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零九章 悲催的里高野法力僧

作者:闭口禅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第二天一早,通过一夜修炼,对虚空中电荷的控制又娴熟了几分,精神气爽的辛寒正在佣人的服侍下吃着早餐,面前电视上播着新闻,手边也放着报纸。

    他有些奇怪的朝一旁问道:“福伯,昨天我和你说的那个和尚的事情,你去办了吗?”

    福伯躬身道:“正要向家主禀报,那和尚的事情有变”

    “哦?怎么回事!”辛寒一边吃着早餐,一边问道。

    福伯露出一丝笑意:“昨夜这和尚夜入咱们宅子,被老爷的封灵符阵乱了法力,又被护院的猎犬弄的不成样子,最后还被保全们拾掇了一顿,现在”

    虾米当年买下此地建宅的时候,就用八块泰山石敢当刻上天师道派的符篆,埋在大宅的八个方向,构成封灵法阵。

    若是不是天师道派的人进入大宅,法力必定会受到干扰,出现法力运转不畅等状况,孔雀昨天就是被这法阵坑了。

    辛寒一怔,昨夜他练功之时的确感知有人闯入,但来人实力低微,又很快被下面的人拿住,就没太在意,这些琐事福伯自会处理,却不想来人竟是孔雀。

    “现在怎么样?算了,你把他带进来,我看看!”

    过一会辛寒就后悔了,只见昏倒的孔雀被=带了上来,身上脸上都是鲜血,此时还未经过处理,许多都似被野兽撕咬过的牙印、伤口,鲜血淋漓极为可怖。

    辛寒看了这副样子,当时就没了胃口,将碗一推:“算了,不吃了,去把他冲洗干净,伤口包扎一下,再带过来!”

    过了一会被冲洗干净,处理好伤口的孔雀被带了进来,被冲洗时的痛不欲生,让他早已醒了过来,此时正以仇恨的眼神恶狠狠的盯着辛寒。

    辛寒有些纳闷的道:“福伯,那日本贼秃呢,你带个木乃伊过来干什么?”

    福伯脸上带着忍俊不禁的笑意:“回家主,这贼和尚浑身都是伤口,包扎之后就变成了这副摸样!”

    “我勒个去!”辛寒站起来仔细观察了一会,真的看不出来是孔雀,不禁问道:“孔雀你好歹也是一里高野的法力僧,怎么被我家几条狗弄成了这副摸样啊?日本玄学界都这么菜吗!”

    孔雀的眼睛差点喷出火来,昨天晚上,他刚一落地就被数条恶犬包围了,这也难不倒他,可是在恶犬后面几个彪形大汉端着冲锋枪指着自己是什么情况!

    他孔雀是里高野的高僧,又不是少林寺的高僧,金钟罩啥的就没研究过,修的是东密法术,这玩意也不能防弹啊。

    没敢还手叫狗一顿掏,可你辛寒用冲锋枪还提什么玄学界啊,这不是明摆着欺负人吗!

    孔雀瞪着辛寒,忽然眼神一凝,然后挣扎着朝辛寒扑来:“夺取龙脉的果然是你!我和你拼了!”

    都没用辛寒出手,一旁的福伯,一脚直接踩在孔雀腿弯上,孔雀直接跪在辛寒面前。

    福伯上前‘啪啪’就是两个嘴巴:“放肆,家住面前张牙舞爪,让我教教你什么事规矩!”

    只见福伯两手一抓,抓住孔雀的双臂,手指发力一抖,‘咔咔’两声,直接将肘部关节卸了下来。

    ‘分筋错骨手’,这是辛寒当年交给虾米的,不算秘传,所以虾米传给周围的人也属正常。

    福伯也是个好手,辛寒早就知道,自己徒弟身边的管家,要是废材可就太不称职了。

    他此时诧异的是孔雀是如何知道自己偷了龙脉的!

    “孔雀是吧,什么龙脉,我不知道,你丢了东西可别往我身上赖,你这是私闯民宅,这里可不是日本,把你关进去,我保证你一辈子出不来,你信不信!”

    其实龙脉的事情,承不承认都无所谓,辛寒敢做就不怕承认,但是他想弄清楚这贼秃是如何知晓的,自己自负做的隐秘,怎么也想不到对方如何一口咬定是他所为?

