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诡路仙途在线阅读 - 第五章 飞仙钱庄

第五章 飞仙钱庄

        “大伯,原谅我的无礼。”

        软的不行,只能来硬的。

        苏弃站在原地,默念心法,二伯炼制的傀儡,终究是太过简陋,哪怕是其师天傀老祖,他都不放在眼里。

        更遑论现在的苏弃,已经得到了天傀老祖的心法传承。

        对症下药,必有奇效。

        “道玄天傀,命由我生,定!”

        苏弃睁眼,擦了把冷汗,大伯锋利的指甲,距离他的脸竟然只有一公分。

        “大伯,为何这么肯定我是妖物?”

        大伯木讷回道:“因为你杀了二弟,我也看到了你用邪术布阵。”

        苏弃苦笑,大意了啊,原来这才是二伯为他精心设下的死局。

        “大伯,二伯也想把我炼成傀儡,我是在自救,我没有用邪术,这个阵法是在守护我的父母,等我找到了聚灵仙草,父母便能复活。”

        有心法在手,只要傀儡化可逆,是可以痊愈的。

        得到大伯的信任,苏弃轻易便炼化了二伯留在大伯身上的印记。

        大伯的皮肤恢复正常,指甲也都自动脱落。

        “小苏,是大伯错了,是大伯害死了你的爸妈啊。”

        苏弃听完大伯的讲述,知道了一切的始末。

        二伯在被天傀老祖的心法彻底控制之前,曾去城里求过大伯杀了他,可大伯终究心软,下不去手。

        大伯觉得亲情可以感化一切,想起二伯最听三弟的话,于是就让二伯来到了野蒙村。

        现在看来,二伯明显没有被亲情感化,反而因此害死了苏弃的爸妈,还有野蒙村的村民。

        后来大伯赶来,质问二伯,然后也被制成了傀儡。

        只是大伯的自我意识过强,那晚没有参与战斗,否则,惨死的可能就是苏弃了。

        “大伯,你的错误我无法原谅,也许等爸妈醒来,他们会给你一个答案。”

        大伯还是走了,城里还有生意,生活还要继续。

        不过走之前大伯还是处理好了二伯的事情。

        本来他打算带上苏弃一起,但被苏弃拒绝了,大伯离开前也没什么好留的,于是便给他留下一笔钱。

        总共一百两银票,有飞仙钱庄的印章。

        飞仙钱庄背后有个胖仙帝撑腰,信誉还是值得信赖的。

        苏弃随手装了起来,和平天令放在一块。

        然后坐在草地里拿出了残缺的天傀心法,花了一点时间,修改完剩下的文字陷阱,并记了下来。

        在一把大火中,价值一个亿的传承消失了。

        “天傀老祖,原来你才是造成我失去父母的元凶,等着吧,我会亲自去斩杀你!”

        临走时,苏弃给父母磕了三个响头,更咽道:“爹娘,接下来的日子里,儿子可能要为远行做准备,不能时常来陪你们了。”

