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节 表现

作者:黑天魔神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可在那些明白人的眼中,杨秋容的表现只能用“精彩艳艳”来形容,都有些不能完美表达。只是在道门这种相对于安逸,不用时时刻刻担心死亡降临的地盘上修行的她们,何尝见过如此的天马行空的战斗意识?说是坐井观天,其实讲的就是这些人。

    曾丽华这边,巴不得杨秋容能多出点丑。而一干高手们,却是期待着杨秋容能够表现出更多的精彩。除了真正关心杨秋容,又多少能够看出来其中究竟的慕容燕这般,谁也舍不得让杨秋容在这个时候停下来。

    面子这种东西还是很重要的。虽说面子虚幻无常,摆出来也无法用肉眼看到,但是它的确存在,而且非常关键。偏偏曾丽华一番冷嘲热讽的话狠狠刺激到了慕容燕,一怒之下,慕容燕根本不管不顾,直接冲着场子里的杨秋容开始咆哮。

    “尼玛,曾丽华这个白痴,叫什么叫!”一个正看到妙处的青灵派长老顿时在心里骂道。

    “傻逼!你自己看不出来,还偏偏觉得自己有多么高明。傻逼两个字就是适合你这种人。”一个正在揣摩杨秋容精妙招式的长老被硬生生打断,却又不好当着众人的面把话说出来,只能在心里用最为恶毒的语言咒骂着。

    青灵派高手数量众多,顿时,十几双目光(全部都是怒目瞪向了曾丽华。这些正看的精彩的高手们,全部都对曾丽华这种不自量力,但又还自以为得计的女人心中暗骂起来。这种感觉,就好像两个在酒店里开房,正在床上激烈纠缠的热恋男女,突然遭遇到警察查房一样崩溃。

    杨秋容这样美妙强悍的防守,竟然就让曾丽华一句话给破坏掉了。尼玛!****的!你个贱货乖乖的闭嘴让老子多高兴一会不行吗?非要上赶着自己被打脸?也不睁开眼睛仔细瞧瞧,你那个好徒弟红原怎么可能会是杨秋容的对手?人家明明已经是手下留情,你这边还要扇阴风点鬼火催促着红原上去,分明就是活得不耐烦了。

    不过,在一开始的不满之后,一干围观的高手们却是开始期待起来杨秋容这个弟子真是很不简单,连个最简单的防守都能做成现在这个境界,那么杨秋容一旦开始进攻,场面将会怎样的精彩?

    有眼光的人都不是傻子。事实上,杨秋容是并不想对同门师姐痛下杀手的,所以一直在躲避,期待着前辈们目光如炬,看出些什么来,然后吩咐停下。大家你好我好大家好,不伤和气。当然,这也是杨秋容的计谋。若是红原不知好歹一味强攻,那么自己也就有了出手杀人的充分理由。难道只准她红原下手,老娘却不能反击?这完全就说不过去嘛!

    很多人都想到了这一点。可是,杨秋容的表现实在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想看她出丑的人不愿意让她停手,想看她惊艳表现的人同样也不舍得让她停手,这才造就了眼前的这种尴尬的局势。

    如果只是杨秋容自己,她才不会在乎其他人说什么。从一开始,从小时候,杨秋容在青灵派里就是不苟言笑的冷面美人,什么时候还在乎过别人的说法看法?

    可是现在,那些讥笑和嘲讽却落在了自己的师父身上,还有可能落在自己已经死去的父亲身上,那就不是杨秋容能够忍受的了。哪怕已经在人世间经历过太多,也见识过太多,可是任何人都有情绪爆发的时候。现在,杨秋容显然一直在冷静当中,并没有失控的迹象。

