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巴山剑场在线阅读 - 第四十五章 水边

第四十五章 水边

        师长络的眉头深深的锁起,极为坚硬的玄铁剑在他的手中似乎骤然变得柔软起来。
        剑身其实并没有任何的变化,只是数道从剑身上流淌出来的剑气就像是被春风吹动的柳枝一般在他身周荡开,将所有细碎如白毛银针的水针全部扫开。
        失却先机是很可怕的事情。
        在施展出这一剑时,师长络已经想好了反击的可能。
        剑气如柳枝在他身边扫落,他手中的剑却是破空前行,如破开激浪的小舟。
        然而他依旧没有能够抢占到丝毫的先机。
        王惊梦的第四剑已经刺了出来。
        这一剑并无太大的变化,只是快如闪电。
        所有剑身上流淌而出的剑气,全部顺着剑身,从剑尖激射出来。
        师长络的呼吸骤顿,他的剑往上提起,连震七震,抖开一片剑气,如万重山林。
        噗噗噗….
        笔直激射的剑气和平挡在前的剑气相撞,发出无数的破壳声响,最终是剑尖和剑身相逢,发出一声刺耳的震鸣。
        师长络后退了一步。
        他的面色苍白起来,眼瞳深处荡漾出愤怒和惘然的光焰。
        一片喝彩声却是在那些小舟上响起。
        云水宫的修行者都是女子,但从上到下,气概却更胜世间大多数男子。
        在她们看来,无论是王惊梦的攻,还是师长络的守,都是精妙到了极点。
        王惊梦的这一剑虽然只是如涌泉激射,看似笔直向前,但哪怕只是随着他的身体微微的晃动,这一剑的最终落处便有无限可能。
        师长络在无法预知对方这一剑抢攻落处时,以万重山剑意,抖开一片剑气来延缓这一剑的速度,最终守住了这一剑,也是无可挑剔。
        这两名年轻剑师从施出第一剑开始到现在,所有的表现都已经足以令人赞叹。
        她们见过许多天赋高绝的年轻修行者,云水宫自己也有数名天赋足够令人惊羡的年轻修行者,然而王惊梦和师长络这两人,应该是她们所见之中最优者。
        只是她们的赞叹并没有让师长络感到欣喜,反而让他心中的怒火彻底的燃烧起来。
        哪怕是同等完美,这都不是他所能忍受的事情,因为参悟剑经的时间比王惊梦长了很多年,更何况他连出四剑,都是被破防守,连出剑进攻都做不到。
        这种感觉,和两个人打架,一个人只是挥拳,而他只是双手抱着头护住自己的脸一样的感觉。
        这不是他所能忍受的事情。
        他垂下头来。
        一道异样明亮的剑光,却是如同惊虹一般亮起。
        不断从他体内迸发出来的真元,在剑身上发出奔雷般的声音。
        王惊梦微微的皱起了眉头。
        他不知道对方这剑招的具体名字,但是他可以确定,这一剑之后是疾风骤雨的无数剑。
        对方的剑会在下一刻变成无边风雨。
        他也可以感知到对方的愤怒。
        这种无边的风雨是对方愤怒的宣泄。
        他明白对方的愤怒来自于骄傲,只是他不能理解对方到此时为何还有这样愤怒的资本,以及想要将怒火宣泄在自己身上的骄傲。
        对方的剑招当然是很厉害的剑招。
        但若论这样的疾风骤雨,齐云洞那些围攻那名强者的剑师之中,有很多人的剑招比这样的剑招更为强大,更为迅疾。
        师兄对师弟,原本就应该爱护和提携。
        至于天赋,从来就不应该是自傲和骄傲的本钱。
        至于不如,就更不应产生这种无端的愤怒。
        更何况他回巴山剑场,并不是因为有什么喜事,而是要送别他的老师。
        所以他也有些愤怒起来。
        风雨便用风雨对。
        他递出一剑,递出了风雨。
        嗤嗤嗤嗤…….
        一阵急剧的洞穿声在两人之间响起。
        师长络瞬间倒掠数丈,他身前的滩上到处都是细而深的孔洞。
        “这是?”
        云水宫的人此次没有赞叹,她们看着那些剑气挥洒造成的痕迹,面色都骤然凝重起来。
        “南绍剑派的凄风冷雨剑。”
        云棠的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她沉声道:“南绍剑派早已消亡百年,但有人得到过南绍剑派的剑经残谱,我看过那人的出剑,剑意和他相同,但却不如他的剑意完备。”
        她以如此肯定语气说出来的话,便不可能有错误,只是云水宫这些人听着,心中却是涌起更强烈的不可置信,南绍剑派的东西失传已久,那这顾离人的弟子,怎么可能会南绍剑派的剑招?
        师长络的嘴唇微微颤抖起来。
        他这一剑来自楚地的大泽剑经,剑招名字叫做八方风雨,是大泽剑经中最难掌握,也是威力最大的剑招。
        然而他怎么都没有想到,自己一剑施出,风雨还未成形,就已经被对方的风雨破去,瞬间将自己逼退数丈。
        他感到羞耻,但更加愤怒,他不甘心,也不相信自己真的会败在对方手中。
        伴随着一声厉喝,他的手腕以奇异的频率震动起来。
        他的剑身在空气里抖出无数玄奥的剑光,形成无数的剑花,如千树万树梨花开。
        王惊梦的身前,出现了无数朵剑花。
        只见剑尖抖起的剑花,甚至难以看到这些剑花之后师长络的身影。
        “梨花落,天明剑宗的剑经。”一名云水宫的修行者说道。
        云棠点了点头,表示赞同和赞许。
        王惊梦直视着这些虚实难辨的剑花,他抬起头来,他手中的剑也往上抬起。
        看似很寻常的往上抬剑,接着笨拙的刺向那万花之中,空气里却是响起许多道闷响。
        他剑身上流散的剑气,在夜色里如同有无数道藤蔓在生长。
        梨花尽数被扫落,或者黏附在藤蔓上,然后被震碎。
        “这是什么剑招?”
        先前出声的那名云水宫女子大皱眉头。
        云棠也保持了沉默,这一剑连她都未见过。
        当的一声震响。
        师长络再退数丈。
        他的双脚落下时,已有水声在他脚下响起。
        他的鞋面微湿,已经到了水边。
        他的身后已经是水面,退无可退。
        此时的师长络都甚至已经不明白自己的心情,他的脑海有些恐怕,他的剑垂于地下,当水流触碰他的剑尖时,他几乎是下意识的施出了一剑。
        湿润的泥地上出现了一道笔直向前的剑痕。
        泥地上很多卵石被元气牵引,往上悬浮起来。
        对于王惊梦而言,这自然是很奇妙的画面,只是当这些卵石漂浮而起时,他的脑海之中已经清晰的出现了一剑。
        他没有犹豫,直接用出了这一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