        无论前世今生,苏弃都在为复活父母寻找聚灵仙草。

        但唯有变强,才能有话语权,才能有资格去寻找想要的东西。

        回到村子,苏弃才发现小黑狗无精打采的,脚步虚浮,像是要被饿晕了。

        苏弃昏迷的时候,应该被人喂养过不少食物,才能坚持到现在,可小黑狗从发现到现在,都没怎么吃东西,估计要饿疯了。

        要不还是送给放牛娃吧,最起码对方还有头牛给小黑狗当口粮。

        小黑狗似乎心有所感,摇着尾巴就开始蹭苏弃,似乎很害怕苏弃不要他。

        苏弃很自责,干脆带着小黑狗去冰宇家看望,并顺带蹭一顿饭。

        夜色擦黑,村子里炊烟袅袅,家家户户都准备吃顿好的去去晦气。

        城里请来的大人物对此事都避之不及,甚至连村长的源石都没敢收。

        他们这些普通的村民,自然更是心中慌张。

        晚些时候,村长又去了趟城里,想把这些来历不明的源石存到飞仙钱庄里。

        结果直接惊动了飞仙钱庄里更大的人物,对方详细询问了源石的来历,然后亲自为村长兑换了一百源票。

        甚至还派人来到野蒙村探查地形。

        苏弃在村子里便遇到了飞仙钱庄的人,小黑狗似乎很怕被抓走,变得更加普通了。

        上一世,野蒙村在二伯的控制下始终低调,与其他村子无异,因而才能与世隔绝。

        但这一世,苏弃先杀死了二伯,无形中救了野蒙村一次,后从‘山的那头’救了那十五个孩子,引起关注是必然。

        只是苏弃也没想到,离开的日子会来得这么快。

        苏弃带着小黑狗在黑夜里低调的行走,像是两个不属于这个世界的幽灵。

        “小苏,你终于来了,冰宇他、他被我扇傻了,呜呜呜……”

        苏弃还没反应过来,就被铁锤拉进了冰宇的房间。

        冰宇的父母都是地道的农民,在野蒙村外有一片他们自己开垦出来的农田。

        苏弃进来的时候,小两口正在厨房里偷偷抹眼泪,明明孩子是要去外面修行当大人物的,结果一天不到就回来了。

        回来后又疯又傻,这往后的日子可怎么办啊。

        房间内,苏弃见冰宇流着口水,手里拿着木棍,在角落里戳老鼠洞,不时还发出嘿嘿嘿地傻笑。

        老鼠在洞里发出吱吱吱的叫声,显然被折腾得不轻。

        “宇哥现在倒是不发疯了,但谁的话都不听,宇哥是不是已经傻了。”

        苏弃蹙眉:“先看看,宇哥过来。”

        铁锤摇头:“没用的,宇哥不会……怎么会?小苏你怎么做到的?”

        此时,冰宇竟丢掉了手中的木棍,乖乖走了过来。

        在苏弃天傀心法的指挥下,冰宇躺在了床上。

        铁锤眼中开始放光,果然,小苏不只是三岁小孩那么简单,还好她谁都没告诉,这是独属于她和小苏的秘密。

        把过脉后,苏弃脸色阴沉,苦笑道:“本不想牵扯太多,可惜世事总不会顺心如意。‘山的那头’,我还得去一趟。”

        铁锤惊恐道:“小苏,太危险了。那座仙山明显就是假的,你不能去。”

        苏弃站在床上拍了拍铁锤的脑袋,笑道:“放心吧,我不会有事,宇哥只是在山里迷了路,我去把他领回来,但你一定要保护好宇哥,别让他被人带走。”

        苏弃带小黑狗在冰宇家吃了顿饭,小黑狗出奇地吃得很少。

        冰宇父母震惊地看着自己儿子狼吞虎咽,眼泪再次流了出来。

        铁锤学着苏弃交代的话,嘱咐冰宇的父母,这五天内,千万不要让冰宇出村,更不要让人带走。

        夜深了,苏弃气喘吁吁地跑到诡异黑桥的面前。

        冰宇就是上了这座诡异的桥,才丢掉了自己。

        苏弃心跳加速,关于‘山的那头’的恐惧涌上心头。

        上一世,他也是达到仙帝才敢接触此等诡异。

        如今不过是个尚未修行的普通人。

        应该会没事的吧?

        丹田之中,强烈的恐惧浸润染血的丝带。

        苏弃感受着那几幅画面的震撼,突然耳清目明,竟看透了那化不开的诡异黑暗。

        此刻,桥上居然非常的热闹。

        好几拨人都在桥上。

        可因为周遭的黑暗,他们相互之间似乎并不清楚对方的存在。

        只顾警惕地前行,朝着‘山的那头’而去。

        最深入的那拨人,头顶竟然悬浮着一盏幽绿的灯笼。

        那诡异的灯笼照亮了一段漆黑的桥,更洒下幽绿的灯火,腐蚀掉周围墨染过来的黑暗。

        她们手中也各自提着一盏纸扎的红灯笼,身披着诡异的红嫁衣,画面惊悚的令人窒息。

        wap.

        /106/106872/2778367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