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巴山剑场在线阅读 - 第五十八章 他不会拒绝

第五十八章 他不会拒绝

        一切都和顾离人的死有关。
        他其实不只是对莫萤抱歉,还很感谢莫萤。
        因为天一阁原本就在他挑战的名单上。
        在和顾离人的死有关的那些剑之中,有一道很像云水宫的剑意,也很像天一阁的剑意。
        然而今日和莫萤交手过后,他却是已经可以肯定,那并非云水宫的剑意,也并非天一阁的无边风雨。
        ……
        这几辆从巴山远道而来的马车十分普通,但驶入长陵的街巷中后,那种异样的风尘仆仆的气息,却很快引起了有些人的注意。
        一名神都监的暗卫很快出现在了这几辆马车之前。
        因为诸多的原因,长陵的城墙到此时还未真正修建,一国的都城,没有明面上的城墙,便一定有着暗中的力量在警惕着。
        神都监是皇宫里皇帝的眼睛和爪牙,他们不只有监管各司的权力,在很多方面都有着特权。
        这名神都监的官员很年轻。
        他身穿着便服,做事很守规矩,在拦停这几辆马车的第一时间,他便展示了自己藏匿在袖中的神都监令牌。
        他的五官不算难看也不算好看,而且在阳光下显得干净,还没有那些神都监的那些老监员们独有的老奸巨猾和阴霾的神色。
        “巴山….你叫什么名字?王…王惊梦?”
        不够世故,便也不够城府,在看到通关文书上的那些字迹时,这名神都监的年轻官员眼睛瞪大到了极点,连说话也不自觉的结巴起来。
        “是我。”
        王惊梦明白他为什么震惊,他很简单的点头。
        “巴山剑场….顾离人的弟子…你是巴山剑场顾离人的弟子王惊梦?”这名神都监的年轻官员虽然心中已经明知答案,然而他却还是忍不住颤声说出了这样一句话。
        王惊梦再次点头,道:“是。”
        这名神都监的官员呆了半响。
        “你们到长陵来,想做什么?”
        他直到自己问出这句话来之后,才有些回过神来,觉得自己这句话问的都有些蠢。
        “查事情。”
        王惊梦看了他一眼,道:“你应该明白我们想查什么事情。”
        这名神都监的年轻官员身体微微一震,他深吸了一口气,莫名的说了一句:“有什么要我帮忙的吗?”
        “你想清楚了?”
        王惊梦没有说话,嫣心兰却是看着他认真的反问道:“你真的敢帮忙?”
        这名神都监的年轻官员脸色微微发白,他想了想,轻声说道:“顾离人是巴山剑场的宗师,他也是我大秦王朝的宗师,他一剑令天下各朝宗师俯首,任何秦人都与有荣焉…我虽不敢做些抛弃身家性命的事情,但一些能帮的忙,我会尽量帮。我想不只是我,绝大多数长陵人都会如此。”
        嫣心兰也不再说话,只是转头看向王惊梦。
        “除了云水宫,就你所知,长陵的修行者之中,还有谁擅长类似真水剑意?”王惊梦还未说话,林煮酒的声音却是响了起来,“就我所知,神都监对长陵绝大多数修行者都有案台,神都监监管的不只是各司官员,还有任何进入长陵的修行者。”
        “邱家。”
        这名神都监的年轻官员不假思索的说道。
        “邱家的离水剑经也是一绝,我在初入神都监背卷宗时背过,邱家的离水剑经和天一阁的天一生水各有所长。”
        “门阀,因夫家而贵,邱家的联姻,是管三大工坊的崔家,关中的老世家门阀。”嫣心兰知道王惊梦对于长陵的门阀并不算了解,所以她用很简单的言语,介绍清楚了邱家。
        “修行者。”王惊梦点了点头,异常简单的说了三个字。
        嫣心兰知道他的意思,想了想,道:“邱家子弟众多,值得你挑战的,应该有三名。其中最强者应该已经到了六境巅峰,另外两名应该都是五境神念巅峰,修为也在你之上。”
        “若无必要,就不需要越境而战。”
        林煮酒看着王惊梦,道:“你可以在这两人之中挑选一个。”
        王惊梦点了点头。
        “那可以选择邱谷雨。”
        嫣心兰道:“他还是白露剑宗的弟子,应该身兼两家之长,他也比较年轻,你挑战他,比较合适。”
        “那就选他。”王惊梦说道。
        他转头看向这名听得有些呆了的神都监官员,说道:“若是有可能,替我们找个人,帮我们传信给邱谷雨,说我想和他比剑。”
        “至于比剑的地点….”
        王惊梦想了想,看着这名官员,道:“我想要一处很多人都能看见,来去都比较方便的地方。”
        神都监这名年轻官员深吸了一口气,想了想,“如果可以,那就在七染房之外,那里有很大一片晾布场,那里又属于城中,兵马司衙门都在附近,和我们神都监相距也不远,比剑之后,若是住在附近,那谁也做不了手脚。”
        “好,就那里。”王惊梦说道。
        “那你们若是还没有决定住处,可以住在落月雅居。那家主人先前是皇宫中的乐师,和皇帝都有交情。住他那里,没有人敢闹事。”
        神都监这名年轻官员下意识的说了这一句,但顷刻间面色却是有些为难,“只是我身上钱财…”
        “那便不用你担心,巴山剑场不至于无钱可用。”林煮酒微微一笑,随手递上一个钱袋。
        “那我便差人带你们过去。至于挑战书,我也马上会派人送到。”
        这名神都监官员有心帮忙,但他办事却是谨慎,他毕竟身在朝堂,知道顾离人之死的背后险恶,他也不自己亲自出面,只是贴了少许钱币,差了两个闲散人帮忙做事。
        “你叫什么名字?”
        嫣心兰在重上马车前,看着这名神都监的年轻官员,问了一句。
        “我叫端木净念。”
        这名神都监的年轻官员倒是莫名的有些面红。
        等到马车走动起来,他却是又想到一件事情,突然道:“若是邱谷雨拒绝和你比剑?”
        “他不会的。”
        马车之中响起王惊梦的声音,“因为我叫王惊梦,我是顾离人的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