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历史军事 - 红楼之磨石为玉在线阅读 - 第十集 事有不谐

第十集 事有不谐

        有宋一朝,善制瓷,汝官哥钧定五窑冠绝天下,又以汝窑为魁首,有雨过天晴云**之称誉;民间有诗赞曰:纵有家财万贯,不如汝瓷一片。

        李修抱着这个天青釉葵花笔洗,陷入了魔怔之中,它到底值多少钱啊?

        仔细的回想了一下后世,没个大几千万甚至过亿,是拿不到这样一件品相完整的汝瓷的。

        虽说自己很有可能是回不去了,但这个东西要是货真价实的话,就是搁在现在这个时期,也应该价值不菲吧?

        这么说来,自己是不用奋斗了?

        不不不!

        怎么可以不奋斗呢!有一件汝窑,就说明还可能有第二件!就算不是汝窑,随便其他四窑的作品也行,自己不挑,真的不挑。反正也不懂,就看达尼尔一世是不是个骗子了,大概率估计人家不是,而自己很可能被人当成了骗子。

        放好笔洗,把盒子盖好随便往床上一扔,就下地去找薛途。

        “薛大叔!”

        薛途一阵苦笑:“不是告诉你了是二叔吗,我上边还有个哥哥。”

        “我又不认识他,喊不着叔叔。薛大叔,您说要是有一批瓷器卖回去,赚钱吗?”

        薛途眼角一抽抽:“你傻了?咱们就是产瓷的,谁能比咱们做的更好?从来都是卖给他们瓷器,从没听说买回去的道理。”

        李修嗐了一声,知道是自己说错了话,让人家误解成了往山西贩煤的傻叉行为。

        “我说的是古董。”

        “哦?”薛途这下明白了,抬头看看城主府高高的楼尖,心里想着是不是拉辛要倒卖一批收藏要换取军费也说不定,这两天拉辛也是没闲着,四处的拉人入伙,城里来了不少三山五岳的好汉。

        琢磨了一下,倒也不藏私,跟李修说了实话:“甭管哪朝,只要往外卖的瓷器,都是指定官窑烧的款,咱们自己根本不用。你明白了吗?”

        自己托着下巴想了一会儿,李修心里叹口气,原来古人和今人不同啊,好东西都是藏着不给的。心情一下子暗淡起来,说不上是为了忧古还是为了叹今。

        发了一会愣,忽然想起来一个问题:“您说这两天城里的人多了?我怎么看不到呢?”

        薛途看看四下无人,小声的跟他交代着:“都出城去了,老张这两天收粮食都费劲,这些人叛...义军控制了察里津方圆几十里的范围,只许进不许出。想来是要有大事要发生,你说咱们还走的成吗?”

        李修转转眼珠子:“我去找人问问怎么回事。要是真有问题,咱们还是早做准备吧。”

        说完这话,又要了薛家一个厨子,拉着人家就奔了厨房。毕竟也是养过女朋友的人,要论怎么讨一个女孩儿的欢心,他的办法还是很直接的,投食喂养!

        指派着薛家的厨子找出鸡蛋牛奶来,打碎了搅拌成奶油,趁着厨子费劲的搅和着,自己挑出几样时鲜的水果切成丁,等着用奶油一拌,做份水果捞。

        谢过额头冒汗的伙计,端着一大碗的水果捞先回了自己的房间,然后再去女孩儿们聚集的房间里,把无所适从的波娃叫了出来。

        “你怎么发呆呢?”

        波娃脸一红:“我...不会铺床。”

        李修喊着一个女孩名字:“喀秋莎,我找波娃问一下她家在哪里,你帮她铺一下床好吗?”

        那女孩呸了她一声:“我不叫喀秋莎!说了多少次,我是秋莎!”

        李修嘿嘿一笑,领着波娃回了自己的房间。

        “这是什么?”波娃一眼就看见了那个大碗。

        “专门给你做的,尝尝看。”

        波娃接过李修递过来的勺子,小心翼翼的吃了一小口,眼睛一亮,香香甜甜的真是好吃。

        “这是什么?”她又问了一句。

        李修只好现想一个名字:“就叫它奶油水果拼盘吧。”

        “不好听。”

        “好吃不就得了!”

        “你凶我?”

        “不是不是,我的意思是,你来给它取个名字得了,这个我并不擅长。我找你来是有事商量的。”

        “什么事?”波娃警惕的看了李修一眼。这个小坏蛋一肚子鬼心肠,自己可要多多防备。

        “伊凡说他去联系女皇,我想知道你们要怎么取信女皇说明你们是达尼尔家族人?这点很重要,这两天城里来了许多人,情势恐怕有了些许变化。我想着应该尽快派人出城联络女皇了。”

        “出的去吗?”

        “明天有一批家长要来接孩子,我想趁机把你送出去,你看行吗?”

        波娃把勺子一扔,不吃了。

        “不行!我在外面根本无法生存。除非...”

        “除非什么?”

        “除非你跟着我!”

