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巴山剑场在线阅读 - 第一百十一章 真实的世间

第一百十一章 真实的世间

        年轻的神都监官员很痛苦。
        无论谁的肚子上被刺上一剑都会很痛苦。
        然而更让他感到痛苦的是,他无法对得起上峰的厚爱,无法去鱼市办事。
        他觉得运气很不好。
        “你真的以为是运气?”
        但就在他躺在医馆里感到痛苦万分的时候,一名女子却走到了他的身前,然后看着他有些冷漠的说了这一句。
        他顿时愕然。
        他根本不认识这名女子。
        但这名女子的眉目生得极美,他在长陵呆了这么久,却从未见过有这么美的女子。
        只是这名女子神情有些冷,不是那种令人无法接近的高冷的感觉,而是一种自然流露的冷漠。
        这种冷漠让他觉得,即便他现在突然伤口恶化,在这名女子的身前死掉,这名女子的面色也不会有任何的改变。
        “你是?”
        他呆呆的看着这名女子,“你认识我,我们认识?”
        “我知道你,你不认识我。”
        这名女子看着他,说道:“但你应该听说过我,我是胶东郡郑袖。”
        “胶东郡郑袖?”
        这名神都监的年轻官员原本失血太多,而且腹部伤口太深,根本无法动作,然而听到她此时的话语,他却差点直接从床上坐了起来。
        郑袖却始终站在原地,只是冷漠的看着他。
        这名神都监的年轻官员终于清醒过来,他的嘴唇有些微微颤抖,“你说我以为运气,是什么意思?”
        “若是今日你不被这样刺上一剑,你去鱼市,鱼市闹出的事情,监管不力之责,应该就会都由你来背,重则直接被逐出神都监,赶去边军,轻则断了今后晋升之途。你若是足够聪明,今日你就算演苦肉计,你都要找人刺你一剑。”郑袖不再看他,转身看向外面的夜色,道:“你难道真以为,你的那些上司是想给你些功劳?”
        “……”这名年轻的神都监官员愣愣的看着她的背影,完全说不出话来。
        “今夜夜枭的人去了鱼市,哪怕损毁了诸多铺子,在长陵的影响也属于恶劣,而且城卫军自然也不想和夜枭交恶,他们难道会和那些江湖汉子去厮杀?城卫军逢年过节要从夜枭手里拿多少好处?”
        郑袖毫无情绪的接着说道:“即便按照惯例,他会交些人出来,但今夜必定会闹的太大,你抓不了几个人,神都监自然会让你出来顶这失职之责。”
        这名年轻的神都监官员虽然正直而幼稚,但却并不算笨,听着这些话语,他想到平日里那些人对自己和善有加的态度,原本苍白的面容变得更加苍白起来。
        一通百通。
        他想着她走进时的那句话,有些艰难的抬起头来,下巴上出现了晶莹的汗珠,“难道今日这一剑,是你派人刺的?”
        “是的。”
        郑袖异常简单的点头,道:“派人刺你一剑,再给你个锦绣前程,你不亏。”
        这名年轻的神都监官员呼吸一滞,他的胸口说不出的闷,一口气透不出来,接着剧烈的咳嗽起来。
        他的身体震动不已,腹部的伤口便更加剧痛。
        一波波的剧痛感觉冲向他的脑海,让他头脑发烫,发晕。
        他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这名女子。
        她的年纪只是比他略大。
        这是一个很难让人和阴谋权势联系在一起的年纪。
        只是她是真正的老成。
        她此时的说话,似乎和朝堂之中那些做了十几二十年高官的官员没有什么区别。
        “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他咳嗽了一阵,终于透过气来,他苍白的面色硬生生憋成了紫色。
        “我刚刚说过了。”郑袖平静的说道:“若说一定要说得更明白些,那便是我需要你为我所用,我会让你在神都监走的很快。”
        若是在平时,是胶东郡的某人带话过来,这名年轻的神都监官员心中一定不信。
        神都监是什么样的地方。
        一名来自边缘州郡的门阀,说出这样的话,简直是痴人说梦。
        然而今日里看着这名胶东郡的女子,他心中却不这样想。
        “若是你有能力能够在神都监扶持人登上高位,那为什么不用你们胶东郡的人?”他缓缓的呼吸着,竭力让自己平静下来。
        “胶东郡绝大多数人野心太重,戾气太重。”郑袖道:“他们生来就觉得一定要和长陵的人对抗,处事起来,便始终不够柔和,会有问题,而且,像你这样的人,一开始容易被人忽视,也很少有人会觉得你是胶东郡或者赢武的人,刻意压制。”
        “你的出身很弱,但对于用人而言,你的出身却很好。”郑袖顿了顿,道:“而且你本身便是那种可用这人。”
        这名年轻的神都监官员觉得她说的话或许有她的道理,但他对自己却丝毫没有这样的信心。
        “很快,神都监的人的注意力会在监天司。”郑袖道:“你越是被人忽略,便越是会爬的很快。”
        “监天司?”
        这名年轻的神都监官员想到了某个传闻,顿时震惊道:“真的要建立新司?”
        郑袖转身看着他。
        她想说的已经说完,接着只是要看他的态度。
        “如果我拒绝,我是不是会死?”这名年轻的神都监官员突然说道。
        郑袖点了点头,“你的伤势原本就很重,死了也很正常。”
        这名年轻的神都监官员没有感到过分的恐惧,他只是沉默下来,嘴角浮现出一丝难言的苦笑。
        他知道过往的自己的确太过幼稚。
        “我知道权贵的世界很残酷,但真正到了面前,才相信真的是这般残酷。”
        他看着平静的郑袖,“人命最大,我之前无法想象,一条命在你们这样的世界,竟是如此轻薄,就和路边的野草一样。”
        “你比这城中绝大多数人都幸运,你至少真正明白了,但长陵这无数街巷之中,绝大多数人却并不明白。”郑袖看着他,道:“有些位置,天生就是给人坐的,只看人敢不敢坐。”
        这名年轻的神都监官员痛苦的闭了闭眼睛,他因为这样真实的世间而痛苦。
        他闭着眼睛点了点头。
        “今夜夜枭的手下去了鱼市,你却来了这里,你到底要怎么做?”他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问了一个此时最想知道的问题。
        “鱼市不会死多少人,他要拆那些铺子就拆。我并不想安排许多人在那里和他厮杀。”郑袖说道,“他拆我的,我就拆他的。”
        这名年轻的神都监官员呼吸再次停顿。
        “十三板桥胡同,今夜过后,那里的赌坊和当铺全部不复存在。”郑袖淡淡的笑了笑,她的笑容很美丽,只是依旧如同冬天的腊梅一样,显得有些太过清冷,“我承受得住这样的损失,只是不知道他和南宫家能否承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