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巴山剑场在线阅读 - 第五十六章 踏浪行

第五十六章 踏浪行

        王惊梦的剑尖从浊浪中透出,笔直的刺向莫萤的眉心。
        莫萤左手并指为剑,嗤的一声,一滴晶莹的水珠化为小剑,当的一声将王惊梦的剑往上震起。
        他右手长剑未见任何的动作,但是真元在剑身上急剧的流散开来,却是在流散之中形成无数的水线。
        天一阁的天一生水剑经,剑意便是无数符意,在战斗之中不断无中生有,凝聚真水。
        这种剑经之强大,在于真水越聚越多,形成无边风雨。
        天一阁的剑师都是越战越强,剑招施展越多,剑意的威力也是越强,所以即便莫萤每剑被破,甚至被王惊梦连连逼退,他都并未觉得自己会败。
        王惊梦的剑收了回去,在收回的刹那时光里,剑身剧烈的震荡起来。
        无数道柳絮般的剑气在剧烈震荡之中生成。
        袭向王惊梦的水线多,然而这柳絮般的剑气却更多。
        “庆云剑宗的乱飞絮。”
        林煮酒和嫣心兰互望了一眼,两人都忍不住苦笑了起来。
        他们觉得若是师长络在这里,恐怕心中的苦意会更浓。
        在离开巴山剑场之前,王惊梦借阅了不少剑经,这庆云剑宗的剑经便是其中之一。
        师长络自傲的便是自观剑经学剑,然而王惊梦借阅的剑经众多,而且他看这些剑经的时间很短。
        但让他们此刻苦笑的最为重要原因,却并非是王惊梦这种他们已知的骇人天赋,而是他们可以确定,莫萤和他们相比,也只在伯仲之间。
        在林煮酒和嫣心兰看来,若是换了他们和莫萤交手,到此时,他们也应该能够占得上风,现在王惊梦见招拆招,似乎和莫萤平分秋色,便只能说明一点,王惊梦只是在故意喂招。
        他想要多看一些天一阁的剑经,看看到最后的无边风雨。
        身在山外看山,便比山中看山更能看清全貌。
        莫萤并没有林煮酒和嫣心兰如此清晰的感受,他只是有种很奇怪的感受。
        任何招式,在王惊梦的手中都信手拈来,而且自己无论用出任何的剑式,王惊梦都能随手用一剑化解。
        他之前从未遭遇过这样的对手。
        他甚至都有些期待自己最后的无边风雨。
        因为从未有人给他这样的压力,让他每一剑都竭尽心神。
        随着每一剑的使出,他体内的真元流淌得越来越快,越快越迅速,空气里开始出现很多闪光。
        一些晶莹的水珠在空中不断凝结,又奇异的悬浮在空中。
        “原来是这样。”
        王惊梦感受着这些晶莹的水珠,他就像是站立在一场凝固不动的雨中。
        无边风雨,看上去很像是之前每一剑未消除的力量的累计,然而实则却是之前的很多剑意不断的堆砌,形成了一个偌大的剑阵。
        这个剑阵是不断雕琢的结果,以有形的水流不断吸附无形的天地元气,最终这场无边风雨,甚至会超过这名修行者本身的力量。
        此时风雨已成,要如何破解,却是难题。
        和离开齐云洞时相比,他的脑海之中已经拥有了数以十倍计的剑招。
        但哪怕是那名幽王朝剑师留下的三十二剑,却似乎没有任何一剑能够阻挡此时的无边风雨。
        一剑不行,便用多剑。
        王惊梦想了想,先出一剑。
        莫萤的身影往后飞掠了出去,他的剑却朝着前方斩去。
        剑意已成,无边风雨已经卷起,即便是他,也不可能再能对这剑意有所改变,甚至无法改变任何这道剑意的进程。
        王惊梦身周的天地骤然变得晦暗无比。
        因为无数凝聚的水汽盘随着狂风呼啸,变得就像是压紧的乌云,遮住了天光。
        呼啸的狂风遮掩的只是视线和感知,真正被紊乱的风流带动的,却是在空中急剧拉长的晶莹水珠。
        每一颗水珠变成了一柄细长的剑。
        每一柄细剑都是杀意十足,漂浮在周围的天地间,然后随着紊乱的风流,从四面八方,在不同的时间袭向王惊梦,如同永远不会停止。
        林煮酒和嫣心兰的面色一片肃然。
        他们两个人其实都有信心战胜莫萤,在他们看来,虽然莫萤毫无疑问很强大,但在实战方面,却并不如他们有经验,但即便是战胜,他们也绝对会在无边风雨形成之前设法决胜。
        当此时的无边风雨形成之后,他们也绝对找不到战胜的方法。
        一道明亮剑光笔直往上刺出。
        这一道剑光快到极点,就像是乌云之中射出的闪电。
        嗤的一声,无形的边界之中似乎被刺出了一个孔洞。
        数股狂风骤然被那处孔洞牵引,朝着天空飞去。
        无数晶莹的水剑被这处孔洞卷吸,也朝着天空飞去。
        这一剑无疑很精妙,而且充满着临危不乱之意,只是无论在莫萤的眼中,还是在林煮酒和嫣心兰的眼中,却根本无法解决问题。
        哪怕是巨蟒吸水,也只是能够卷去身边的一些风雨,又如何能够抵挡无边风雨?
        然而也就在这时,以极快的剑光平直的朝着前方斩落。
        轰的一声,如巨桨拍水,前方的风雨之中如同出现了一道沟壑。
        王惊梦的身影,沿着这条沟壑朝着前方疾进!
        诸多袭向他的风雨,全部落在他的身后。
        莫萤的眉头微微蹙起。
        这是什么剑势?
        这似乎极为简单的一剑,竟然能够破开无数的风雨,简直不是他所能理解。
        但不管如何,这一剑必定消耗王惊梦大量的真元,根本不足以让他脱出无边风雨。
        然而也就在此时,王惊梦手中连出数剑。
        两侧无数的风雨,竟被他剑势带动,落于他的脚下。
        他的脚下,出现了一道激浪。
        莫萤的眼睛不可置信的瞪大到了极点。
        王惊梦踏浪而行,如天河泻地,将无边的风雨全部甩在身后,一剑化为一点寒光,朝着他的身前刺来!
        当的一声。
        莫萤的剑横在身前。
        他的身体如同鬼魅般连退十丈。
        然而王惊梦依旧如踏浪而行,瞬间再到他的面前,再次一剑刺来。
        当!
        莫萤再退!
        王惊梦再进!再刺一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