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巴山剑场在线阅读 - 第八十章 撕裂的小院

第八十章 撕裂的小院

        黑衫男子一声愤怒的厉啸。
        并非是因为痛苦,而是因为震惊和无法理解。
        他根本无法想象就凭对方的修为,就能够一剑刺伤自己,他也根本无法想象,这样一名练剑时间很短的少年,竟然能够施展出那种令他都心寒彻骨的剑意。
        就算是岷山剑宗的断肠九剑,都似乎不如这一剑狠辣。
        这是什么剑招?
        但即便他此时的心田被震惊和不解占据,他都可以肯定对方已经身受重创,而且连手中的剑都已经失去,不可能再接住他的任何一剑。
        他知道自己只剩下了刹那时光,所以在愤怒的厉啸声中,他没有丝毫的犹豫,他体内的真元尽数从剑身中喷涌出去。
        数十道黑色的剑光从他的剑身之中涌出,就连他握剑的掌指都被这种强大的元气力量往外撑开,就连他握着的剑柄上,都挤出了丝丝的剑气。
        原先汇聚在他身上的所有星光都随着他的真元流淌而汇聚在他的剑上,他的身体和面目都瞬间黯淡了下来。
        他就像是彻底燃烧了自己的生命,用出了这一剑,而这一剑上喷涌而出的数十道黑色的剑光,就像是他以生命为代价,和地狱里的冥王交换,换来的地狱里的黑色冥龙。
        王惊梦在往后退去。
        这是他前所未见的强大力量,那任何一道黑色剑光,似乎都足以将他和身后的公孙浅雪吞噬。
        他的手中已无剑。
        但是公孙浅雪的腰侧却挂着一柄小剑。
        平日里公孙浅雪其实很讨厌带剑,任何时候,她都觉得身上这些多余的负重都是累赘。
        磕磕碰碰,又有重量,而且还用不到。
        但是今日来这落月雅居,她给家中任何人造成的假象,是她想看看王惊梦的天赋和自己的天赋到底有什么不同,既然要给人造成比剑的假象,她就必须带剑。
        所以她还是带了一柄剑。
        在家中的许多剑中,她选了一柄很轻很小的剑。
        她想着的,自然只是带着方便,然而公孙家的藏剑岂可能是寻常之物?
        这柄小剑叫做天霜。
        这是一柄很寒,很强大的剑。
        王惊梦退到她身前,伸手就握住了这柄小剑的剑柄,然后极为顺畅的拔了出来,出剑。
        他知道对方也很清楚,那数十道黑色冥龙般的剑光,每一道都不是他所能应付,对方挥洒出这么多道剑光,只是想要彻底笼罩他们的任何退路。
        而对于他而言,他也并不需要硬生生的去斩灭真正对他和公孙浅雪造成威胁的那两道剑光,只需要尽可能的去赢得时间。
        在他的手握住了这柄剑的剑柄,然后出剑之时,公孙浅雪的手指也已经落向这柄小剑的剑柄。
        然而她毕竟没有经历过真正的战阵,而且对手对于她而言也是太过强大,让她甚至觉得无从挣扎。
        她很害怕,她毕竟只是一个青涩的少女。
        直到王惊梦挡住一剑时,她心中才燃起些勇气,燃起抗争之念。
        但她依旧比王惊梦慢。
        所以她的手指落下时,王惊梦的手已经递了出去。
        她的手指只是擦过王惊梦的手背,她的指尖只是感觉到了那一股温暖,和分外坚定的力量。
        原本玄铁色的小剑上瞬间布满白色冰花。
        寒意在王惊梦的剑尖前方化为丝丝的白雾,然而从剑身上流淌出来的,却并非是任何凌厉的味道,而是很多看似柔软,就像是半融的白雪一般的剑气。
        黑衫男子的眼眸之中再次涌起极度不解的神色。
        在他看来,王惊梦的这一剑当然不可能阻挡住他任何一道剑光,然而他从王惊梦的脸上,看到的只有自信和平静。
        黑色的剑光涌向王惊梦的身前。
        噗噗噗…..
        和黑色的剑光相遇的刹那,雪花一般的剑气便直接崩碎,然而碎裂的白雪却是并未因此消散,而是化为无数道细小的水流,飞旋着缠绕在黑色的剑光上。
        黑色的剑光在刹那间便斩碎了不知道多少片这样的雪花,于是便有万千道这样的水流,前赴后继的不断缠绕在这道黑色的剑光上。
        这道黑色的剑光继续向前,然而所受的阻力却越来越大,越是真正接近王惊梦和公孙浅雪,它便似乎变得越来越慢。
        王惊梦和公孙浅雪还在后退。
        剑光只差数尺不能落在两人的身上。
        这名黑衫男子盯着这些黑色的剑光,他的身体和眼瞳都变得越来越黑暗,就像是整个人要被无尽的黑夜吞噬。
        “怎么会这样?”
        “这是什么剑招?”
        他的心中响起失魂落魄般的声音。
        也就在此时,天空里响起了两道轰鸣。
        就像是有两座巨山在滑行。
        两股可怕的气息,朝着这片院落飞来。
        “长鱼家的人,何苦为难后辈。”
        也就在此时,一声叹息却已经先在这处静院中响起。
        这名黑衫男子感知到有人入院,他没有去看出声的这人,对于他而言,不管来人是谁,用这样的语气说话,一定有足够的能力杀死他。
        他近乎贪婪的深吸了一口气。
        因为这可能是他在这个世间的最后一次呼吸。
        随着他的吸气,他将自己体内最后一分力量榨了出来,他手中握着的剑飞了出去,直接化为一道幽暗的光芒,朝着王惊梦和公孙浅雪落去。
        王惊梦咳嗽起来。
        鲜血从他的唇齿间不断涌出。
        他感受到了这人的最后一剑,然而他已经不可能阻挡这一剑。
        他只能寄希望于这个发出了声音的人。
        也就在此时,他看到了一道灰色的剑光。
        灰色的剑光里,有星星点点的斑点,让人联想起毒蛇的腹部。
        “毒腹剑!”
        他听到了黑衫男子绝望的声音。
        灰色的剑光拦住了那道带着绝望的黑剑,这便是他最后的感知。
        当两股力量在他的身前撞击,产生的震荡冲击在他身上时,他心情微松,眼前便开始模糊。
        他没有勉强,他很干脆的闭上了眼睛,晕了过去。
        在他往后倒去的刹那,这间小院的天空嗤的一声裂响,一团红云裹着一道身影,如同陨石一般砸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