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历史军事 - 红楼之磨石为玉在线阅读 - 第二十四集 岂曰无衣

第二十四集 岂曰无衣

        有句话是这么说的,心态决定着对待事物的表态。

        李修是挺喜欢林黛玉的,别看她现在只有十四,这年头,这岁数,够了。

        但是呢,他自觉不觉得的都觉得自己不配。这位自成书以来就风靡万千人等的姑娘,跟自己的距离实在是太远太远了。

        好比什么呢,中国足球吧,说他们不惹麻烦。我爱中国足球,可我爱的是这项运动,不是下场踢球的那些人对不对,中国足球还有另一个选择项呢,女足!我可以爱她们,因为她们带给我的快乐更多。

        林妹妹可爱吗?可爱。

        林妹妹能爱吗?不能。

        林妹妹现在就是李修送外卖时的一个客人,他还没有把这些人当成完整的人来看,或者说,他还在以为着自己是在看书的人,只不过可以做做书评了。

        看着人家走了,心里才一酸,终究还是自己不配了是吗?

        得,我还是气气贾政有成就感。

        林如海也不高兴,女儿你想干吗?爹可是刚活过来,不陪我个几年,你休想踏出家门半步。

        只有贾政开心,黛玉的那句你不配,说到他心缝里去了。

        我家宝玉都捞不着这么个老师呢,你凭什么捷足先登,回家跟你老子读书去,离林家远点。

        其实贾政才是活的最快活的那个人,该吃吃,该睡睡,发脾气了有儿子可以打,高兴了还有两个小老婆给哄着更高兴。没事背着个手溜达溜达装会儿大爷,感觉好极了。

        要不怎么说,不要跟傻子置气呢,他会把你拉到他的智商范畴内反败为胜的。

        李修就是这样明着赢了,暗里输了。

        吃完了接风酒,回了自己小院,躺在床上瞎琢磨,自己这下一步该怎么走呢?

        本来没想着有身世的,现在好了,爹娘也有了,姐姐还到了身边,要是还想着赚点钱享享福可是不能够了。

        就那个膈应人的贾家,姐姐虽然最终跳出了火坑,可那也够难熬的,更别说还有个在陕西做官的哥哥,按书里的行文来看,也是死了的主,要不然也不会有李纨寡嫂千里投奔的戏码了。

        还有啊,李玟李琦就是自己的侄女儿,我也是叔叔辈的人,要是真的大哥死了,我还得给攒着嫁妆。

        呸呸呸!好好的怎么咒人家死呢。

        要不,我去做官?

        李修一激灵,终是要做成自己不喜欢的模样了吗?

        掐着手指头算了算时间,顶多还有四年的时间,荣宁二府就可以领盒饭了,自己是不是先找个地方苟着,时间一到就接出姐姐来过几天舒心的好日子,然后看着外甥中举当官去,死活不理贾家的人。

        对!就这么干了!

        既然下定决心要做官,那就先准备准备钱吧。

        没钱做什么官,没官哪来的钱。

        起身去了厢房,老胡坐在一堆药前调着药,二牛两口子在一边搓着药丸,狗蛋抓着一个枇杷吃的香甜。

        “爷您来啊。”二牛媳妇赶紧着给李修问好,她挺感谢李修的,为什么你们猜。

        “忙着你们的。老胡,我那味药怎么样了?”

        胡君荣指指一个小罐子:“在那呢,你尝尝味道对不对?”

        李修过去用银勺挑了一点含在嘴里,过了一会儿才咽下去:“对了!就是这个味!老胡你手艺不错啊。”

        胡君荣抬头冲他一笑:“你的方子好,我就是调个药的事。你来看看这个怎么样?”

        “那可不一样,方子是方子,调药是调药,我知道做药有多难。诶?你怎么加了薄荷和冰片?”

        “入心肺经的药,不来点它们不够劲。”

        李修琢磨了一下,给老胡挑个大拇指:“老胡你有当名医的潜质,举一反三自己能拓展出去思路,真不错!”

        胡君荣哈哈大笑:“别停,接着夸,我爱听着呢。”

        屋里的人都笑了起来。

        “取个名吧。”

        李修一指药膏:“川贝枇杷膏。”

        又一指那堆药:“速效救心丸。”

        胡君荣咂咂嘴:“太直白了,不雅。”

        “一个药名那么雅干什么,就要大家一听就明白用什么药做的,吃着是干什么的,不就好了。”

        “呵呵,那公子你怎么把那味药叫金戈不叫枸橼呢?”

        二牛媳妇脸一红,不敢抬头。

        “废话,那药是咱们的镇店之宝,能随便告诉别人吗。金戈意思多好,金戈铁马入梦来。”

        院里忽然有人喊了一声:“三公子在吗?”

