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开局小欢喜:拼搏百天我要上北大在线阅读 - 第五十二章 时间!时间!

第五十二章 时间!时间!

        宋倩弯腰落泪,然后蹲下,靠着墙,眼泪簌簌而下,她抿着嘴,终于哭出来,其声呜呜然。

        用手指抹眼泪,再用手背,再换胳膊。

        眼泪抹不干净。

        但泪终究流干了——当宋倩再次站起来的时候。

        她不仅不流泪了,甚至往玻璃杯里撒上一把金银花,热水冲开,放在桌上冒着热气。

        然后宋倩去洗脸,抹上保湿霜。

        镜子里的女人,已不复青春的娇嫩。

        即使再多再好的化妆品也无法挽留青春,所以宋倩涂抹的格外细心。

        她坐下,靠着椅子,静静的,一口一口啜着那杯花茶。

        花茶喝完的时候,她眼睛鼻尖的红意就全消去了,呼出的气也满是花香。

        穿着的衣服已经褶皱,宋倩换上了黑色的无袖连衣裙,披上外套。

        出门前,宋倩对着镜子,将长发整理的一丝不苟。

        拎上精致的手包,她蹬着高跟鞋嗒嗒地走出家门。

        “宋老师,出去?”小区里的熟人问道。

        宋倩拎着手包,风衣飘飘,轻轻一笑:“是啊,出去。”

        从从容容,不见一丝失态。

        她不得不坚强,不得不铁腕,不得不铁娘子。

        否则生活会打败她,往事会打败她,女儿会打败她。

        但谁也不能打败她,宋倩抬头,电梯的标志一层一层闪烁。

        五层到了。

        她抬步迈出。

        “咚咚咚!”

        ......

        “进。”

        陆百推开办公室的门。

        齐老师抬头看他。

        化学老师坐在旁边,耷拉眼皮看手机。

        还有好几个老师竟也转动座椅,向他投来好奇的目光。

        陆百:“齐老师?”

        卷子向前一拍,齐老师说道:“怎么回事?你来解释解释吧。”

        陆百一看,是朱老师拿着他的化学答题纸兴师问罪。

        “齐老师,朱老师,是这样,我一看太难,都不懂,所以空着没写。”

        齐老师道:“不会是不会,但你不能空着,难道高考不会做,你也空着?不会你也要填!像物理,写个步骤也有步骤分!”

        陆百说道:“是是,老师说得对,以后改。”

        朱老师冷笑道:“无非是我让他好好听课,他耍脾气,耍个性!你以为自己很了不起?”

        陆百低声说道:“没有,没有,其实生物和物理后面也有些题空着。”

        朱莉却不管,她尖声说道:“你要是不学,我不会逼你,你直接说,以后我上课就再也不管你了,我发的试题,你也别做了!”

        陆百低头沉默没有应声,他很清楚,此人放狠话而已,他不能上杆子爬。

        齐老师翻出陆百的物理答题纸,给朱老师说道:“确实是,你看和他说的一样,物理也只写了一大半,我还没批到他的。”

        放在一个月前,陆百会读读题,把一些简单的填空填一填。

        但如今陆百逐渐找到学习的节奏,他无心在这些无意义的题目上敷衍。

        与其从这些半懂不懂的考题里凑出点答案,不如在稿纸上默写弹力模型分析。

        齐老师叹了口气,说道:“好,虽然你不是针对哪个老师,但你这个行为很不好,朱莉老师很负责任,不然笔一划,批个零分,她不省力?你给朱老师道个歉。”

        陆百心中叹气,以为少写题,节约时间,没想到因为这事浪费更多时间,以后还是敷衍敷衍。

        他面露歉意,说道:“朱老师对不起,以后不会了。”

        道歉无所谓,只要能糊弄过去。

        齐老师说道:“下不为例!”

        听到陆百的道歉,朱莉丑脸上的厉色才有所缓解。

        齐老师说道:“以后上课认真听讲。”

        陆百点点头。

        朱老师说道:“既然你不放弃上课,那以后就好好听,我会盯着你,继续管你。”

        陆百沉默,低着头,看不清他脸色。

        他不可能老老实实听讲,至少是在朱莉的课上。

        沉默。

        办公室安静下来,只有老师们翻阅试卷的声音。

        朱老师的脸色在沉默中越来越阴沉。

        “砰!”

