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巴山剑场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二章 挡路

第一百零二章 挡路

        “剑境来自于心境。”
        莫萤平静的看着这名黑衫剑师,道:“刺客有无数杀人的手段,但你在这里,却从未想过和一名同境的修行者公平交手。心境不同,你的剑意就自然会弱一些。方才在我对你躬身行礼的时候,你都没有敢对我出手,便说明你的信心已经出现了问题。”
        这名黑衫剑师垂下了眼睑。
        他的脸色就如被乌云遮住的天空,变得阴沉下来。
        “但是一名刺客,在出手前永远都做好了有可能被人杀死的准备。”
        他沉默了片刻,看着莫萤说道:“我已经做好了死的准备,你还如此年轻,你真的也做好了这样的准备?”
        “关于生死,始终是我不想多去探究的事情,我只知道从学剑时开始,若是想好了要做什么事情,就不要去想其它,只需要坚定不移的走下去。”莫萤看着他,说道。
        这名黑衫剑师到此时终于明白,这名天一阁的少年虽然年轻,虽然在长陵城里有着非凡的,似乎是包袱般的名声,但他的心志却比绝大多数成年人更为坚定。
        嗤的一声,这寂静的酒楼二楼上响起利剑低沉的破空声。
        这名黑衫剑师的目光落在他手中紧紧握着的剑上,他的眉毛跳动,包括他身体血肉的发力,手臂内里真元的涌动,都会让人直觉他要拔出这柄黑鞘长剑,然后出剑。
        然而他真正的剑却来自于他的左足足底。
        他的脚如闪电般朝着莫萤的小腹踢去,与此同时,他的靴尖弹出一柄小剑。
        他这一剑没有任何的花巧,纯粹是阴险的偷袭,追求绝对的速度。
        他这一脚踢出,剑光飞起,比起许多同境的剑师用手施剑更快。
        然而就在这一刹那间,莫萤的右手五指微动,他给这名黑衫剑师的感觉也是要出剑抵御,然而他的五指在剑柄上动作,他手中的剑却纹丝不动。
        他的五指似乎勾起了空气里看不见的弦,这名黑衫剑师身侧桌上,那碗油花已经凝结成白色的肉羹里,油花的上面,却是随着他五指的动作,悄然飞出一片水光。
        这片水光就像是清晨的露珠上折射的阳光,甚至让人怀疑是否真实,然而此时,却带着难以想象的凌厉杀意,瞬间切入这名黑衫剑师的后颈。
        这名黑衫剑师的后颈上只是出现了一条极细的血线,甚至连血珠都没有顺着这一条血线流淌出来,然而这道凌厉的杀意却是瞬间切入了这名黑衫剑师的脊骨,切入了脊骨和脊骨之间连接的筋肉之中,轻易的将之切断。
        这名黑衫剑师的身体猛然一震,他脚尖伸出的小剑距离莫萤的小腹也只有一尺的距离,然而他的整个身体,除了头颅之外,却是瞬间失去了知觉。
        他的脸上浮现出苦意,他张了张口,想要说话,整个身体却是失去了支撑,颓然的跌倒下去。
        莫萤的手伸了出来,在他坠地之前,将他的身体接住,然后将他安放在他方才坐着的椅子上。
        “我方才和你说过,这些时日我随人学剑,学到的最令我感触的事情,便是真正的制敌先机,是永远将主动握于手中。”
        他将这名黑衫剑师放好,抬起身来的同时,他轻声在这名黑衫剑师的耳畔说道:“我之所以十分感触,是因为我发觉天一阁的很多秘剑,原本极为适合制敌先机,适合在真正出剑之前便润物无声。”
        莫萤并没有骄傲。
        他只是清楚这名黑衫剑师心中的疑惑。
        他将这名黑衫剑师安放好之后,便离开这座酒楼。
        他并不好杀。
        这名黑衫剑师虽然被他切断脊椎,但不会致命,若是有名医良药,或许也有复原的可能。
        只是他并不知道,有些人是注定不可能活下去的。
        这名黑衫剑师没有出声呼救。
        他舌下的一颗药丸缓缓的化开。
        他发出了一声痛苦的闷哼,苍白的脸色瞬间变成黑色,如同抹了一层黑漆,他就此死去。
        ……
        此时还没有人去动那根立木。
        空气里并没有因为这人的死亡而多些特别的味道。
        那一声急促而轻的剑鸣也并未引起寻常人的注意。
        距离那根立木的一条巷道里,反而充斥着香甜的味道。
        有一名满脸皱纹,身穿着破旧布衣的老妇人在卖炒栗子。
        栗子原本就香,她的炒栗子之中,却还添加了干桂花,如此一来便更加浓香四溢。
        她的身旁的小木凳上,坐着一名女童,她身上的衣衫却是十分干净,穿着一双新布鞋,手里还捏着两块糖糕。
        一名身穿淡青色衣衫的年轻人出现在了这名老妇人的面前。
        他静静的站着,看着这名老妇人,却不买栗子,也不走开。
        “为何要挡我的路?”
        这名老妇人也看了他许久,然后咧嘴笑了笑。她一口烂牙,牙是黑的。
        这名年轻人微微蹙眉,带着些许傲然道:“大路朝天,各走一边,最多遮了些你的阳光。”
        这名老妇人笑了起来。
        似乎只是很寻常的笑着,但是她脸上的皱纹却舒展开来,她的脸上似乎在发着光,她就不像是个寻常的老妇人了。
        “你是个很有意思的年轻人,你是巴山剑场的人,怎么在长陵没有见过你?”她看着这名年轻人,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没有听过,没有见过,不意味着没有我。”
        这名年轻人看着她,道:“我叫叶新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