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历史军事 - 红楼之磨石为玉在线阅读 - 第二十集 家里要来人

第二十集 家里要来人

        就在二牛重振男人雄风的时刻,林府后宅,林如海拿着几封书信,叫开了女儿的香闺。

        两个丫鬟忙着沏茶倒水,黛玉扶着爹坐下:“爹您是有事?”

        林如海不着急说话,先仔细打量了一下女儿的闺房,叹口气:“哎呀,也是爹粗心,委屈了女儿了。好多家具摆设什么的也该是换换了。给你库房钥匙,自己看着好的就拿出来用。咱家虽不像你外祖母家那样豪奢,可也不能委屈了自己。你瞅瞅,大晚上的还做女红,仔细累着了眼睛。”

        黛玉不动声色的把刚裁好的料子叠好,给了雪雁要她收起来,偏雪雁心眼实诚,只说不能折,举着胳膊拎起来挂在衣架上。

        林如海瞧了一眼那衣服样子自己笑了:“你这裁的也太大了些吧,爹可穿不上。”

        黛玉低着头不说话,就瞅着那几封信,心里直打鼓,她可还没跟爹说她冒名写信的事呢。

        林如海把信往她跟前一推:“你也看看吧,李祭酒给我回了封信,我怎么不记得给他写过信?”

        黛玉嗯了一声:“爹您不是病了吗,被那人治的忘性大也是有的。”

        林如海眨眨眼:“哦哦哦,也许就是如此。祭酒家的管家不日就到扬州,要谢谢我帮他找到了儿子,还说耽搁这么久是因为秋闱在即,他身位主考之一,分身乏术不能离开,请咱们多多担待。”

        “啊?他爹不来了?”黛玉一阵错愕:“隔了这么久好不容易找到了儿子,他爹怎么能不来看看是真是假呢?”

        “那能怎么着?国家取材大典,他身为金陵祭酒,片刻不能离开贡院,家里只剩下老妻不良于行,也只能先派个管家来看看。不过...”

        “不过什么?”

        “李祭酒倒是给你外祖母去了封信,想让他女儿来咱家认认这个弟弟。”

        “大嫂子?”黛玉吃惊不小,自己这一封信到底惹出多大的事啊,怎么连在京城的外祖母家都惊动了,一向寡居的大嫂子都要跑一趟。

        哎~~~草率了呀。

        林如海眼神抹过一丝玩笑之意,看着女儿红了耳朵,也不说破,交代了几句要紧的话:“这位李纨自从嫁到京城后,再没有回过娘家,李祭酒托我略施一石二鸟之计,认弟之后想办法回趟金陵,他和老妻在家等着这双姐弟回家。”

        林黛玉仰起头来看着爹:“您是说,我也要走?”

        林如海赞许的一笑:“对喽,还是我女儿聪慧!不过不只是你,爹也要走一趟金陵。”

        “这又是为何?”

        “爹已经有一年没有巡视地方了,乘着这次机会,干脆来了一箭三雕不好吗?”

        “玉儿不想回京城了。”

        紫鹃手一哆嗦,心说别啊姑娘,你要不回去了,那贾府还不得翻了天啊!

        林如海给女儿抿抿头发:“这事啊,等到了金陵再说。”

        又嘱咐几句注意身体的话,李修明天就过来给她看病,让她配合些,怎么也是有恩义于咱家的吗。

        说完这些家常话,林如海才让雪雁陪着回去前院。

        出了后宅的院门,林如海突然问了一句雪雁:“雪雁丫头,林丫头在贾家过的尚且如意否?”

        雪雁搀着自家老爷小心的回话:“怎么也是寄人篱下,纵然得了那府里老太君的宠爱,也不如家里来的舒畅。”

        “那个紫鹃又如何?”

        “是个好姐姐,一心为着咱家姑娘呢。”

        “那个李纨呢?”

        “大嫂子...跟她弟弟两样的,是话不多说一句,路不多走半步。”

        林如海哈哈笑起来:“你们啊,哪知道那小子的鬼心思,他呀是故意的不愿守规矩,就是怕拘束了自己。回去告诉林丫头,好好看看那几封书信,这小子在外面闹得好大的麻烦,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不过,倒是一片赤子之心,难得的很。”

        雪雁听话的点头称是。

        “对了,给人家做衣服也不去量量身材吗。玉儿害羞想着偷偷做了,你去帮他量了尺寸回来。我汉家儿郎怎能穿着胡掳的衣服。”

        雪雁吐吐舌头,还是自己家的老爷精明,跟那府里的几位老爷一比,真是比到天边去了。

        次日清晨,胡君荣早早的就等着二牛起床,一见他出来了,一把拉着他就回了小院里,他跟李修住了改成病房的小院,贾琏到底还是被林黛玉重新安排了一个院子,她娘贾敏的书房。

        “说说看,怎么样?”

        二牛脸臊的都抬不起头来,只说好。

        “哎呀!到底怎么个好法啊!二牛呀,这个关系到哥哥我以后的生计啊!”

        李修披着衣服起床,笑呵呵看着老胡逼问二牛。胡君荣没说错,这可真关系到老胡和他日后的生计。是吃糠咽菜还是富贵一生,全看药效了。

        二牛扭扭捏捏了半天,在他们屋里找了根捣药的小锤子递给了胡君荣:“就...这样了呗。”

        胡君荣拿起来颠了颠,眼睛瞪得像铜铃:“我的天!”扭头看着李修:“咱们这是要发了吧?”