        朱老师一拍桌子,撕裂了办公室的安静,其他老师纷纷看过来。

        家访完的李萌,正好推门进来,找自己班级的物理老师谈事情,开门却被拍桌子的声音,吓了一跳。

        看到陆百站着,朱老师齐老师都是脸色阴沉。

        她走到本班的物理老师旁边,低声问道怎么了,物理老师把他听到低声说给李萌。

        朱老师这时尖声说道:“齐老师这是你的学生,你什么意思?觉得他不听课挺对?”

        听了这话,老师们觉得有意思,朱老师是指齐老师站在学生那一边?

        齐老师知道,他不光给朱老师交待,还要给在坐其他老师交待,不然,他放纵学生不听课的名声马上就会传遍学校,甚至传到家长那里。

        说道:“其实是这样,我刚接手基础班的时候,李老师把他领到我这边,陆百说他想......”

        齐老师把陆百当初的要求,和他同意的愿意。

        “这事李老师是知道的。”

        李萌被call到,她点头:“是这样。”

        听了齐老师的解释,其他老师理解了。

        旁边一个五十多岁的女老师说道:“老齐,你就是对学生太好了,现在学生哪像以前,他们不懂你的苦心的。”

        又有老师说道:“齐老师,人善被人欺,你可以给他们这样的特权,但他能接的住吗?他有哪个定力吗?允许他不听课,难道他就会学习了?”

        齐老师还是说道:“不得不说,这小子没听课,但也没落下,至少,我的测试题他做的很好,数学老师也是这样说的。朱老师刚才也说,他前面那些题只错了一个,即使后面空着,分数比我们班大部分同学都高吧。”

        “齐老师,你替他说话,但好心被当驴肝肺啊!他在骗你啊!”朱老师发出刺耳的声音。

        她拿过桌上的理综原卷,指着陆百空着的第一个题。

        “他说不会,就不想写了,那第一问,连戊烷的燃烧反应都不会?他前面的题只错一个,这个不会?”

        “不可能!”

        朱莉狠狠戳着答题纸上的空白,尖利的指甲一下划碎了卷子。

        齐老师沉默了一会。

        老师们想知道齐老师怎么处理。

        齐老师终于说道:“我知道你学得很有效,老师们反应过。但是教书育人,不只是学习知识,还要学习怎么做人,以后好好听课,跟着老师的节奏来,我们不会害你。不准不听课!”

        有老师小声说道:“这就对了,他是基础班的学生。”

        “是啊。”

        老师们秒懂,有些好学生不听课,想自学,那没问题,因为他们足够优秀,有不听课的资本。

        但你基础班的学生?二本线都摸不到,还自学?

        李萌老师摇摇头,她知道陆百绝对非常用功,而且也有头脑,不一定是不是匹黑马,但他已不是自己学生,而且放任自学也的确不妥,她便不说话,要和班里的物理老师商量事儿了。

        “听明白了?”朱老师声音尖锐,“尊师重道,是为人之本,以后我们会教你怎么做!”

        陆百抬头看向他们。

        朱老师意外。

        陆百面色沉着,竟没有沮丧。

        他平静的说道:“没有意义。”

        齐老师也开始不满:“什么没有意义?你什么意思。”

        陆百看他,看朱莉,看其他朝着他的老师。

        陆百平静的说道:

        “你们来找我,就是为了这个?”

        “努力想答案,填上空,挣扎那么几分的高低。”

        “没有意义。”

        “听课,听你讲得那么慢,听你讲得那么浅显。”

        “没有意义。”

        “来这里,让你们批评。”

        “没有意义。”

        老师们一片哗然。

        李萌作为前班主任,更是铁腕教学的老师,她喝道:“陆百,你对老师什么态度?!道歉!”

        朱老师的脸色涨得通红,搭在桌子上的手气得哆嗦。

        但陆百眼睛猛然凌厉,朱老师恐怕他暴起打人,忍住了嘴。

        陆百拽过旁边的黑板。

        上面写着上一周的课表。

        挥着板擦,陆百擦干净黑板。

        “下节课讲什么?氧族元素。”

        “你讲的哪一点我不会?”

        陆百一个大括号,从上划到下。

        “你肯定要从氧族元素原子讲起,有氧硫硒碲,他们的原子结构......他们的化学性质......”

        齐老师问朱老师:“他这是?”