    孔雀眼睛都快瞪出血了:“你别狡辩了,我里高野牺牲了三位长老和我师父的性命,才用秘法推算出,龙脉在港岛,可纵观港岛之人,何人有你如此怨气缠身,就是当年战争时期,许多战犯身上的怨气也没有你重,不是你还能有谁?”

    “我佛门对怨气最是熟悉不过,绝对不会看错,除了做下那等丧尽天良,灭绝人性的事情之人,何人还能背负如此重的杀孽!你知道京都一地,死了多少人吗?你知道”

    辛寒一脚踹了过去,正中孔雀脸上:“知道尼玛啊,你说的杀孽,我怎么觉得是为民除害,大快人心啊!”

    辛寒这才明白,是日本地震以后,自己还没用闪电洗澡去除怨气,所以被这和尚看出来了,不过看出来又能怎样!

    既然知道了孔雀是如何断定是自己盗取的龙脉,那就没必要听他****了。

    孔雀瘫倒在地上,正要喝骂,却被辛寒一脚踏在脸上,来回碾压:“想骂我?你们倭国不是认为鬼就是神嘛!我帮你们京都那么多人成神,你不感谢我居然还想报复我,我看你是疯了!”

    “福伯,你看这个疯和尚怎么办好呢?”

    福伯也是个腹黑的家伙,当即陪笑道:“既然是疯的,要想不被咬,只有杀掉,或者关进精神病院也好啊,咱们辛家可是有青山精神病院一半的股权呢!”

    “咦,你这个想法好啊,这件事就交给你去办,这辈子就让他在里面好好治疗吧!”

    辛寒发一句话,在辛家就是头等大事,这个擅自闯府的日本贼秃当天就被送进了港岛著名的‘青山病院’!

    福伯呆着没事,好不容易碰到如此好玩的事情,亲自将孔雀松了进去。

    按照法规所限,精神类疾病的病人,在入院之时必须经过医生确诊,福伯找到院长,说这是辛家家主送来的病人,家主的意思是让他在这治疗一辈子。

    院长极为重视,当即亲自对孔雀进行鉴定,当他知道对方是日本和尚的时候,亲笔在一张白纸上,用倭语写下‘倭国人都是狗’的字样,然后叫护士拿给孔雀看。

    在数名专家的会诊见证下,孔雀观看了院长写的字迹立刻狂怒,奋力挣扎,口中叫骂这难听的倭国脏话。

    院长对几位会诊的专家道:“典型的狂躁症,有暴力倾向,必须治疗!这样的人如果放在社会上去,那我们就是在犯罪啊!”

    几位专家一起点头,看着孔雀的样子纷纷表态,认为院长诊断的极为准确。

    孔雀也不是傻子,这院长这么一说,立刻知道这肯定是和辛家串通好的,为的就是坑自己。

    当即用华语道:“我是日国人,刚才我胃痛,所以表情狰狞了一些,表达的不清楚,你们不能这么武断!”

    院长点点头,又对几位专家道:“既然这样我们再给他一次机会,重新诊断一下!”

    他当即吩咐护士将刚才那个纸条再拿给孔雀看。

    看着侮辱自己国家的语句,孔雀深深地知道,只要自己一露出愤怒,就会被诊断为‘狂躁症’‘有暴力倾向’等莫须有的精神疾病,然后就会被关在这里永远也出不去。

    所以他含恨点头:“这纸上写的不错,我很赞同!”

    院长对孔雀报以微笑,轻轻点了点头,对几位专家道:“看见了么,身为倭国人,居然赞同纸上的话,典型的精神分裂,而且是重症,这代表有自我毁灭倾向,来人赶紧打针,让他冷静下来!”

    立刻护士上前给绑成木乃伊的孔雀打了一针,这货一会便陷入了昏迷,然后作为重症精神分裂患者,被单独关到了隔离病房,想来从此以后,这货除了脖子能动,之外全身都要被捆绑的结结实实。

    福伯回去和辛寒一说,后者笑的肚子疼,这个院长太有才了,不比那个记者差,真是高人在民间啊!(未完待续。)
其他书友在看:盛世武神 武侠大爆炸 宇宙武侠梦 使徒游戏 超级漫威副本 废土西游 最终一击 我在末世有个猎人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