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巴山剑场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三十章 动人心

第一百三十章 动人心

        清晨的枇杷树下,墨守城心中无限感慨。

        对于秦王朝和这座雄城而言,顾离人的死并非是很大的变数。

        顾离人是天下最强的修行者,然而巴山剑场距离长陵太过遥远,尤其距离长陵寻常人太远。

        他对于那些凡夫俗子而言,即便是听多了他的传说,他也不过是夜空之中最璀璨的星辰,虽然高高在上,虽然令人仰视,然而终究还不如长陵之中的一团篝火热烈,还不如一团篝火可以让人取暖。

        这数年来,对于这个王朝和这座雄城,最大的变数在于胶东郡的崛起。

        胶东郡那名承载着胶东郡许多人野心的少女的出现,以铁血的姿态挑战长陵权贵门阀,也变成了病榻上那名君王推动变法的勇气。

        那名君王一直在想着变。

        但终究要一名破冰者。

        胶东郡就是这样的破冰者。

        即便那名君王已经用了一生的时间去谋划,去准备,但胜负依旧不可预期。

        所以他不敢死。

        不管如何辛苦,他也始终要在病榻上争命。

        但现在,又一个惊人的变数出现了。

        王惊梦的剑,真的搅动了一帘幽梦。

        无论是秦、还是韩赵魏,还是楚燕齐,强大的修行者比比皆是。

        任何时代都不缺乏一剑平城的强大修行者。

        在这些帝王将相的眼中,这些修行者也不过就是王朝的宝贵财富,也不过是他们获得利益的武器。

        然而现在,一个绝对的异类出现了。

        王惊梦的剑,不只是强大,它还能够搅动人心。

        他的剑,初到长陵便是让秦人明白,剑是可以用来追求公平的杀器。

        到现在,他的剑让秦人知道什么是勇气,让秦人以悍勇为荣,以追求公平为荣。

        而这个清晨,这柄剑发出了更炽烈的光彩。

        它收获对外朝修行者的胜利的同时,也收割了无数修行者由心的敬仰。

        雄城居不易。

        长陵的修行者都是什么人?

        尤其是那些古板而年迈的修行者,他们何曾看得起飞扬跋扈的年轻人,他们如何会由心的尊敬一个外乡人?

        这些年来,每一场大雨,都能从死人河里冲出几名惊才绝艳的年轻修行者的尸身。

        但现在这柄剑让他们拜伏。

        而这柄剑的主人,巴山剑场的王惊梦,他才不过从四境刚入五境而已。

        五境的修行者,便已经开

        始让这座城里的修行者拜伏。

        ……

        城中有很多身穿土黄色衣衫的修行者。

        他们也在遥遥的看着死人河的方位。

        他们身上的衣衫,在这座城里就代表着胶东郡。

        因为这身衣衫,他们在这座城中行走时就很有可能随时引来杀身之祸。

        他们不怕死。

        他们见过很多比死还难以忍受的事情。

        他们可以死。

        但不想自己的死对于胶东郡而言毫无价值。

        他们也想很多年的某一天,很多像他们这样身穿胶东郡的衣衫的人,能够和长陵的那些权贵一样,悠闲而不屑的看着城中的其余人。

        在过往的数个月时间里,他们之中的大部分人已经对以无比光鲜亮丽的姿态出现在这座城里的郑袖产生了不满和疑虑。

        但现在,这种不满和疑虑尽数化为震撼和敬畏。

        今日发生的事情,提醒所有胶东郡的人,郑袖对巴山剑场这些人的付出是值得的。

        ……

        何休失魂落魄了很久。

        他也破境了。

        然而破境并未给他带来任何的喜悦。

        他的视线都有些模糊。

        因为他感觉放眼所及,所有的秦人都在欢呼,都在发光。

        死人河的两岸,亮的耀眼。

        那座雄城,更是亮的耀眼。

        “我败了。”

        他的眼睛都开始刺痛。

        他对着王惊梦深深的躬身行礼,然后在心里说道:“对不起。”

        和大秦不同。

        楚地的政局早已安稳。

        楚王朝已经揭开盛世的帷幕。

        他是楚帝的好友,同样也是楚帝最信任的幕僚。

        他很清楚,一座城池的气运在人。

        他想要破掉长陵的气运。

        然而他没有成功。

        他所看到的,是一座发光的城,一座以惊人的速度在改变的城。

        他无法在剑技和修行上击败王离,那他所能做的,便是以最快的速度返回楚都。

        他会用一切办法,让楚帝尽快的发动对秦的战争。

        楚不能给秦成长的时间,不能给这名年轻的修行者和这座城足够的成长时间。

        死人河畔停着的一辆平平无奇的马车里,夜枭透过窗帘的缝隙看着王惊梦和何休的所在。

        他缓缓的呼出了一口气。

        有些决定会牵涉太多人的生死,甚至有可能要付出

        自己的生命,但今日的结果,已经变成了压断他心中那唯一一丝疑虑的稻草。

        ……

        长陵城中。

        一条两岸有不少槐树的小河里,有许多小船来往。

        很多菜农的新鲜菜蔬从远处的田野间用小船运来,便在这条小河周遭的小码头上很快的卖完。

        郑袖静静的坐在一条乌蓬船里。

        她听着很多细碎的家长里短的声音。

        对于一名纯粹的修行者而言,这都是无关紧要的声音。

        但对于一名真正的权贵而言,她必须要有一定的时间倾听这座城最底层的声音。

        死人河畔的结果很快夹杂在这样的声音里传入她的耳廓。

        这个结果比她想象的还要好。

        她只是用了很短的时间思索,然后便对着操船的船夫轻声道:“何休离开长陵后,便不要让他回到楚地。”

        那名船夫点了点头。

        “我听说夜枭爱上了一名女子。”

        她接着说道:“让她死,然后南宫家就完了。”

        这个时候她突然顿了顿。

        她的视线里,出现了一名白衣胜雪的年轻修行者。

        那名年轻修行者很干净,但是看上去特别冷。

        她有些意外。

        她知道这名年轻修行者是谁,但她原以为这名年轻修行者今日里也在死人河,却不料会在城中的河畔小巷看到这名修行者的行走。

        “查查百里素雪在这种地方来是做什么。”

        她认真的思索了片刻,然后说道。

        之前决定要杀何休,以及让夜枭深爱的那名女子死,她也只不过用了数息的时间便下了决定,但做这个决定,她却花了更久的时间。

        因为她很清楚这人和巴山剑场那些人的关系不一般。

        (这本书的版权是售出了的...但是后面因为购买的公司实在处境有点困难,我后面拿不到钱了...所以事实是悲催的...养家糊口的压力也比较大,我更新压力也不小,渡劫之王我也是拼了老命在更新,腰肌劳损得每天晚上老腰都快断了似的。但心里还是终究过意不去,一直对购买方也说的,不给钱我也会抽时间慢慢写完。因为毕竟有不少一开始就订阅了的书友...纠结还是很纠结,就怕自己的精力和身体实在扛不住,但这心结都快成心魔了,还是忍不住要更....按我的写作速度,尽可能巴山剑场一周有个四五更。谢谢所有书友.断了很久..对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