        李修被她气笑了:“你做梦呢。要报仇的可是你,爱去不去,我还懒得管呢。”

        波娃掏出一个手绢擦擦嘴,坐好了很认真的跟李修说话:“我是说真的。城里有很多人认识我,我根本不敢露面。就算出去了,从这里到莫斯科要走很远很远的路,我自己恐怕还没走到,不是被饿死就是被人抓走卖了。”

        这倒是实话,察里津距离莫斯科有一千多公里,按照现在马车一天二百里的速度。走上半个月才能到了莫斯科,这还是按照日夜兼程的计算时间。实际情况恐怕还要再加时间,一个月能到就不错了。

        李修想的不是马车,他有船,船可以日夜兼程不停的赶路,唯一受限的就是要溯游而上。不过,不是有伏尔加河上的纤夫吗。

        “你有钱吗?”

        “干嘛?”波娃露出了果然如此的表情,就知道你个小坏蛋想要算计我。

        李修也看出了她的表情,切了一声,没好气的跟她说:“雇人撑船啊!我们坐船去莫斯科。”

        波娃眼睛一亮,这个办法果然好,怪不得伊凡爷爷说要多听他的话呢。

        从后腰上取下一个小口袋,倒出来几枚金币,疑惑的问李修:“这些够了吗?”

        李修这几天走街串巷的,也大概了解了一下物价,金币的购买力还是很强的,像他这样的孩子能买五个。

        拿了一枚揣进兜里,嘱咐她再屋里好好呆着别乱跑,自己出了门去找人。

        找谁呢?

        当然是扎列里了,只有这个矿工师傅对自己是真的好,有钱当然要让他赚一些。

        扎列里此时正皱着眉坐在街边的米店前,没起义的时候他买不起米,起义都成功了,他还是买不起米。

        因为拉辛把市面上的粮食都收了起来,按照配给制给他们每天发米。原本还够吃的粮食,不知道怎么就忽然不够吃了,他无所谓,跟着在兵营里吃一顿就行。可老婆孩子怎么办,他可没有把她们接到城堡里来,这里也不是天堂。

        “大叔!”

        扎列里咧嘴干笑了一下,算是给李修一个回应。

        “你怎么了大叔?”李修觉得他情绪不对。

        扎列里指指身后的关着门的米店:“没有米了。”

        咦?这可是个新闻,察里津可是不缺粮食的城市,怎么会没有了米?

        三问两问,老实的扎列里把他知道的都说了,原来原因是出在了新来投奔的人身上。

        拉辛举义旗振臂高呼,响应者云集。成群结队来的就有五千多人,据说后面还有还几千。

        这下可坏了,拉辛根本就没想过这么多人来了怎么吃饭。要不是身边有人给出主意,把这些新来的义军给分流了,现在察里津恐怕已经断了粮。

        李修直觉不对劲,薛途是按自己的主意在收粮,可是没收市面上一粒粮食呀,全都是到了乡下去收的,察里津的粮食库存是一颗没动,怎么会说没就没。

        “大叔,他们都是从那里来的啊?”李修指指在街边闲逛的人群问道。

        这群人都是高额深目,头发打卷,鹰钩鼻小胡子,特征很好认。

        扎列里瞥了一眼他们,哼了一声:“还不是哥萨克那伙人!就因为他们天生是马上的战士,拉辛有了他们就忘了我们。”

        李修狐疑的坐下来听着拉辛抱怨了一会,忽然他猛然一惊,坏啦!普加乔夫已经来了!

        原因就是察里津的粮食!

        谁会大规模的屯粮?察里津大一点的商人都被拉辛抄了家,剩下这些小商户根本没有扫货的能力。那么唯一能这么干的,而且必须这么干的人,只有一个,普加乔夫!

        这个猛人可是能一路杀到莫斯科城下,据史书上记载,他可是有着五十万的起义军,想想这每天的消耗,他除了练军就是找粮食了吧。

        这么说来,察里津的库存余粮和市面上的粮食,恐怕已经被他控制了,而拉辛...

        “拉辛大叔知道这件事吗?”

        扎列里更是生气了:“就是这帮哥萨克,把拉辛奉承上了天,还接管了他的护卫。我都两天没见到拉辛了,都被他们拦住不让我进去。”

        李修倒吸一口凉气,普加乔夫真不愧是一代枭雄,兵不血刃的就摘了拉辛的桃子,不用多想,拉辛已经被变相的软禁了起来,那么接下来就该是找个机会正是接管这座城堡了吧。

        好快的速度啊,可惜自己只是个孩子,再怎么谋划,也不如人家来的果断直接。不行,我也要加快速度,明天必须混出城去,否则被普加乔夫接管了这里后,再想出去势比登天还难!

        “大叔!”

        “嗯?”

        “你给我走吧,我还有点粮食,明天我们一起给你们送过去好吗?我还没去过你家呢。”

        扎列里咧开嘴笑了起来,抱起李修回了客栈,还是这个小子好啊,他的粮食肯定是那群汉人的,据说拉辛要把他们的财物都收缴了,这也是那群哥萨克人出的主意。自己也应该提醒一下他们,能走就走吧,留在这已经没了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