    开什么玩笑,老娘可不是一般人。我弟弟杨天鸿是大楚国名声赫赫的毅勇公爵,骠骑大将军,还是掌控两州之地的节度使,麾下战兵多达几十万。一声令下,千万铁骑席卷草原,无论南方越族蛮人还是北方戎狄,统统都被杀得人头滚滚。我身为他的姐姐,有什么理由要在这里任人耻笑?说是顾及同门脸面,可是你硬要欺负过来,老娘断然没有让你骑在头上拉屎拉尿的道理。

    眼下的情况,就是这样。自己明明拥有强横实力,却是被自己随时随地能够结果对方性命的一个同门师姐如同耍猴一般的在戏弄。这种事情,就算是杨秋容涵养再好,此刻也绝不会忍下去了。

    尤其重要的是,盘木真人一向的战斗风格就是勇往直前,以最强的攻击代替防御的。实在不得已之下,才会努力的防守。秘籍当中的招式就是如此,现状却与杨秋容修炼的功法习惯完全不符,束手束脚,早就有些不耐烦。

    师傅慕容燕的话,顿时间成了最好的催化剂,将杨秋容的怒火完全的引发了出来。身形一转的同时,两道凌厉的目光就直接盯在了自己的对手红原的身上。

    说起来,红原也算是青灵派的天才弟子,一向也是眼高于顶的。除了少有的一些高手,她还从没把其他人放在心上过。修行的时候,红原也算是刻苦,就算是外出历练的时候,红原也极为下功夫,除魔卫道,斩杀妖魔鬼怪,丝毫不落于人后。

    不过,这个世界毕竟是上古修士平定以后的世界。现在,妖族和魔族早已衰落,早已没有了上古时代那种强盛繁荣的局面。这就跟终日吃饱无所事事的富家子弟不可能理解贫苦百姓为了一粒米都要苦苦挣扎的境地一样,现在的修士永远不可能明白上古时代人类修士与魔族妖族之间惨烈残酷的生死拼杀。没有经历过那种随时随地都在杀戮的人,是无法想象那种激烈残酷环境的。在上古时代,大陆上全部都是悍不畏死的妖族魔族敌人,哪怕飞剑加身都不带躲避一下的强悍,远不是那种和有神智的敌人做对手能够相提并论的。如果不是那时候的人类修士拼了性命,根本不可能有着现在这般和平的环境。

    盘木真人就是那个时代的人类修士。他所创造的战用招式,又岂能是平安数十万年以后修士们能够想象的。说起来,也是杨天鸿机缘巧合。否则,杨秋容也根本不可能得到这本功法秘籍。

    只是一眼,只是杨秋容区区一个冷冰冰的眼神,就让红原不由自主的心中一惊,忍不住打了个哆嗦。那种冷厉的目光虽然没有带着杀意,但是却几乎没有把任何生命放在眼中的冷漠,甚至远比带着杀意的目光还要让人心惊。

    “不好!”

    站在看台上的青灵派宗主心中顿时暗叫起来。与此同时,悟法长老牛首通和之前被宗主叮嘱过注意场内情况的另外一个长老也同时站起身来。她们都意识到了危险。

    杨秋容连防守都是如此的让人耳目一新,不用说一旦攻击起来将会是如何的雷霆震怒,就红原的实力来说,目前来说绝不可能是杨秋容的对手。

    还是那句话,修为永远不可能替代实力。就好像一个体重百多公斤的胖子,完全有可能被一个四十来斤中的瘦弱女人用绳子活活勒死。另外一个世界《圣经》里的大力士参孙,就是在不经意间被大利拉套出了话,然后用他自己的头发紧紧束缚着,最后被敌人抓住。

    这样的例子,实在太多了。

    曾丽华虽然一直想要打压杨秋容,顺带着打压慕容燕,但她也不是没有眼力的人。自己的弟子红原久攻不下,她刚刚那么说,也是给杨秋容增加心理压力。现在,场外的两个分神期长老都站了起来,看到这种情景,曾丽华马上就意识到了不妙。但是很快的,曾丽华就想当然的觉得,这肯定是两位长老担心杨秋容出什么意外。毕竟,全力防守和攻击的时候不同,很容易为敌人找到空子和破绽。

    不过,曾丽华还是大声的提醒自己圈中的徒弟道:“红原,小心应付!仔细些!”

