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巴山剑场在线阅读 - 第八十七章 关隘

第八十七章 关隘

        王惊梦开始服药。
        白玉瓶里的药液很像某种粘稠的树汁,在口腔之中充满酸涩的味道,在喉咙之中都尽是粘稠,无法顺畅下咽的感觉。
        然而入腹之后不久,那种药香和酒味便越来越浓烈,然后便像一团火烧起来,又变成无数丝在经络之中燃烧的火线。
        他看着自己的双手。
        就连他双手的肌肤上,都隐隐透出一层奇异的荧光。
        “你给我服的是什么药?”
        他忍不住好奇的问道。
        大多数剑经其实不只是记载剑法招数,其中都会有完整的真元修行的法门,以及许多前辈修行者留下的经验之谈。
        他看过的所有剑经里,对灵药没有太多的记载,但只是一些法门里偶尔出现的只字片语,却已经让他肯定,郑袖给他服用的这种灵药,比起寻常的灵药,便不知道高出了多少等阶。
        “我们郑家的琼珊鲛脂。”
        郑袖的嘴角浮现出若有若无的笑意,“再加上公孙家的补天散。”
        王惊梦微微一怔。
        “琼珊鲛脂是用一种软玉珊瑚和一种深海鲛鱼为主材炼制的鲛膏,对于疗伤其实并无大用,但公孙家的补天散却是天下最好的疗伤圣药之一。琼珊鲛膏和补天散配合,可以让补天散的药力更为温和,而且能够补益体内原本不足的先天元气。”
        郑袖看着他若有所思的样子,便猜出了他心中所想,轻声道:“昨夜公孙家已经送了不少东西过来,除了补天散之外,有数件重礼在我看来也是惊人。”
        “猜得出是谁要杀公孙浅雪?”王惊梦想了想,问道。
        “猜不出,也不想费这份心力去猜。”
        郑袖平静的看着桌上的茶盏和那个已经喝空了的玉瓶,道:“就像你师尊顾离人身在最高处便很自然被人所算一样,公孙家是整个秦境内那株最高的树,自然就是所有人都在算计公孙家。”
        王惊梦沉默下来,他知道这不只是事实,而且似乎是这天地间原本就存在的道理。
        “在昨夜之前,公孙浅雪来时,便带了些礼过来,其中有一柄茉花剑送给了嫣心兰。”郑袖看着他的眉眼,她确定这名巴山剑场的年轻修行者真的很干净。
        他很聪明,能够迅速的理解某些事情,但是却不阴险深沉。
        “那柄茉花剑是鹤夫人花了很多年时间精心炼制出来的一柄剑,若是大秦此时所有剑排个位次,这柄剑至少也会位列十大名剑。”
        她看着王惊梦接着说了下去,“我虽然不知道这柄剑为何如此快的到了公孙家的手中,但是鹤夫人名声太大,这柄剑炼制时间太长,所以盯着这柄剑的人,这些年累积下来,真的很多。”
        “所以你觉得公孙家送这柄剑给我们,并非只是因为财大气粗?”王惊梦微微挑眉,他听出了她言语之中的意思。
        “名剑不比寻常珍宝,哪怕是价值惊人的宝石,长陵很多权贵也并不在意,但是这种剑,却是人人喜之,还想藏之。即便公孙浅雪想送这样的一柄剑给你们,没有公孙家的默许和支持,也根本不可能成事。”
        郑袖看着他的眼睛,慢慢说道:“你天赋惊人,你不断比剑,我猜你就是想通过用剑的痕迹,来寻找出何人参与了杀死你师尊的局。而真正有能力觊觎茉花剑的,都不是那些二三流剑宗的修行者,要么便是一等一剑门的剑师,要么就是顶级的权贵门阀。”
        “所以在你看来,公孙家给我们这柄剑,便是故意要让这些剑宗或是权贵门阀的修行者出现在我们面前。”王惊梦深深蹙起了眉头,“他们觉得,这样对于追查我师尊的事情更为有效,如此看来,你觉得公孙家嫌疑应该不大?”
        “那也不一定,或许反其道而用之,或许便是真的想利用你追查真凶,再凭借巴山剑场的力量,对付那些觊觎公孙家权势的对手。”
        郑袖微微的一笑,“猜也猜不出来,所以我也懒得去猜。现在的问题在于,公孙家自然知道你的伤势并非无法复原,他们送了这样的伤药过来,就是想你更快恢复,但那些想要茉花剑的人不会一直等着。你的伤势,要多久才能恢复?”
        “要和百里虎嗅他们这样的对手交手,并不需要很久。”
        王惊梦抬起了头来,看着她充满探究的美丽眼眸,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认真的说道:“只是想要胜过比他们厉害许多的对手,却需要很久。”
        “那倒真是个问题。”
        郑袖的眉间也悄然出现淡淡的褶子,她也很清楚王惊梦这句话的意思。
        名声越重,接下来要挑战或者应战的对手,自然是越来越强,若一直是和那同一等级的对手比剑,谁都会觉得没有意思。
        “巴山剑场并不是只有我一个人,想要为我师尊报仇的,也不是只有我一个人。”
        王惊梦慢慢的呼出一口气,他却是彻底的平静下来,淡淡的一笑,道:“那些人来,未必胜得过林煮酒,胜得过嫣心兰。”
        郑袖想了想,点了点头,然后她的面色却反而变得严肃起来,甚至有一种肃穆的感觉。
        她慢慢抬起头来。
        她的脖子显得更加白皙细长。
        她的目光落向无尽高空,然后她轻声道:“我最近的修行也出现了问题,这也是让我下决心到你这里的真正原因之一。”
        王惊梦微微一怔,道:“什么问题?”
        “胶东郡每年都有新生的修行者,但我一直是在所有年轻修行者之中,修行进境最快的一个。无论是剑招的领悟,还是吸纳天地元气凝聚真元,胶东郡这十几年来,都没有人比我优秀。”
        郑袖的面色很平静,她述说的是绝对的事实,所以语气便是真正的理所当然,“然而这两个多月来,我却卡在了破境的关口….最近这两个多月,其实我修行的进境很慢。”
        王惊梦的眉头松开。
        他顿时明白了她的心情。
        她的面容很平静,但他很清楚,她此时一定很心急。
        “我的真元修为比你们都要高。”
        她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接着轻声说道:“如果我没有看错,你们现在都在四境,林煮酒应该比你和嫣心兰略强一些,他已经到了四境破境的关头,而我现在,已经到了五境的巅峰,我卡在这里,无法破入六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