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巴山剑场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九章 辉映

第一百二十九章 辉映

        赵蔷静静的看着王惊梦和何休。

        跟随何休而来的这批楚人原本衣着十分寻常,很不起眼,而他在这批楚人之中则无论是容貌还是身材,都只是属于中流。

        破境关乎修行者自身的感悟,应该没有多少烟火气,很多纯粹为了凑热闹而来的市井中人根本看不出名堂,即便是修行者,按理而言也只能感知到天地元气的流动和这两人身上的细微气质改变。

        既然只关乎破境,便不会有激烈的剑斗,然而不知为何,他却隐隐觉得王惊梦有些图谋,他觉得王惊梦不只是要和何休比破境的速度快慢。

        有一些背着背篓的外乡人也在静静的看着王惊梦。

        这些外乡人来自于胶东郡之外的海域。

        他们是真正的亡命徒,他们可以无比忠诚的执行郑袖的命令,但与此同时,如果郑袖的表现让他们和胶东郡太过失望,他们也会亲手让郑袖在长陵这座雄城中消失。

        他们很清楚今日郑袖也在场,他们甚至很清楚郑袖在哪一辆马车之中,但他们的目光却没有一次落向那个方位。

        他们只是无比沉冷的看着王惊梦。

        对于胶东郡而言,郑袖的修行境界已经停滞太久,很多人渐渐由质疑开始变得没有耐心,尤其在她将大量的修行资源投在王惊梦和巴山剑场那其余数人身上之后,王惊梦的失败,便等同于她的失败。

        所以今日王惊梦的表现,很大程度上决定着她接下来还有多少权势可用。

        何休安静的在软席上坐下。

        他没有像很多修行者破境时那般紧闭双目去全力感知周围的天地元气,他只是静静的看着身周的一切,看着面前的王惊梦。

        他的身体渐渐泛出温润的光泽,一种莹光围绕着他的身体而生,让他整个人显得如同一块美玉。

        他的面上没有什么特别的情绪,但感知的世界里,却有一株嫩芽已经破土而生。

        他并非是和王惊梦一样的剑术天才,他始终认为剑是凶器,任何惊人的剑技,不过是最省力和最快杀死对手的法门。

        在他看来,杀人只能带来更多的仇恨,并非是解决争端和治国平天下的根本。

        国力,国势,让更多人愿意到一方水土生活,定居,繁衍后代并愿意为了这方水土而付出生命,这才是根本。

        他一直在楚国之外的诸国游走

        ,静静的看着人间烟火,看着诸国的气运变化。

        秦地推动变法,纯粹以战功论赏,原先在他看来也不过是穷兵黩武的手段,然而随着巴山剑场这些人的出现,当以勇武和不屈的气节悄然感染这座大城,他却看到了截然不同的变化。

        他便不得不在意。

        如果是某人让长陵的秦人开始懂得骄傲,开始有了诸多转变,那最好的方法,便是击败这个人,让他们的骄傲不再。

        对于他而言,这比战场上的军队大胜一次有用。

        他在感悟天地元气,掌握天地元气的规律和对于自身的探知方面,一直拥有惊人的天赋。

        当真元积累到足够的程度,破境对于世上绝大多数修行者而言,相当于在一片白色的迷雾之中找到一片白色的纸,并将之捅破,然而再得以窥探那张纸后更多的世界,然而对于他而言,那个新的世界已经在他眼前。

        他只需要安心的等待自己的气机去和那个全新的世界触碰。

        所以他觉得王惊梦不可能有他快。

        其实他甚至可以在这种时候和王惊梦继续说话,但他觉得没有必要。

        王惊梦修行的时间相对于他而言太短。

        他借助胶东郡和公孙家的灵药太多。

        任何修行者都很清楚,这种缺少日积月累积累真元的修行,堆砌出来了境界,但同时也会失去太多的感悟。

        然而让他也没有想到的是,王惊梦也并未闭上眼睛去静心感受天地间的元气法则。

        王惊梦的目光,甚至在掠过人群之后,停留在死人河的河面上。

        “齐王朝的巫晶,楚王朝的黑梦。真正杀死我师尊的是这两件东西,而不是那些宗师的剑。”

        “你对我没有杀意,或许这件事和你无关,但深究下去,楚王朝终究脱不了干系。”

        他的声音平静的响起。

        他说了这两句话,然后认真的问道:“你还有多久时间破境?”

        何休没有回答。

        他感觉到了一种非同寻常的气息。

        “我要破境了。”

        王惊梦的声音响起。

        何休感到不可置信。

        他感觉到了王惊梦这句话的意思,“你不破,那我就破了。”

        噗的一声轻响。

        这声轻响似乎来自王惊梦的体内。

        那

        层阻碍在四境巅峰和五境之间的纸,就这样被王惊梦点破了。

        天地间发出无数声轻鸣。

        那是很多天地元气在呼应。

        何休的身体不断的颤抖起来。

        他见过很多人的破境,但从未见过有人的破境如此干脆。

        他不能相信,然而这却是横亘在他眼前的事实。

        他的面色开始变得苍白,他的身体开始不断的颤抖。

        然而王惊梦却并未就此结束。

        他出剑。

        一道异常耀眼的剑光出现。

        他的佩剑的光芒一直都很柔和,但此时却是异常的明亮。

        无数的剑光脱离了剑身,如同无数活物在死人河的上空游走。

        这些剑光带动着天地元气,引动着那些隐匿在天地间的气息,拨动了沉寂的琴弦。

        噗噗噗噗…..

        天地间亮起了很多团异样的光辉。

        噗!

        何休的体内响起了一声轻响。

        他在此时破境。

        他的心境在此时剧烈波动,然而来自外界的天地元气的波动,却反而引起了他体内气机的共鸣。

        他触破了那层纸。

        他感知里的那株嫩芽瞬间长成。

        有惊呼声不断的响起。

        有接二连三的人破境。

        有不明所以的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们只觉得这天空里凭空生出了许多星辰。

        有很多人不自觉的泪流满面。

        有些人尚未到四境巅峰,他们天赋寻常,对于将来的破境之事原本心中忐忑。但眼下那些清晰的气机,却在他们的感知里留下了清晰的影迹。

        这些影迹,对于他们的修行而言,就像是黑夜之中的烛火。

        有些人已经停滞在四境巅峰很久,其中有一部分甚至是垂垂暮年的老先生。

        若无意外,他们这一生都不可能突破四境。

        四境就将是他们这一生修行的最高成就。

        然而此时,这些人也在这些气机的带动下,找到了那张薄薄的纸。

        原来它一直都在那里,只是自己先前看不到。

        这些老先生泪流满面的破境。

        他们心中无比感动。

        很多人对着王惊梦遥遥的拜伏下去。

        (慢慢恢复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