        李修愣了一下,醒悟过来是找自己的。他在李家排行老三,可不是三公子吗。

        起身拉开门:“姐?快进来快进来,去我那屋歇会。”

        李纨和她的丫鬟素云抱着一个包裹站在院门那里正等着他。

        跟着李修进了屋,素云把包裹放下打开,抖搂出几件衣服。

        李纨嗔怪的点点他肩膀:“这么大个子,跟你说话脖子累,矮着点身子,素云都够不着你了,穿上给我看看。”

        我长一八三是我以前就这么高,谁让这个时代的男人个头都矮呢,有个一七五就算大个子了。

        汉服?!

        李修高兴坏了,来了时间也不短了,一直的忙活着,真没时间给自己买身衣服去。到现在还穿着“奇装异服”呢。

        虽然方便一些,但是在这个环境里,确实自己挺另类的。

        其实,他自己不会穿。

        华朝继了大明的正统,还是汉家的江山,当然是上衣下裳,交领右衽了,穿起来衣裾飘飘,长袖善舞,李修早就看的眼馋了。

        “还是有姐姐好,你一来我就有了衣服穿。”

        李纨是笑而不语。

        素云忙活了半天,叹口气:“还是小了。袖子是能进去,可肩膀太窄了。”说着就给李修脱了下来。

        “别啊,挺好的。”

        素云小脸一板:“不好的三爷。您这么穿出去,外边人会说我们都是吃干饭的。我重给您量量,这本来就是改的。”

        李纨拿起另一件:“素云,给他穿这个。”

        嘴里说着话,手上也没停,把李修衬衣都给扒了下来。

        李修急忙抱着胸:“姐,我自己脱。”

        李纨打开李修的手,找出内衫让他自己穿上,帮着系上带子还训着素云:“便宜你个小蹄子了,看我弟弟这身材,哎哟,怎么疙里疙瘩的,肚子上还一块一块的?”

        素云气的直跺脚:“显得你们是姐弟了。我伺候珠大爷的时候,也不见你吃醋,看你弟弟一眼,你就恼了?”

        李纨很当然的说道:“那自然是不一样了,你伺候蘭儿爹了不起是做个妾,早晚打发了你。我弟弟你可不许有心,万一你做了弟媳妇,我弟弟可就亏大了。”

        气的素云赌气的过来给李修脱裤子,吓得李修直躲。

        “这时候看不上我了,白费我这么多年服侍你的心。早知道奶奶这样,我就...三爷,你躲什么啊躲,我都没说什么呢。难道,你里面也没穿?”

        李修大窘,能不躲你吗,我就被两个女人脱过裤子,一个是我后世的娘,一个是我前女友。这辈子还没头一次呢。

        “我自己来,我自己来。姐,你们转过身去行吗,我里面穿的和别人不一样。”

        李纨白了李修一眼,拽着素云转过身去,嘴里还催着他:“先穿好中衣,再披上深衣,裈裤你先穿自己的吧。”

        李修手忙脚乱的蹬好了裤子,系紧了腰带,这才把外套穿上。

        这是身象牙白的深衣,上面点缀着些许暗纹的梅花,李修的大长腿正好被盖到了脚面,低头一看很满意:“姐,这身太合适了!”

        李纨主仆回身一看,只见一白衫飘飘的不羁少年站在她们面前。

        素云小声的嘀咕:“好鲜亮的活计,瞧瞧这绣活和盘扣,废了多大的功夫啊。哎哟,宝二爷要是知道了,不得上吊啊。”

        李纨瞪她一眼,素云吐吐舌头不敢再说了,过去帮着整整衣袖,缠上衣带。

        李纨随手递过来一块玉牌,素云给李修绑在了衣带左边。

        “这干嘛的?”

        “压着衣服不乱飘的,三爷真是精神,好好的穿,别废了人家的心意啊。”

        “那我谢谢了。”

        素云想说谢不着我,这衣服做的另有其人,可李纨一咳嗽,她也就笑着改了口:“同样是三爷,还是大奶奶您家的三爷成样子。把琏二爷都比下去了。”

        李纨让弟弟坐下,自己也是看着满意,心里有了计较,要是能成最好,自己的弟弟才是最好的,旁人放一边去吧。

        “回头给你找个丫鬟来伺候着吧,你先跟姐姐说说,你以后有什么打算吗?”

        李修玩着自己的衣袖,觉得很有意思,听姐姐问了话,随口答了一句:“刚我还想着这事呢。我打算做个官去,过几年就能照顾姐姐了。”

        “照顾我做什么?这官你说做就做啊!”

        李修用眼神一扫素云,李纨笑着一点头,李修就明白了这是自己人的意思。

        “我寻思着让姐姐出了贾府,或是自己过日子,或是改嫁。都比在他们家要好。”

        素云紧走几步出了屋门,随手把门关上了。

        李纨眼泪哗的一下涌了出来,用手帕子挡住脸,泣不成声:“好弟弟,要是真能行,哪怕让我只过一天不在他们家的日子,姐姐就是当时死了,也能含笑九泉。可这,也太难了!”

        李修原以为姐姐会恼呢,没想到是这个局面,可见姐姐在贾家过的是什么日子了。怪不得贾家破败后,姐姐是谁也不顾,这得是多大的怨气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