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这个人偶师不太正常在线阅读 - 第四百二十三章 日记(二):成长

第四百二十三章 日记(二):成长

        “这个问题可真是深入人心啊。”巴特加索不由地说道。

        它过去跟随过的那个人类,也曾当过一国之主,在那个人的身边,巴特加索虽然不至于被那个人的观念改变什么,但见得多了,关于人类的东西都有自己的一些看法。

        “可惜让自己的子民幸福与让他国的人痛苦这件事并不冲突。”它抖了抖羽毛,说道。

        “利益冲突罢了,当凡物聚集成团的时候,团体的意志也就不完全与其中个体重合,作为团体的领头,要考虑的也并非只有自己。身不由己是对凡物最好的形容。”艾斯特拉轻轻地说道,语气淡然。

        这是它当初无聊注视那些信奉自己的文明时所得到的些许感想。

        日灵梦倒是没什么特别的想法,她曾是部落的刀刃,神之代行者,她的使命就是对部落的敌人挥剑。

        至于其他的,当时的她都不会去考虑。

        将杂念抛去,日灵梦继续浏览手中的日记。

        【遗产纪1487年10月20日】

        【我不懂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什么都不懂也帮不上什么忙。我想像哥哥一样去法师塔,去看看外面的世界。那里据说是世界上最富有知识的地方,我希望能找到更多的答案。父亲和母亲都同意了我的想法。薇洛尔老师就是法师塔出身,就和她当初带哥哥去法师塔,一样,我会也接受她的引荐。】

        就这样,日记的主人离开了家乡,带着一腔热血以及些许疑问去往了法师塔进修。

        之后的日记便趋于平淡,没有什么令人糟心的事情发生,日记也真正开始变得像个日记了。

        她在法师塔接触到了形形色色的人,体会到了多样的复杂思想。

        中途也有思考过一些矛盾,一些简单的问题被解决了,但有更多的问题在往外冒。

        【遗产纪1493年6月23日】

        【我终于把学派的所有课程完成了,大家都说我比我的哥哥更厉害。但是和一个已经去世的人比较又有什么意义呢?如果他能回来我宁愿不要这些天赋。对此,我的室友问我说:把这些天赋抛弃之后只能再变回躲在哥哥身后的小女孩,那你又是为什么来到法师塔的?】

        【我无法回答,她说得有道理,既然已经走上这条道路,瞻前顾后犹豫不决依旧没有意义。】

        ……

        【遗产纪1494年7月4日】

        【我跟导师提出了游历申请,原本这应该再等上几年,导师的意见是我还太年轻。但是我已经十六岁了!没想到我第一次感触到“人外有人”这句话居然是在年龄上,不论我长多大,这个世界上总有比我大的人说我还小。】

        【不过在我的坚持之下导师还是给我予以了通过。但并不是独自游历,而是安排我加入了“执行魔导”的队伍之中。】

        【好吧好吧,虽然不是一个人,但跟着这支队伍或许能见识到更多。】

        ……

        “‘执行魔导’,我有印象。是法师塔的一个下属部门,专门负责对外出勤,救难救灾,维护秩序的。不过在当年大陆局势混杂的时候影响力有限,然后就杳无音讯了,插手当时已经逐渐上头的那些国家的事情,下场估计不会很好。”巴特加索立刻就有了反应,解说道。

        “是‘遮影袍’的前身么。”日灵梦道。

        遮影袍,当初弗雷达撒时候见过的那批法师塔的救援队伍。之后有收集过相关情报,他们的职能与巴特加索说的这个“执行魔导”很像。

        不过和法王纪那个时候不同,如今碎金纪的法师塔直接庇佑着一方水土,成立了魔导国,在与以往一样的开明之余,也丝毫没有放下对力量的积累。

        或许也是因为在“执行魔导”的时候吃了亏,如今大陆上敢正面硬刚遮影袍的势力屈指可数。非战争时期,遮影袍最多的工作也就是扫黑除恶,救灾就难,没有涉及一些势力根本利益的情况下,他们也懒得动手招惹是非。

        想通了个中关节,日灵梦他们继续浏览日记。

        日记的主人开始奔波,日记也变得断断续续起来。实际上这本日记大概就是主人有时候想起来就写一页,没想起来或者懒得写就不写的。

        只是开始跟随执行魔导外出游历之后,日记转变成了经历总结,每出完一次任务,她便会写上几笔。

        其中的间隔就根据任务的出勤时间决定了。

        【遗产纪1496年11月9日】

        【天气开始变凉了,不过我好歹也是冰元素法师,怕冷是不可能的!但是最近风刮得很大,不算好的天气一定程度影响了行程。我们的任务是赶去两个国家的冲突地段解救难民。国家醉心于战争,拯救国民的任务甚至还要靠外人,这真是一点也不好笑的笑话。】

        ……

        【遗产纪1496年11月11日】

        【我们迟到了,最初的几个村庄已经生灵涂炭,其中个别甚至被夷为平地。】

        【为什么?】

        【他们有什么错?】

        ……

        【遗产纪1496年11月13日】

        【我们在周边区域进行了持续三天的搜查搜救,希望渺茫。一步慢步步慢,或许错的是我们?队长告诉我迟到的正义没有意义,但我甚至不知道我们到底算不算正义。如果我拼着魔力消耗在来时的路上抵抗飓风行进,我们或许能救下哪怕一个人。】

        【我大概是累了,这个世界上哪有这么多为什么。】

        ……

        【遗产纪1496年11月18日】

        【我被革职离开了执行魔导。但我知道他们这么做是为了我不被追究。】

        【四天前我们遭遇了一支装备精良的行动部队。他们不属于我们所在区域范围内的任何一个国家。他们来自霍朗王朝,一个金色大陆上威名赫赫的强国,但这个国家的排外氛围严重,并且无声无息地吞没了数个周边区域,大家都猜测这个逐渐膨胀的巨兽正图谋着什么。】

        【而现在,它的触须伸到了它本不该在的地方。】

        【两个小国冲突,怎么可能在短短的时间内让一片区域内所有的村庄城镇都毁于一旦?我们的队伍中或许有的人早就猜到了,但是这个猜测……不能随意说出口。】

        【这只霍朗王朝的行动部队当时正在清扫一个村庄。他们的手脚很快,平民的惨叫声只能成为他们的陪衬。】

        【那个时候正是我们该执行我们的任务的时候,去救下他们,反击那些手持利刃的暴徒。但是我们没有人敢动。因为我们并不一定能战胜他们,而且他们背后的象征要更为可怕。法师塔现在不能招惹那个怪物。】

        【我忍不了,这个村庄是最后一个。于是我动手了。】

        【我是天才啊,为什么要担心打不过他们?】

        【所以,我赢了。当然,队长以及其他队友也在之后帮了我,不然我面对对方这么多人大概也会力竭吧。】

        【霍朗王朝向法师塔施压,态度极为蛮横。而我要为自己脑热的行为付出代价。】

        【但只是退队作为代价,这其实不痛不痒,我知道是队长以及我的导师帮了我,不然麻烦可就多了。】

        【我不后悔,唯一苦恼的是,我这两年的游历记录全部作废了,如果想要法师塔的毕业证明,我大概还在再一个人出去走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