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巴山剑场在线阅读 - 第九十九章 立信

第九十九章 立信

        “出宫。”
        赢武出了皇帝寝宫,对着寝宫外守候着的一名侍从轻声说道。
        这名侍从微微一怔,轻声道:“今日未做安排,如此直接出宫…”
        “父皇不让我死,长陵城中,便无人能令我死。”赢武摇了摇头,自嘲的微笑起来。
        那名病榻上的老人,依旧是此时这个城中最可怕,也最有权势的人。
        这名侍从不能完全理解赢武的这句话,但他听得出赢武的自信。
        于是他不再多言。
        一辆马车徐徐出了皇宫。
        赢武在马车里。
        这恐怕是这数年来,他第一次没有隐匿自己的行迹,堂而皇之的出宫。
        同样的正午阳光,今日的便显得分外热烈,充满生气。
        一名布衣男子在宫外等着他。
        马车停在了这名布衣男子的面前不远处。
        赢武并未下马车,只是在车厢之中和这名布衣男子平静见礼,道:“见过商大人。”
        这名布衣男子有些拘谨,声音微涩道:“我只是一介草民,并非是什么大人。”
        “但今日开始你不一样。”
        赢武看着对方,微笑道:“我父皇已经将商密和於中两地赏赐于你,你获封商君,等同于皇室。从今日起,即便是我皇家宗室也不能随便治你之罪。”
        这名布衣男子通体一震,他早已猜出变法是必行之事,只是他也没有料到那病榻上的老皇帝竟有如此决心。
        “今日父皇见我,在我离开时,他亲口对我说了一句,这变法之事,比他任何一个儿子都要重要。”
        赢武温和的看着他,轻声道:“所以商大人您尽可放手去做。”
        这名布衣男子深吸了一口气,他认真再行一个大礼。
        “他在意的是变法,我在意的也是变法,你很聪明,你应该明白这点。”赢武深深的看着这名布衣男子,道:“你的一言一行,注定被记录在史书上,那接下来,你要以何开端?”
        “立信。”
        这名布衣男子抬起头的刹那,神容便变得坚毅起来,他心中似是早有答案,异常简单的回答了两个字。
        “立信?”赢武仔细的回味着这两个字中的意思。
        “鱼见食而动,人见利而为。”
        布衣男子点了点头,“所以不能急着颁布法令,只需让人知道有新的法令即将颁布,与此同时,这变法者,便需要令人信服,让长陵的绝大多数人知道,照着做,便确实有利可以得到。”
        赢武肃然,点了点头:“今日有关你的封赏便会公告。”
        布衣男子认真道:“明日清晨,我就会在南门集市外竖一根长木。并会告示,若有谁能够将这根长木搬到北门集市之外,便赐十金。”
        赢武想了想,微笑起来,“那根长木应该并不难搬?”
        “只是足够长,能引人注意。”这名布衣男子知道赢武已经明白自己的想法,也微笑起来,“但分量不重,即便是寻常人,只要不是过分羸弱的妇人,都应该搬得动。”
        “你在河西打过仗,之后才到了长陵?”马车开始动了,在告辞离开之前,赢武的声音却是轻轻的传入了这名布衣男子的耳廓。
        这名布衣男子面色微变,认真道:“死了太多人,所以才分外清楚,那些勇于为国战死的人得不到该得的东西,是何等的痛苦和不公。一切法,便首先要让人觉得公平。”
        ……
        清晨,长陵的街巷之中无数声鸡鸣犬吠声响起。
        长陵最华贵的一些深庭大院里,那些寻常百姓只在传说中听过的大人物,很多却是一夜未眠。
        一名身穿白色华服的中年男子出了书房的门,站在屋檐下,看着庭院之中一株极为高大的柿子树,负手而立,倾听着远处街巷中无数醒来的声音。
        “大人,既然消息已经确定,您真的不准备做些什么?”一名已经跟随了他多年的谋士看着他此时的神态,便明白了他此时心中的想法。
        “这株柿子树是整个长陵最大的柿子树,无论是在关中,还是在长陵,柿子树是吉物,事事如意之说。当时我父亲来长陵置地,便是喜欢上了这株柿子树,便以重金购入附近街巷,将屋子建在了这里。”
        这名中年男子的面容看上去很年轻,面色如玉,只是此时回忆往事,淡淡的笑了起来之时,他的眼角却不可避免的出现了皱纹:“我公孙家在长陵所有门阀之中最大,在众多人看来,变法既成,我公孙家自然首当其冲,吃亏最大。但就如这株柿子树一样,若是和长陵之中其余柿子树一样,都断些枝丫和根须,哪怕长势不佳,和其余长陵所有柿子树相比,也依旧是最大。既已最大,又何必强求?”
        ……
        晨光里,稍晚些时候,在另外一座深庭大院里,一名正在用着早膳的华服中年男子停了下来。
        听着一名门客的回报,他的目光落向这座城的南边。
        从他所在的这处庭院看不到南门集市外的那根立木,但是他对这座城太过熟悉,他虽然坐在这深庭大院里,却似乎就是坐在闹市之中,就坐在那根立木附近。
        “想要立信?”
        这名中年男子感慨的微笑起来。
        “不要让人察觉是我南宫家所为,你小心些却让人散布消息,谁若是敢去动那根立木,就可以准备去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