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巴山剑场在线阅读 - 第四十六章 差距

第四十六章 差距

        师长络的这一剑就叫做“卵石”,这招的名字虽然普通,然而却是溪山剑宗卵石剑经中最强大,也是最难驾驭,最难真正发挥出神妙和威力的一剑。
        溪山剑宗曾是百年前长陵一带的四大剑宗之一,卵石剑经是溪山剑宗最主要的剑经,而卵石剑经又以这一招得名,足以见这一招是何等的重要和精妙。
        卵石剑经作为溪山剑宗的最重要剑经,其剑意来自于山涧溪水洒落时的轻灵飞洒,来自于悄无声息的流淌过卵石之间的千变万化。
        此处河滩上正有无数卵石,能够掌握这一剑的剑师在此处施展,正是得了地利,平添诸多威势。
        这些卵石对于这一剑的最终剑意而言,都是天地间最朴实的符文,师长络的真元力量凝聚天地元气形成的剑意,穿行其间,会生出无数可能。
        然而当王惊梦的这一剑刺出,这些无数可能便尽数消失。
        数十块卵石的表面被王惊梦的剑锋切过,留下了一道道浅浅的沟壑。
        这些沟壑对于此时汇聚而来的天地元气而言,却变成了深深的沟渠,变成了因势利导的沟渠。
        河面上汇聚着的,从上游奔流而下的充沛水汽,以惊人的速度汇聚而来,变成了高山落下的流瀑,汇聚在王惊梦的剑上。
        轰的一声巨响。
        所有悬浮而起的卵石全部抛飞出去,有些坠在更远的滩上,有些坠落水中。
        师长络连退三步。
        他的身后就已经是水面。
        他连退三步,水已经齐腰。
        他站在水中,溅起的水花已将他的浑身都湿透,他的脸上也有水在流下,看上去无比的狼狈。
        王惊梦收剑。
        胜负已分。
        对于生死战斗而言,此时这结果或许还不够,但对于同门比剑,尤其是一名入门很早的师兄和一名入门时间很短的师弟之间的比剑,这种结果已经让胜负变得太过明显。
        从头至尾,师长络都没有任何一剑能够对王惊梦造成真正的威胁。
        师长络低头看向水面。
        他的身体缓缓的颤抖起来。
        他的唇角微微抽动,艰难而迷茫的笑了笑,笑容是无比的苦涩。
        他无法理解。
        他真的无法理解。
        那些剑招…他在过往数年之中参悟的那些剑招,他认为今夜在自己的手中施展出来,已经趋于完美。
        然而无论他用什么样的剑招,对方竟然会用更完美的剑招来破去!
        无论的剑招的精妙还是剑意,都比他所会的剑招强大很多。
        最让他难以理解和无法承受的,是王惊梦的真元修为,竟然也和他相差得并不太多。
        如果说王惊梦在遇到顾离人之前,是真正的山野少年,根本不懂修行,那他开始吸纳天地元气入体,开始凝练真元时….至少比王惊梦早了六七年。
        他比王惊梦早了六七年时间吸纳天地元气,而且这六七年间他也没有丝毫偷懒的时刻,王惊梦怎么可能追赶得上来!
        “怎么可能!”
        他迟钝了一息的时间,猛然抬起头来,“怎么可能…你的真元修为怎么可能也和我如此接近!”
        王惊梦微微的蹙了蹙眉头。
        “因为有两个原因。”
        然而在他开口说话之前,一个不怒之威的声音已经响起。
        开口说话的是云棠。
        她应该是此时天下最强的女子,她的话无论在任何时候都很有力量。
        “我给了他一颗蛟丹,还有,他所修的真元功法也很特殊。就连我都从未见过凝练真元如此快的修行者。”
        她的话没有人可以怀疑。
        师长络得到了解答。
        他的嘴唇也不断的颤抖起来。
        茅七层和张十五之前只是震惊于王惊梦的用剑之强,然而听着云棠的这句话,他们也陷入了强烈的震惊之中。
        云水宫的寒潭蛟丹是天下最强的提升真元修为的灵丹,然而寒潭蛟丹出自云水宫的寒潭之中,是极寒深潭之中的蛟龙体内结出的内丹,这种寒蛟潜于深渊之中根本不浮出水面,要想斩杀寒蛟获得蛟丹,必须修行者自己潜入寒渊之中和这种真正的蛟龙战斗。
        在云水宫的历史上,也唯有三名宗师成功的做到。
        在过往数十年间,也只有云棠斩杀了一条寒蛟,获得了一颗这种蛟丹。
        且不管这种蛟丹对于云棠而言到底有多少用处,但独一的这样一颗送给王惊梦,这却是太过令人震惊。
        只是云棠这时候的话并未说完。
        她看着师长络,安静而带着一些嘲弄道:“只是这样的解释,对你们而言又意义吗?”
        林煮酒和嫣心兰相视苦笑了一下。
        这的确没有意义。
        既然是公平比剑,不管王惊梦是因何这样强大,对于胜负的本身,便没有意义。
        更何况在方才的战斗之中,至始至终,王惊梦并非靠真元力量强大而压制,而是以剑破剑,若两人抛开真元修为,师长络和他之前的差距,恐怕还要更大。
        败要知耻。
        耻不能生恨,而要后勇。
        云棠微微仰起头来,她的目光有些冷,但又说不出的骄傲。
        当日她在镜湖剑会败在余左池的手中,便没有丝毫的愤怒,也只是想着这一生终究要寻觅无数超越的可能。
        顾离人的死讯传出之后,她也去顾离人战死的地方看过。
        她便确定顾离人比自己强大太多,但依旧没有觉得自己便永无追赶的可能。
        一名真正骄傲的剑师,在她看来便应该有这样的心境。
        只是看着师长络,看着这名天资也惊人到极点的年轻剑师,她却是懒得将这些话出口。
        剑师最大的对手,永远是自己。
        而并非那些显得比自己优秀的剑师。
        若是连自己都无法战胜,那万法皆空,一切道理都是无用。
        “胜负已分,师长络你也不要在水中站着了。王惊梦师弟如此,余师伯见了也会欢喜。”张十五的声音响了起来。
        他性格宽厚,便想打个圆场。
        只是师长络没有回话。
        他转过身去,沉默的涉水离开。
        茅七层心中微叹,他听说过师长络的性格十分孤傲,现在看来,的确如此。
        “你用的这些剑招,似乎不是我们巴山剑场所有,你从哪里学来?”他转过身去,看着王惊梦认真的请教道。
        “我在齐云洞,观一些古人的剑痕所得。”王惊梦并不隐瞒,说道。
        “那些剑痕还在?”茅七层的眼睛微亮。
        “在是在,不过我和嫣心兰都看不懂。”林煮酒自嘲的笑了笑,然后戏道:“我估计你也差不多。”
        “那不管如何,得空还是要去看一眼。”茅七层不好意思的笑笑,“按你这么说,便更应该和王师弟多亲近亲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