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巴山剑场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一章 先机

第一百零一章 先机

        王惊梦和林煮酒、嫣心兰在这间店铺外分开,然后各自走入不同的街巷。
        长陵是天下可数的雄城,长陵里最大的集市,自然是天下可数的热闹。
        无数人流不断的在这个偌大的集市里涌动。
        这个集市里有五花八门的商品。
        大到关中一带木匠所制作的家具,小到楚王朝的一些能工巧匠制作的珠花,林林总总的货物,恐怕是有成千上万种。
        做不同生意的人越多,来自五湖四海的人就越杂乱,便充斥着越多的危险。
        今日里,他想要寻找出那些潜伏其中,随时都会对那名扛木者出手的刺客,但他十分清楚,他们所有人,也都可能成为那些潜伏着的刺客的猎物。
        或许本身就有人已经将他们当成了猎物。
        阳光明媚,人来人往,没有多少人注意他。
        这个集市里应该也有不少人看过他的比剑,但靠得不够近,或许还看不清他的面目,或者是和他的剑相比,他的面目还不够让人印象深刻。
        但这些记不得他面目的人原本就不会对他造成任何的威胁。
        集市街巷之中的空气有些污浊,甚至有些香料和食物的香气混杂着马粪的味道扑面而来,他轻轻的咳嗽起来。
        他的伤势还未彻底痊愈。
        只是无论是人多嘈杂的集市还是无人的深山老林,却都是他十分熟悉的场景。
        ……
        那根细长的木头还耸立着。
        南门集市外突然响起了一阵喧嚣。
        赏金已经提到了五十金。
        集市外散落着酒楼。
        此时已经正值吃饭的时间,但其中一间酒楼的生意却依旧很清淡。
        尤其是二楼摆放着的五六张桌子都是空着,只有一张靠窗的桌子旁坐着一名客人。
        这是一名肤色很白的黑衣男子,看上去三十余岁。
        他的头发很黑很直,透着一种旺盛的生机的感觉。
        他的左手边有一柄黑色蛇鳞皮的剑。
        这柄长剑就直接放在桌子上。
        他的双手十指都修长有力,但是双手的手掌上却都是老茧。
        这显然是一名用剑的剑师。
        只是平时在这里,他根本不会引起过多的关注,因为过往商队里有很多像他这样的剑师。
        他的吃食也十分简单。
        只是一份肉羹,一碟菜蔬。
        肉羹已经吃了大半,已经微凉,一些油水开始泛白。
        他已经停下了筷子,似乎也不准备再吃,但是身体却朝着楼梯口转去。
        楼梯口有脚步声响起。
        一名比他年轻许多的青衫少年出现在他的视线之中。
        这名青衫少年静静的看着他,他也静静的看着这名青衫少年,一时间两人谁都没有开口先说话。
        “你应该是一名刺客,会想对那名动木者不利的刺客。”青衫少年的目光落在那份肉羹上,然后说道。
        “为什么?”
        黑衫剑师忍不住笑了起来,他的笑容有些阴冷,有些嘲弄:“是什么原因会让你这样觉得,是我吃的肉羹有问题,还是我有什么特别的杀意?”
        “这些都没有问题,只是你的神态有问题。”这名青衫少年看着他,说道:“你的反应也有问题。”
        “我不管你哪里发现或是觉得我有问题。”黑衫剑师忍不住嘲讽道:“你说我是刺客,是试图对动木者不利的刺客,但是现在连动木者都根本没有出现。难道我只想静静的在这里喝碗肉羹,只想静静的看个热闹,都不行吗?”
        “我刚刚上来前,恰好在附近见到两个神都监的人。”青衫少年认真的看着他,说道:“你不承认也没有关系,我会返过去找他们,然后我会直接对他们说,我听到了你和某个路人的轻声对话,亲耳听到你说想要刺杀这动木者,我觉得他们应该会听我的话,至少会仔细盘问一下你,然后追查一下你的真正身份。”
        这名黑衫剑师不再冷笑。
        他收敛了笑意,面色开始变得冷漠起来。
        “莫萤,虽然你在长陵城中很有名气,但天一阁应该不想趟这趟浑水。”
        他声音微寒的轻声说道:“年少便容易被某些人蛊惑,想不清楚自己所处的位置,这些都是和你无关的事情,你一定要插手,有没有想过会是什么样的后果。”
        这名青衫少年就是莫萤。
        听到对方轻易的报出自己的名字,他便更加确定自己的判断没有错误。
        他淡淡的笑了笑,道:“我想过…在决定要不要做这些事情之前,我已经认真的想过,想过我为什么要修行,为什么要学剑。学剑便是要致用,身为秦人,学剑便是要让我大秦王朝朝着更好的地方去。”
        “法古无过,循礼无邪。”黑衫剑师冷漠道,“难道你觉得迎来剧变,便一定是会让大秦王朝朝着更好的地方去?”
        “前世不同教,何古之法?帝王不相复,何礼之循?”莫萤平静道:“我只知剑招因对手而变,因境而变,方能有用。”
        “今日像我这样的人不知有多少,难道你觉得凭你这样的人物站出来,便能改变什么?”黑衫剑师摇了摇头。
        莫萤笑了笑,“也不只我一人。”
        黑衫剑师眉头深深的蹙起,他深吸了一口气,看着自己放在桌上的那柄剑,“难道我不想动手,你也会对我动手?”
        “我这些时日随人学剑,学到的最令我感触的事情,便是真正的制敌先机,不是猜测敌人如何动,而是自己永远将主动握在手中。”
        莫萤对着他认真躬身为礼,道:“若是你心中无愧,或者你坚决不承认你是刺客,那我现在便邀你比剑。”
        黑衫剑师终于确定对方的心中所想,他缓缓的站起身来,左手握住了那柄剑,然后看着莫萤有些感慨道:“难道你觉得你一定能够胜得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