    不用曾丽华的提醒,经验丰富的红原也知道在这个时候该如何面对。尤其是这种正在战斗当中,青灵派常年以来的教育,可从来都没有过让她在战斗中分神的习惯,看到杨秋容此刻露出的目光不对,红原马上变得警惕起来,连忙将几件护身法宝用灵能激发。

    手上有着现成的资源不用,那是傻子加白痴的行为。红原在心里耻笑杨秋容,自己才不会像她那般的迂腐,拿着长辈赐下的护身法宝不当回事。只要有了这些东西,那就是在战斗中多一层保险。嘿嘿嘿嘿!也就是让杨秋容多出些丑的保险。

    红原现在也变得兴奋了起来,反而期待着杨秋容的攻击落在长辈们炼制的这些护身法宝之上之后无功而返的情形发生。相信,那更是能够引起一干人哄堂大笑的绝佳场面。

    最好的情况,就是杨秋容能变成一个彻底忘记了她原本凌厉的攻击手段,攻击无功而返,只知道把自己防守的风雨不透的乌龟壳。那才是自己和师傅真正的扬眉吐气。

    来自圈外师父曾丽华的叫声,红原也听在耳中。与曾丽华此前的判断几乎是如出一辙,红原也是同样的以为杨秋容这是困兽犹斗。顿时间,脸上得意的笑容更是多了几分。

    高兴归高兴,不过,红原更信奉的是先下手为强这一原则。刚刚的表现只是为了让杨秋容出丑,并没有拿出她最凌厉的杀招,既然杨秋容想要变一变风格,那就让她出的丑更大一些吧。

    散发着绚烂光芒的空中飞剑轻巧的转了一个圈子,从另一个角度飞快的斩下。这是红原已经练习了许多年的攻击技能,但还只是在师父面前演练过。但还没有让其他长辈们知道的新的剑法。

    “是天女散花!”

    外面几个识货的长老,一口就叫破了红原正在使用的这套剑法名字。

    天女散花是青灵派宗门一套十分高级的飞剑剑法,几乎可以说是镇派之宝的剑法。只有修行到了元婴巅峰的时候,才能够有足够的实力来催动,威力巨大,也不知道给青灵派带来了多少名声。当然,有足够的实力来催动,并不意味着普通练气弟子不能使用出来。只不过,用虽用了,实际威力当然要比元婴修士弱了许多,甚至根本不是一个档次。

    能够成为修士的人,在修炼方面都很刻苦。红原也不例外。她目前的修为仅仅只是筑基圆满,与元婴阶段尚有着天差地别,却已经将这套剑法演练的如此熟悉……不能不说,光是资质方面,红原绝对是上佳。同时还有一点,她的实力已经无限接近了金丹阶层,否则根本就无法驾驭手中的飞剑。

    充满杀机的天女散花剑招一出,一干刚刚就并不看好杨秋容的长老们,顿时间都开始摇头。在他们看来,原来之前红原一直都在隐藏实力,只是在戏弄着杨秋容,直到这个时候,才拿出自己真才实学。看来,杨秋容这个丫头,今天必定是要在红原手里栽一个灰头土脸了。

    红原的天女散花已经发出了攻击,杨秋容的反击却终于姗姗来迟。原本一直在防守。必要的时候格挡一下的飞剑。忽的迸发出了一股凌厉的杀气。

    这当然不是杨秋容的本命飞剑。那种东西,杨秋容绝不可能在这种比斗当中拿出来使用。现在拿出来的这一把,只是弟弟杨天鸿送过来,由归元宗修士规模化量产的一柄飞剑而已,无论品相还是威力,其实都很普通。

    只不过,就是这么一把普普通通的飞剑,却在忽然间闪耀出一片让人无法逼视的光芒,在空中猛然化为一道耀眼金芒,带着令人震撼无比的强烈威能,超着红原狠狠斩了过去。

    所有人的视线焦点都集中在空中飞舞的飞剑上,没有人注意到杨秋容此时此刻眼睛里流露出一丝残忍和阴狠。你红原不是很得意吗?你那师傅曾丽华不是嘴皮子利索嚷嚷声音很大吗?既然如此,老娘就让你们尝尝凌空一击的威力。到时候,看看究竟是谁更厉害?看看究竟是谁在丢青灵派的脸!

