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巴山剑场在线阅读 - 第十九章 剑落石

第十九章 剑落石

        余左池的身影出现在顾离人身后不远处。
        他看着像买菜大婶一样直接喊出声的顾离人,脸上泛起苦笑,和他想象的一样,很多人愤怒起来。
        修行需要时间的累积,年轻人未必强大,但往往却最心高气傲。
        一名从遥远的大齐王朝前来的黑衫年轻人从湿漉漉的林间走出,第一个走到顾离人面前正对着的山道上,认真躬身行了一礼,道:“晚辈齐鸣,自月前听到您公开收徒的消息,便日夜兼程的往巴山来,只想着若有缘拜在您门下当然便是最大的荣幸,若是不能,也算是见了一番盛事。只是说好便是今日开山收徒,但您出山,便说已经收徒完成。这里不知有多少像我一样赶过来的,这如何让我们信服?”
        面对这名第一个走出的年轻人,听着这样的话语,顾离人的面色没有改变,依旧很自然。
        他甚至也微微躬身还了一礼,然后道:“首先,收徒只是一个讯息,对于想拜在我门下的人只是一个机会,但并没有任何固定的形式,我现在已经挑选完了,机会便消失了。对于不是你所能掌控的机会,这很正常。其次,你便是你,别的和你一样日夜兼程赶过来的人再多,也和你无关,你说话不要想着代表他们,你和我说话,便不要借人多的势,人多固然势众,但我看你,却是轻了。”
        这名黑衫年轻人沉默下来,只是这样的几句话,他却是有所感悟,他不再多话,又躬身行了一礼,转身退去。
        一名红衫少年却是第二个出声,他的语气也极为不客气,“那请问您收徒的标准是?”
        顾离人淡淡的一笑,“我看得顺眼。”
        这名红衫少年莫名的一滞。
        他原本心中当然愤怒和一万个不服气,想着顾离人若是说出他选徒的标准,无论是悟性高,或者感悟吸纳天地元气快,哪怕自己不如顾离人的这名弟子,在场说不定就有人觉得比顾离人选的弟子强。
        这样一来,自然会有争议和比试。
        有比试,这口气才能出得了。
        然而顾离人这一句“我看得顺眼”出口之时,顾离人又淡淡的看了他一眼,他的身体便不自觉的冷了。
        这是个纯粹主观的宽泛标准,而且只是顾离人自己的标准,任何人都无法非议,最关键在于,顾离人的这一眼便让他明白,他是顾离人看不顺眼,怎么都不可能入他门下的那种人。
        有些人的愤怒并未消息,甚至更加猛烈的燃烧起来。
        然而顾离人却不喜欢太过麻烦。
        在第三个人走出质疑之前,他抬起了头,目光平静却锐利的扫过前方的山道、山林、溪流,天空。
        “有些人收徒可能需要数个时辰,有些人收徒却只在一眼之间,而我收徒花了很多年,但最终决定却很快。任何过程,都有时间长短之分。若是你们对我的方式不满意,认为远道而来,什么都没有看到,心中觉得不满…那我也已经道过歉了。”
        “既然道过歉了,那还能怎样?”
        不知为何,此时应该是很凝重,很严肃的气氛,然而听着顾离人甚至有些委屈之意的这句话,余左池差点忍不住笑了起来。
        很多人也怔住。
        他们觉得哪里不对,但又无奈。
        他们觉得对方有错,那对方认错,道歉。
        是的,那还能要对方怎么样?
