在那边扎根了一样,这么多年还没有回来,不过万朝城这边也没催促他们回来。

        玄真君则与照世明灯去往道武王谷。

        弓弧名家,如今楚遗说了算。

        万朝城整体有万尊主照看,佛门那边卧佛一枕眠回去了道境,他们存在感一直比较低,反而不论是崇玉旨时期还是海蟾尊时期,道门在万朝城的存在感都很高。

        儒门只有在万论衡时比较活跃。

        还有那幽都叩关之时。

        …………

        当时间被确定下来,中原西南方,某座城池中有一座题名“香府”的府邸,有婴儿于特定的时间呱呱坠地,但其母却因难产而死。

        作为独子,婴儿被取名为――香还白。

        被其父寄予厚望,毕竟,孩子是妻子为他留在世上的宝物。

        若非肩负着将孩子扶养长大的责任,其父可能会选择殉情而去,但他终究坚强起来,至少要等孩子长大之后他才能去寻妻子。3931461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