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巴山剑场在线阅读 - 第五十七章 心中的风雨

第五十七章 心中的风雨

        这一剑刺向莫萤的眉心。
        这一剑无比森然,无比锋锐,连剑意都带着一股决绝的,毫无更改的意味。
        所以这一剑的剑路绝对不会有所改变。
        莫萤的身体剧烈的震荡起来。
        他的手中剑急速的抬起,迎向这一剑。
        与此同时,一滴晶莹的水珠,出现在王惊梦的眉心之间。
        这滴水珠随着莫萤体内真元的急剧流淌,在迅速的拉长,形成一柄尖细的小剑。
        天一阁之所以强大,并不只是因为很多剑意在最后会凝聚成威力磅礴的无边风雨,还在于剑势和剑意攻守兼备,还在于无中生有。
        距离便决定时间。
        一柄跨越很长一段距离而来的剑,应该不会有直接在身边出现的水剑快。
        这便是天一阁的修行者在很多人眼里比云水宫的修行者还要难以对付的真正原因。
        即便是在王惊梦这一剑刺来时,莫萤都是这么认为的。
        然而事实证明他错了。
        他的剑往上抬起,却并未和王惊梦的这一剑相逢。
        王惊梦的这一剑,比他想象的快出太多。
        冰冷的剑尖到他眉心之前,和他的肌肤相触的刹那,他那道水剑距离王惊梦的眉心还有三寸。
        他停了下来。
        无边风雨在王惊梦的身后已经彻底消失。
        那柄水剑随着他心神的剧烈波动和真元的难以为继,而在空中骤然崩散,变成无数细小的水滴。
        王惊梦的剑平直的往后收回。
        他却心悸难安。
        这一剑的剑尖已经真正接触到了他的肌肤,却没有留下任何的伤痕,但剑上的剑意,却似乎已经深入他的识海,刺穿了他的骄傲。
        “抱歉。”
        王惊梦归剑于鞘,然后对着他微躬身为礼。
        “为什么会这么快?”
        莫萤此时还并不明白王惊梦这抱歉两字的真正含义,他并不知道,王惊梦是想看看他的无边风雨,所以才在无边风雨之后决出胜负。
        他只是无法理解,王惊梦的这一剑为何会如此快。
        “我的剑招当然是很快的剑招,但最重要的,不是我快,而是你慢了。”
        王惊梦看着身前地上那些消失的晶莹水珠,然后再抬起头看着莫萤,道:“无中生有当然强大,但无中生有,必须做到无迹可寻。若是我提前感知到你的剑路,感知到这真水的凝聚,我便自然能够提前斩断你的剑路。”
        莫萤的脸色骤白。
        他听到第一句时还未真正明白,但是听到第二句,他便真正醒悟过来。
        “原来是这样…”
        他的嘴唇微微颤抖,有些失神的说道:“原来我这一剑,是比平时慢出太多,比我想象的慢出太多。”
        “剑意当然并非施展出便是结束。”
        王惊梦看着他,真诚道:“坦白而言,我觉得天一阁的剑经当然是天下可数的强大剑经,但我并不是特别欣赏,因为我始终喜欢剑在手中的剑,细微处的变化更快感知,而且始终掌握在自己手中。”
        “剑在手中的剑。”
        这似乎是一句很拗口,很难理解的话,但莫萤却懂。
        “我从来没有想过,同等修为境界的人,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感知出真元和元气的流动和凝聚,甚至直接从根源阻止。”
        他深吸了一口气,竭力让自己平静下来,“更何况你的真元修为,似乎还略逊于我。”
        “既然我可以,便意味着有别人也可以。”
        王惊梦看着他,说道:“更何况你也说只是同等境界的人不能,但若是真元修为远超于你的人,他甚至直接可以用力量来改变你的剑意,所以从这方面看,你的剑法和剑意,便自然存在可以改进的部分。”
        莫萤呆了呆。
        王惊梦只是看了一眼,便知道他心中很乱,但他很清楚此时莫萤的问题时什么。
        所以他在转身走回马车之前,便又认真说了一句:“我知道绝大多数修行者都认为越境而战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大多数人在修行时,都很少想象自己面对超过自己一个大境的修行者的问题,你应该和他们一样,你潜意识便觉得,和超出你一个大境的修行者相比,任何剑招和挣扎都是无用,所以你不会去考虑这种问题….但是你应该明白,除非你永远不进行真正的战斗,永远停留在宗门比剑的程度。否则一名修行者,是没有选择他敌人强弱的权利的。”
        莫萤的身体一震。
        他抬头看着王惊梦的背影,“难道你能够越境而战?”
        王惊梦的眉头微蹙,他没有回头,轻声道:“难道一名修行者,永远只和比自己弱的修行者战斗,若是遇到了比自己强的,是选择臣服,还是转身便逃?或者永远只在同阶的修行者之中争最强?”
        莫萤的背心出了细密的一层冷汗。
        他的心中如同下了一场滂沱大雨。
        真的很乱。
        难道争为首,不是和同辈的修行者争,而是和那些强大的师长,那些修行了很多年的前辈争吗?
        这和王惊梦所说的一样,似乎的确不对。
        但在过往很多年里,很多年轻的天才们,不都是等着上一代的天才们老去,等着时光让他们慢慢变得更强大,才开始取代那些人的位置吗?
        “我王惊梦师弟,不会只找同辈比剑。”
        嫣心兰看着这名困惑而惶恐的天一阁天才,在走上马车之前,认真说道:“尤其和你比过剑之后,长陵里面许多年轻人他应该也不会找了,应该直接会找他们的师长。”
        莫萤的脸色骤然变得苍白起来。
        不知为何,他突然觉得自己很幼稚。
        他的呼吸变得困难起来,双手也有些冷。
        只是这些马车却并未有所停留。
        马蹄声响起。
        他再抬起头来时,王惊梦和嫣心兰等人的身影,已经消失在马车车厢之中。
        只是嫣心兰的那句话,还在他耳畔不断的回响。
        他的心中,也是无边风雨。
        …….
        “和天一阁有关吗?”
        马车车厢里,嫣心兰看着王惊梦,认真的问道。
        王惊梦没有说话,只是慢慢的摇了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