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巴山剑场在线阅读 - 第七十九章 刺杀

第七十九章 刺杀

  这是一名看上去三十余岁年纪的男子,剑眉星目,看上去很是英俊,他的肤色如同白玉一般,但是在他说话之间,他的面上却是浮现出异样的红晕。

  此时刚刚入夜,无论是月光和星光,都甚至被院落间昏黄的烛火盖住,让人无法察觉。

  然而随着此人的出现,这个小院内的星光和月光却似乎变得明亮了起来。

  星光和月光在洒落时,甚至给人一种微微扭曲的感觉,星光和月光不断落在这名男子的身上,他的肌肤上和衣衫上,似乎渐渐形成许多璀璨的宝石,有些耀眼。

  王惊梦深深的皱起了眉头。

  他知道这代表着一种强大的境界,他现在为止,还根本无法理解的一种强大的境界。

  公孙浅雪认得这人。

  这曾经是她的一名老师,而且此时也是她家中的供奉。

  所处的位置不同,她便比王惊梦更早感觉到这人的杀意。

  “我公孙家似乎对你不薄?”

  她的面容依旧显得有些稚嫩,在星光和月光的照耀下,她的五官显得更加精致和美丽,然而当她认真而严肃的问出这句话时,却就像是春天里突然卷来了一阵寒冬腊月才有的凛冽寒风,依旧让人感到莫名的威严。

  “这些都是后来的事情。”

  这名黑衫男子平静的看着她,有些歉然道:“这是世仇,我其实不姓沐,我复姓长鱼。”

  “对不起,哪怕你姓长鱼,我也不知道你是谁。”

  公孙浅雪微微蹙起了眉头,“任何门阀都有世仇,但这似乎和我没有什么关系。”

  “你想的太简单。”这名黑衫男子看着她,脸上的红晕更浓了一些,他等待了很多年,终于等待到这样的机会,哪怕他竭力控制自己的情绪,他体内的气血,便比平时流动的快太多。

  “你姓公孙,是公孙家长女,也是你们家中那几位长辈最疼爱的人,这件事便和你有很大的关系。”

  “你杀不了我。”公孙浅雪说道:“封解忧就在外面,还有常供奉也就在雅居外的竹林。”

  “可是他们不会很快过来。”这名黑衫男子感慨的笑了起来,“即便这里面发生了事情,负责大小姐您在这里安全的,也是我,而不是他们。他们大概怎么都不会想到,负责保护你安全的人,反而是要杀你的人。而且我杀你应该很快,所以大小姐您可以放心,你会很快死去,几乎不会感到痛苦。”

  “可是好好的活着不好么?即便是杀得了我,你也会死。如果你现在离开,我可以保证,你和我们的对话不会流传到外面,你还可以和以前一样,好好的活着。”公孙浅雪的神色没有变化,她认真的看着这名黑衫男子的眼睛,说道。

  “公孙大小姐,果然任何门阀的子弟都是这样的,你平时就是一个无忧无虑,与世无争的少女,看起来和那些权贵门阀的子弟完全不一样,但到了真正决定自己生死的时刻,您却还是表现出了高高在上的权贵门阀的本性。”

  这名黑衫男子微嘲的笑了起来,“难道我还会在意自己的生死吗?”

  “杀死我之后,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公孙浅雪的面色没有改变,但是她的心中却产生了浓浓的悔意,她当然很怕死,但更为重要的是,她很清楚这名黑衫男子更想要的是公孙家的灭亡。

  “您能够出现在这里,和吏司那名大人的教导不无关系,连带着巴山剑场来的王惊梦也死在这里,会让很多民众也产生莫名的愤怒。毕竟他现在应该是整个长陵最受关注的人物。”

  黑衫男子的目光落在王惊梦的身上,“当然还会有很多别的安排,包括落月雅居的主人,包括钟家,你们公孙家在你死后再遭遇更多的误解和挑衅,应该会很愤怒,或许接下来就会犯下很多的错误。”

  “唯一可惜的是….我看不到公孙家真正灭亡的那一天。”这名黑衫男子顿了顿之后,感慨而悲伤的摇了摇头。

  公孙浅雪有些难过起来,她看着这名黑衫男子,认真的问道:“这些事情,不可能是你安排得过来,你的背后,到底是谁?”

  “不要再浪费时间了。”

  黑衫男子淡淡的看着她,“整个长陵,谁不想你们公孙家出事,谁不想对付你们公孙家?”

  “救命!沐千鱼要杀我!”

  公孙浅雪突然发出了一声尖叫。

  她叫得分外的响亮,刺耳至极,和她平时的形象实在不符,就连这名黑衫男子都顿时一愣。

  “没有用的。”

  这名黑衫男子在下一刹那,忍不住笑了起来。

  他笑的十分冷厉,没有得意。

  与此同时,他便出手。

  整个小院之中呼啸之声大作,无数股天地元气在这名黑衫男子的身边生成,旋转的气流和扭曲的光线,瞬间让他的身影都虚化扭曲起来。

  数道带着阴寒气息的光芒,却像淡淡的星光落下,从狂风之中逆向而行,已经落向往后疾退的公孙浅雪身上。

  王惊梦深深的眯起了眼睛。

  他和这名黑衫男子并无仇怨,然而对方的计划,却已经将他也涵盖在内。

  这种骤然在天地间涌起的狂暴力量,让他也感觉到根本无法匹敌。

  但能否阻拦片刻的时光,和能够战胜,却并不是一回事。

  他的身影也往后掠去,挡在公孙浅雪退去的影迹之前。

  他手中的剑朝着这几道淡淡的星光刺了出去。

  这和平日里的比剑截然不同,所以他用的也非寻常的剑招,而是他在齐云洞所见的那些古人的剑招之中,最为狠辣凌厉的剑招。

  嗤的一声轻响。

  这名黑衫男子的衣袖破了,但是他的肩上却是同时出现一缕青烟般的气焰,接着迸射出一道血雾。

  与此同时,一股难以想象的力量,顺着王惊梦的剑身朝着他的身体内里传递。

  王惊梦的身体巨震,他以最快的速度松手,他手中的剑脱手飞出,然而即便如此,他的内腑已受重创,噗的一声,一口鲜血喷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