        朱老师冷哼一声:“最基础的东西,哪个学生都会。”

        “纵向递变性......横向递变性......”

        “然后是硫磺氧气臭氧,硫磺的物理性质、化学性质......化学方程式......特别的是,它和汞的硫化汞,空气燃烧是二氧化硫。”

        朱老师对齐老师说道:“这些你让平行班的人来都会。”

        陆百仿佛未闻,黑板上的字一行接着一行,密密麻麻。

        “氧气与臭氧,分子构型区别在于......”

        “物理性质、化学性质的区别......”

        “它们的工业制备......”

        朱老师不说话了,她抿着嘴,死死盯着陆百的背影。

        他边说边写,书写简略,而语速极快。

        而不用朱老师解释,齐老师也知道,这绝不是普通学生能做到的。

        “硫化氢......它的热稳定性......还原性、与高锰酸钾的反应.....实验室里制取硫化氢的方法、注意事项......”

        “重要考点,有这样一道例题......”

        办公室里,其他人鸦雀无声,老师们已停下阅卷。

        背对他们的陆百飞速的说,飞速的写。

        老师们不教化学,可也知道,即使是老师,也不是随便谁能做到陆百这样的地步。

        太流利了!

        李萌也是满目震惊。

        他已滔滔不绝说了五分钟,速度极快,内容极多,不见一点卡顿。

        不假思索,脱口而出。

        这是何等熟练的境界?!

        他暗地里又花了多少功夫?

        一张黑板,陆百飞速的写完了。

        这一章的脉络清晰的浮现出来。

        写到最后,二氧化硫和三氧化硫大量的式子写不开了。

        陆百放下笔,弹了弹黑板,发出刺耳的噪音,使老师们缓过神来。

        他问道:“朱老师,够了吗?够了吗?”

        朱老师脸色再次涨红,气得面皮哆嗦,她说道:“你不能.....你不能......”

        瞠目结舌。

        “时间!我没有时间了!”陆百打断她。

        陆百面色一肃,眼中戾气爆闪:“你叫我来就是干这个?我没时间了!我没有时间能浪费了!你懂不懂!”

        陆百向前一步,大声道:“你以为我不听课干什么!我没有时间浪费在你的课上!”

        陆百目光凶厉,朱老师竟是不自觉的往后仰去,差点仰倒地上。

        “陆百!你干什么!”齐老师与李萌齐齐说道。

        陆百长吸一口气,缓缓说道:“各位老师,谁教我都绰绰有余,但我没有时间了,基础班太慢,平行班太浅,火箭班教的太高,我只有努力努力努力!请齐老师朱老师体谅。”

        齐老师收到的冲击太大,他从没见过哪个学生有陆百这样的本事,他只能说:“行,知道了,你先回去吧。”

        陆百点点头,沉默的走了出去。

        走廊,维修师傅正蹬着梯子更换新的灯泡,所以从火箭班一直到基础班,长长的走廊,乌黑一片,只有教室从窗户散发的微光。

        陆百走在昏暗里。

        ......

        陆百走出的片刻后,朱老师也拿着陆百的试卷走了。

        她一出去,老师们说起来了。

        “卧槽,这学生牛逼了!”

        “老齐,这是你基础班的学生?他怎么分到基础班的?”

        齐老师不说话,摇摇头,他正在消化陆百刚才的表现,无心和同事们解释。

        李萌低声说道:“我想象不出他怎么做到的,或者说,他哪里来的勇气学得如此决绝?!”

        其中难度,李萌能理解,但想象不出陆百付出了多少。

        “可惜......”齐老师却叹气。

        李萌问道:“你可惜什么?”

        齐老师看向她,认真说道:“可惜我马上就教不了他,可惜他最终在你的班上高考。”

        李萌点点头:“听他的意思,他想跟上我们火箭的节奏,可是......按往年的经验,火箭班的学生约十几人清北,最差也是c9,他......能吗?”

        齐老师听了忽然一愣:“难道是真的?”

        “什么真的?”

        “我跟学生谈话的时候,听程邹说陆百想考北大,我还以为那学生在胡扯。但他如此看重效率,看重学习,难道是真的?”

        李萌也是愣住:“北大啊......”

        想着,她有些神往。

        ......

        乔卫东说道:“门响了?”

        小梦放下筷子,说道:“我去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