        然而这时顾离人的表情却突然严肃了起来。
        “生气是一时的,怒火之所以叫怒火,而不叫怒水,用火来形容,便说明起的快,但也很容易熄灭,但疑惑不一样,这东西却是阴暗中生出的苔藓。”
        他看向山林深处,平静的说道,“我知道很多人来,是要看我的剑,而且我不出剑,肯定这事情无法结束。”
        “所以…我会出一剑,你们看好。”
        当顾离人说道“要看我的剑”这几个字时,余左池的脸色就已经变了。
        他的眼睛分外的明亮了起来。
        当他听完这句话,听到“你们看好”这四字,他便不自觉的屏住了呼吸。
        他知道这应该是顾离人真正强大的一剑。
        令人会惊艳到极点的一剑。
        顾离人不在意此时所有人的心情。
        他朝着天空看了一眼,天就亮了。
        此时已然日出,然而在他抬头一眼之间,天空里似乎突然多了许多莫名的,圣洁的光线。
        天比平时的亮,但不刺眼。
        没有分外强大的如山运行般的元气波动,没有人感到剑意在生成,然而对于山门外的那些大宗师而言,剑意却又似乎无所不在。
        黄道沉已从林间走出,他就在那名身周遍生黑竹的齐宗师不远处,他看着骤然亮起来的天空,觉得那里似乎隐匿着千万剑,而且每一柄剑都是天空,无法可破。
        然而就在此时,所有人听到了一些异样的声音。
        黄道沉震惊的转过身去。
        这声音就来自于那名齐宗师身后。
        齐宗师身后是树,树的后面是一片山坡。
        山坡上原本有一块嶙峋的大石,那块大石上的诸多棱角在岁月的腐蚀之中就如同一只只或大或小的牛角。
        然而此时,那些牛角飞快的消失。
        有石粉在那块大石上飞洒出来,细细如同飘絮。
        那块嶙峋的大石奇异的变圆,变得更圆,最终变成彻底的圆。
        无数惊呼声和感叹声响起,如同海浪一般拍击着数个呼吸之前还一片静寂的山林。
        也只就是数个呼吸,这块大石便在所有人的眼前变化。
        原本端坐在黑竹林的齐宗师站了起来。
        他的眼中有莫名的悲苦,有深深的震撼。
        他没有说任何的话语,没有看任何人一眼,他的身影化为了一道黑烟,落在这颗圆球之前。
        他伸出手掌,如同抚摸神迹般落在这颗圆球上。
        没有任何的粉尘。
        圆球的表面细腻而光滑,甚至连剑意的残留都没有,似乎这块石头,本该就是如此的圆润。
        他莫名的苦笑了起来。
        “何苦来哉。”
        他自语了一句,转身对着似乎什么都没有做的顾离人躬身行了一礼,然后眉间的皱纹消失,他似乎霍然开朗,接着便离开。
        “这是什么样的一剑?”
        黄道沉身体很沉,他心中震撼难言,他下意识的也想去那圆球前看看,但是身体却似乎依旧被一种可怕的味道压住,让他浑身僵硬都难以跨出一步。
        余左池笑了起来。
        他的笑容里充满了赞叹,充满了感慨。
        这是什么样的一剑?
        似乎连他都无法精准的去形容。
        当所有人觉得天空亮起,觉得没有剑意,而剑意又无所不在时,剑却已经落下。
        即便是那名齐宗师都没有感觉到这一剑出现在他的身后。
        而一剑将一块大石切圆,这内里便是无数剑。
        无数剑从四面八方落在那石上,每一剑力量不一,还是剑意随着那块大石缠绕旋转?
        连他都看不透。
        但可以肯定的是,他应该也接不住这样的一剑。
        林间那名宫装离人身前的水幕已经消失,她和那名比她先到的书生互望了一眼,都相对看到了对方脸上的苦涩和不解,以及敬畏。
        无所不在的剑意已经可怕,但最为可怕的却是时间。
        这一剑似乎超越了时间的界限,能够完全欺骗他们的感知。
        或者说,这一剑不只如此,因为他们未必能够了解这样的一剑。
        巴山剑场里那名老人呆呆的看着顾离人。
        他知道顾离人很强,但却没有想到竟然如此强。
        没有人再有异议,因为这一剑令所有人都无法再有异议。
        直到很多人开始离开,才终于有人恭谨的问出一句,“您的弟子,到底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