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巴山剑场在线阅读 - 第七十一章 乱象

第七十一章 乱象

        “把东西吃完吧。”
        温婉的女子看着这名很听话的女童,柔声说道。
        这女童顿时捧着和她脸差不多大小的碗吃了起来。
        温婉的女子感慨的笑了起来。
        她没有想到,顾离人为了寻觅一名合适的弟子花了无数年的时间,最后无法,甚至让余左池去参加镜池剑会,但顾离人自己却又偏偏在边城找到了满意的弟子。
        至于自己,大半生时间漂泊无定,也未曾想到,竟然隐于长陵时,会在这种寻常的街巷之中,遇到一名这样惊人天赋的女童。
        “你是生而能感我宗功法气机者,他日成就必定远超于我,只可惜也是个女子。”
        她看着这名女童,轻叹了一声。
        这名女童已经快吃完,她嘴里塞着食物,眼睛从饭碗里抬起,她听不懂这句话,只是却觉得这名女子可亲,她便忍不住笑了起来。
        温婉的女子伸出手来,弹去了她脸颊上粘着的饭粒。
        男子和女子,修行和战斗,其实也并无区别,但这名女子却是知道,女子却容易为情所困。而寻常的女子,所见的世界便仅限于一隅,但越是强大的女子,所见便越多,也会遇见更多精彩的男子。
        她的师尊也是女子,一生也不幸,至于她,想过平淡的一生却也不可得,所以她想过即便是自己要收徒,恐怕也会选个男徒,但眼下这名女童的出现,或许便是天意。
        不过顾离人的弟子也已经到了长陵,而且之前已经连胜了两场比剑。
        想到此点,她伸回的手指便在空中微凝,她便犹豫自己是否是要去看一看顾离人的这名弟子。
        她在沉思,女童却是兴奋的叫了起来。
        这院落外不时有人走过,其实即便有人看到此时这名温婉女子,也看不出有如何异常,然而在这名女童的眼里,此时这名温婉女子在垂首凝思时,她的手指指尖,却是有数朵黑色的花朵在不断的生灭,十分的好看。
        …….
        “长陵很大,这些年算上常驻的外乡商户,恐怕已经超过八十万人。”
        一名老者站在窗前,负手而立,缓声问公孙浅雪,“最近这五年来,城区更是一扩再扩,你看之前那一块叫做黑水塘,因地势低洼,很多沟里的脏水都往那边冲,再过一个月,天气渐热,那边的空气便污秽不堪,恶臭难言,但即便如此,现在那里也已经渐成街巷。城中像黑水塘这种先前被人嫌弃,避而不居之地,现在却是反成热闹之地,你说这是为何?”
        这名老者只是身穿寻常布衣,但是说话之间,却是有一种难言的气度,他哪怕现在只是和公孙浅雪一人说话,给人的感觉,却像是面对一个数千数万人的讲堂一般。
        公孙浅雪当然明白这名老者的真正身份,所以即便是她,也不敢造次,老老实实道:“老师,你问的好像是几个问题,你是要问城区为何一扩再扩,还是问这些地方为何有人聚居?”
        这名老者颇为严厉,转头看了她一眼,声音微冷道:“皆是一个问题。”
        这种教学当然也不是公孙浅雪喜欢,但她十分明白这名老者有古板,若是不能说出他满意的答案,恐怕是要一直耗在这里。
        于是她皱着眉头道:“城区一扩再扩,自然是因为来的人多,来的人多,地方便不够住,有些地方原本收不到租子,那些官员想要整治反而要花钱,还不如让人去住着,让他们自己去整治。”
        “若你是外郡来的学生,回答成这样也就算了。”老者冷冷一笑,“你是公孙家的,哪怕我拉一个公孙家的看门来问,也不只于你此等眼光。”
        公孙浅雪的面孔便有些发烫,她便略微认真想了想,道:“兴许便是对外乡人管束不严,我听闻无论是楚都,还是赵都,进城便需城门关仔细查验,不仅是货物要仔细查验,便是人员也要仔细盘问,尤其是外郡或者外朝的商户,便是停留在都城到底做什么生意,停留多少时日,行踪如何,都要盘查,但我们长陵却是没有这么严苛,只有修行者才会被有所注意,往来商户,哪怕是在这边置田,建房,都十分方便。”
        听到她如此说,这名老者的面色才稍微缓和,但却还是忍不住重重哼了一声,“只是需要认真,你便自然能够想通关隘,只是若不责备,你便乱来。”
        公孙浅雪垂头吐了吐舌头,却是一个字不敢多说。
        “不过还是太浅,你所见关键是方便,确实长陵人口如此扩张,最主要原因便是通商极为便利,远超其余各朝,但本质是如何?”
        这名老者的目光落向远处那些高矮不一,显得极为混乱的街巷,微讽道:“在于圣上故意政令宽松,连一些无主之地,自行建房也不究,对于外朝商旅,管控也是故意不严,如此一来,诸多外面没法做的生意,便都移来长陵,现在一些敌国边境的马贼销赃,在长陵都有固定窝点。一些罪人、流亡之徒,也都隐匿在长陵,所以长陵是三教九流,各色人等之多,超乎想象。”
        “故意政令宽松,这自然有高明之处,不过十余年,长陵俨然已是天下通商中心,财富云集,但现在也有诸多坏处,坏处便是乌烟瘴气,敌国势力丛生,阴谋自然遍地。”
        这名老者微微一顿,却是严肃起来,道:“最为关键的便是,外来人一多,各种想法和做派都不同,反而让许多长陵人忘了自己是秦人。若是圣上年轻力壮,精力旺盛,自然便会逐一收敛,慢慢整治,但现在圣上病重,已经数年无法约束,现在这乱象,便不好收拾。”
        “若是圣上归天,新皇即位,长陵便立时会有大变。这和寻常人家或许关系不大,但你公孙家,却恐怕首当其冲。”
        这名老者认真的看着她,道:“这些道理,其余人家的子侄可以不懂,但你要懂。你可以不争,但不能不懂,被人利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