    不管红原的剑法有多大的威名,不管红原现在的身法有多么的曼妙美丽,也不管红原手上使出来的剑招有多么纯熟。总之,千般招式,万种花样。挡不住一个快字。

    天下武功,无坚不破,唯快不破!这是另外一个世界随着一部电影在广大人民群众当中迅速普及开来的常识。连个三岁娃娃都明白武功不如菜刀的道理,也知道手枪胜过青龙苑越刀。然而,这里毕竟是另外一个时空,杨天鸿也没有责任帮助这里的劳苦大众知晓速度与力量之间的绝对关系。

    杨秋容的飞剑后发先至,直接就沿着一个众人眼中不可思议的笔直角度,狠狠切入到了红原的胸前,直奔心口位置的要害。

    突如其来的变化,让红原感到大骇。好在刚刚已经为了自己加上了保险,非常适时的把自己和长辈赐下的所有护身法宝都在顷刻之间激发。就在电光火石之间,红原甚至已经无法抓住自己的飞剑折返回来格挡,只能硬着头皮,用护身法宝接下这诡异绝伦的一剑。

    “叮叮叮叮”

    空中清脆悦耳的“叮叮”声接连不断的响起,几乎连成了一个完整的声音。却是杨秋容的飞剑以一种让人难以置信,无法想象,也根本不可能不可捉摸的速度,在几件护体法宝上连斩数百下发出的声音。就在旁边围观者一干人目瞪口呆的表情当中,杨秋容那柄已经化为金芒的飞剑,在红原的身体不远处,连接转折闪烁了数百下。几乎每一下闪烁,都伴着一声刺耳的攻击声。一击不得手,毫不犹豫的马上转换一个攻击角度。每一道攻击,都饱含着经过杨秋容这数十年来刻意淬炼的精纯无比的灵力,每一次响声之后,都代表着被击中的防护法宝,光芒都要黯淡一分。

    在修炼世界,防护法宝相当于普通俗世战斗中的盔甲。使用防护法宝也是需要灵力的,就像另外一个世界的车辆,运行起来总是需要汽油。哪怕现在的红原实力已经是筑基大圆满,无限接近于金丹修士的水准,但她还没有能够达到在接受杨秋容的攻击之后,就能马上补充防护法宝需要的灵力的程度。总之一句话,现在红原只能勉强操纵防护法宝,却没有丝毫余力用作补充灵能。当然,如果红原手里有几颗元气丹,可以塞进嘴里,那么充裕的灵气立刻就能从丹药里化解开来。可是问题在于,丹药这种东西非常珍贵,即便是在青灵派这种修炼宗门,也必须是按照年月时间,按照比例赐予门人弟子。不要说是区区一个红原,就连她的师傅曾丽华,手里也没有半颗的留存。

    杨秋容的攻击实在是太过于迅猛,而且每一下的攻击,实在是太过于犀利。只是短短的百十多下,红原手上那些护身法宝就没有了灵力支持,光芒尽收。可是反诡秋容那边,她的攻击却完全没有停止的意思,依然是操控着飞剑连续的数百下连斩。现在攻击还是没有落在红原的身上,只是因为还有护身法宝本身材质的坚固,以及残余灵能的保护。(未完待续。)
其他书友在看:茅山道士:带个僵尸闯异界 九界武帝 天心可测 宙合 不败战徒 大荒帝尊 超强手机系统 撕裂的末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