        李修犹豫了一下:“二牛身体本就强壮,有此效果不足为奇。咱们还得找个虚的试试。”

        “我去青楼门口等着去。”胡君荣起身就要走。

        李修不轻不重的踢了他一脚:“急什么!咱家有现成的。”

        胡君荣一眨么眼就想起了是谁,嘿嘿嘿直笑:“您是说那位二爷?他是怎么得罪你了,这不是要掏空了他身子吗。”

        “掏空了你在给他补,挣双份的钱不好吗。”

        二牛瑟瑟发抖的看着两个“恶魔”抚掌大笑,心里还在回味昨天的余韵。

        打发了二牛回去,李修觉着有些事该跟胡君荣商量商量了。

        他要是还不知道自己的家世,那他真想着做做华朝第一大药商。可自己有了正经的家世,尤其爹还是位祭酒,他不得不收敛些,这要是以后一说祭酒家小子是做春药的,他估摸着没见过面的爹能直接给他除名了。

        名义、名分、名头在这时代太重要了,后世不也是如此吗。您就看薛林之争,往往宝钗的粉丝受气最多的两个观点就是:你家是杀人犯,你家是做生意的。

        姑且不论时代和社会的差异,单就身份而言,这时候一个皇商都在贵族圈子里抬不起头来,何况一个卖春药的。

        所以李修要找个代言人出来在前面顶锅,胡君荣这个有着完整师承和能坐堂问诊的“庸医”最合适!

        假托这是人家师门的药方,就能挡住探究的目光,自己在后面闷声发财不香吗。

        “老胡呀,你等会儿呀,咱俩破个闷儿吧。”

        胡君荣此刻浑身激动的直哆嗦,恨不得今天做个几万颗,明天就能家财万贯呢,哪顾得上跟他破什么闷儿。

        “你留着给林家小姐破闷儿吧,看她理不理你。快点啊,干活去!”

        李修瞪他一眼,哪壶不开你提哪壶是吧,林妹妹不愿搭理我是因为她还了解我,等她了解我这人的才华后,你看她理不理我。

        “坐下!你不想听听我怎么给你分钱吗?”

        胡君荣瞬间冷静了,老老实实往椅子上一坐,等着李修给他算账。他心里也有一本账,这药从头到尾都是李修做的,自己就是打了个下手。以前呢李修是没资质卖药,他本来还想拿这个多要几份子,可人家摇身一变就成了祭酒家的公子,这资质不资质的就是一个屁,有你就放,没有也不耽误事对吧。

        李修沉吟了一会儿,想了几个古人能接受的方案,这才跟胡君荣说道说道:“我这有几个合作的法子,你听听琢磨一下。”

        “诶,少爷您说。”

        “老胡你这态度很好,我很欣慰。”

        胡君荣幽怨的看了一眼李修:“您现在是三品大员文华大儒的公子,我老胡哪敢不敬着啊。只要能比以前的日子过得好,我都依您的主意。可我不卖身。”

        “滚!谁要你卖身了。你今年贵庚了?”

        “差一岁而立。”

        李修点点头,跟自己后世差不多,不仅年龄差不多,社会地位也差不多,当然是说的现在。搁后世,胡君荣备不住就成了电线杆子上的“老军医”呢。

        都是一事无成之人,还都心有不甘,怎么自己就不能出人头地呢,没个好爹就不行吗?

        李修说不行。

        两世为人后,他最能看清这点。

        “我看你年龄也不小了,也是该成家立业的时候。难得咱俩遇见了,还这么投缘。我有心和你共同创一份事业,可我觉着吧,我那没见面的老爹大概率会抓我回去读书,所以有些事就要托给你去办了。”

        胡君荣点点头:“您家可是文华书香之家,读书取功名也是必然的。我明白少爷您的意思了,我愿意给您家做一个外掌柜的,这也是现而今朝廷官吏通行的办法。”

        “那可再好不过了!你这个觉悟啊,就是高!三成怎么样?”

        “给我?”

        “对啊,不仅给你三成,我还要把你塑造成一代名医!”

        胡君荣咕咚就跪下了,眼泪可就存不住眼眶里,自己蹉跎这小半生了,不就想着能有这么一天吗。

        “哟,一大早的就磕头是要赏钱吗?那我也要一份好不好?”

        雪雁笑呵呵的推门进来,伸着手给李修:“李少爷,给份赏钱,我可有好事给你说。”

        胡君荣臊么搭得的自己站起来,雪雁还安慰他呢:“没事胡大夫,他要是欺负您了,您等着给他家人告状。我给您作证。”

        李修啊了一声:“我爹要来了?”

        “那倒不是,哎呀,没银子我可想不起来。”

        李修一边掏钱一边直埋怨:“贾家就教不出个好来,没钱就不能说话了是吗?”

        雪雁抓过银裸子呲咪一笑:“那可您得问问您的姐姐了,她是贾家的媳妇,这贾家的规矩她比我懂。对了,您站起来一下,我瞅瞅您有多高。”

        “我姐姐?哎哟!李纨李宫裁!”

        雪雁叹口气:“刚还说我没规矩呢,您这连名带姓的叫自己的姐姐合适吗?”

        李修赫然抱抱拳,自己这是忘了形,十二钗之一的李纨是自己亲姐姐,这事哪说理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