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巴山剑场在线阅读 - 第十八章 任性

第十八章 任性

        深山多雾,半夜又有细雨。
        一名书生从山道上走出,他来到巴山剑场山门前不远处,在一株树下坐了下来。
        雨丝细密,风很凉。
        然而这名书生即便走了很多路,风雨还是不能近他身。
        树下的石上原本长满了苔藓,落了树叶,潮湿不堪,然而当他坐下时,树叶成粉,石上苔藓迅速褪去,水汽带着这些碎物往外散去。
        他身下的地面变得异常洁净,就连石下的地面都被无形的力量压紧,明明是泥地,却像是一片青石。
        ……
        这名书生到来之后不久,北面的山道间不断长出奇特的黑笋。
        一名身穿黑袍,脸色苍白到了极点,没有丝毫生气的瘦长男子赤足走来,就像是在山林之中已经游荡了很多年的野鬼。
        他很随意的在一株树桩上坐下,然后那些黑笋不断的在他身边生长出来,长成一株株黑竹。
        ……
        然后又是一名宫装丽人手持着一柄很美丽的伞出现。
        数名仆从在一处林间很快搭起了一座营帐。
        那名宫装丽人很简单的凭空划了几道线,林间地上出现了数道沟壑。
        蚁虫不敢进,从空中落下的雨线都奇异的朝着那数条沟壑汇聚。
        雨线在空中奇异的弯曲,形成一层晶莹的水幕。
        …..
        有一名身穿古铜色长衫的剑师到来。
        他眯着眼睛承受着雨淋,就这样一动不动的站在道间,就像是化成了一根铜柱子。
        他的剑在手中提着,就连提剑的姿势都没有什么变化。
        ……
        在天亮之前,有更多的人到来。
        这些晚到的人,都并非是赶来想要成为巴山剑场弟子的年轻修行者,而是世所罕见的大宗师。
        有些是剑器榜上的人物,在很多年前就已经名震天下,而有些人却是没有丝毫名气,但或许会比剑器榜上一些人更强的隐世强者。
        他们之中的很多人都并非秦人。
        在天亮之前,到达巴山剑场山门外的强者甚至超过了镜湖剑会。
        他们之中的绝大多数人自然不是想看顾离人收什么样的徒弟,他们只是想看看余左池说的是否是事实。
        他们想要看看,就算是强,顾离人的剑又到底如何强?
        ……
        天还未亮,巴山剑场里有些屋子亮着灯,有些人彻夜未眠,有些人却是睡得很死,屋子里响起鼾声。
        先前那名须发都是银色的老人又到了余左池的屋子里,他显是一夜未睡,神情略微有些憔悴。
        余左池却是一脸倦意,他的倦意来自于还未睡够。
        “现在不是我们的事情,是来的人太多。”
        这名老人看着余左池,道:“你说要让顾离人休息足够,我才不去找他,但现在时候差不多了,外面几位将军已经连续遣人来催促快结束此事,否则他们大军又要行军布防,你也应该明白劳师动众会损耗多少人力物力。”
        余左池端着一盆清水洗了把脸,他露出尴尬的笑容。
        这道理他当然懂,只是说了是今天,一般开山门收徒或者哪怕公布消息,也至少到太阳高升,接近正午时分。
        哪里有着这东方才露鱼肚白,就来催促的?
        哪里还差这一两个时辰。
        他抹了把脸,正犹豫着要不要去叫顾离人。
        然而就在此时,他的纠结就消失了。
        因为某人醒了过来。
        某人已经醒了。
        他的精气神应该完美至极。
        这一刹那,整个巴山之中的树叶都动了。
        就如有人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伸了个懒腰之间,便卷动着所有的新鲜空气朝着他的所在流动。
        树叶尖上一颗颗晶莹的露珠全部被拉成了晶莹的剑形,朝着那处倾倒。
        如同万剑在朝着那人朝拜。
        整个巴山剑场醒了。
        没有人觉得顾离人刻意或者浮夸。
        因为这道气息空灵而自然,最关键的是强大,没有其余人能够做到。
        “太过松散的宗门强大和灭亡只能随缘,看运气。太过有野心的宗门往往毁于自己的野心,难过三代。”
        顾离人出了楼,到了余左池和这名老人的面前,他点了点初升的旭日,道:“我认为一个宗门是要有精神的,这精神对于宗门内的修行者而言,就像这旭日,不管这宗门强大和弱小,它总在那里。光辉、温暖,让人有荣焉。”
        余左池肃穆。
        直到此时,他明白自己的这名师弟虽然随和散漫,兴之所至便很随意,然而他却是有态度的。
        这态度他平时不会这么认真的说出来,但基于宗门内很多人不同的意见,他或许嗅到了一些令他不快的气息,他便如此说了出来。
        每个人都可以有自己的态度。
        而且巴山剑场最早没有规矩,只有习惯,巴山剑场中人,从最早就习惯于以公平的决斗来决定谁要听从谁的态度,或者不反对,或者不发表自己的态度。
        此时巴山剑场中没有人觉得自己可以胜过顾离人。
        所以没有人说什么。
        此时尚早。
        老人先前来催促余左池,只是担心顾离人不出来解决问题,或者顾离人懒得管这些杂事。
        而现在顾离人已经出来,所有人就都觉得天色还早。
        那镇区绝大多数年轻才俊甚至还没有开始洗漱,还没有用早餐,当然还早。
        只是顾离人却已觉得刚刚好。
        他径直朝着巴山剑场的山门外走了出去。
        随着他的动步,巴山剑场有些人紧张了起来。
        就如顾离人第一次表现他的看法一样,很多巴山剑场中人都觉得自己并不算了解顾离人。
        就连余左池都不知道顾离人要怎么做,要给那么多远道而来赶过来,却连被挑选的资格都已经失去的年轻才俊一个解释。
        没有任何一个人猜对。
        很多人的眼珠子都差点掉在地上,砸在昨夜积水的水坑里。
        顾离人就站在巴山剑场山门外第一级台阶上,他双手叉腰,就像是菜市场里卖大蒜的大婶一样,面对着镇区的方向,扯着嗓子喊道:“我是顾离人,我收徒已经收好了,抱歉。”
        他的声音并不响亮,但却传得很远。
        连镇上一些正在杀鱼洗菜的真正大婶都听清楚了。
        “顾离人是谁?”
        一个大婶从身前的水盆里拿出一根葱,有些迷茫的问身旁人,“他是哪根葱。”
        没有人回答她。
        她身旁的人也都不知道。
        但是他们都被突然吓了一跳。
        因为平静的小镇突然之间涌出无数道气流。
        就像是有无数个妖怪突然出洞一样,伴随着无数道破空声和无数道气浪,一名名的修行者穿破了晨光,在清晨的薄雾里带出道道残影,射向巴山剑场的山门。
        “顾师叔这….”
        林间的林煮酒惊愕的说不出话。
        他愣了片刻,无语的说道,“哪里有这样的。”
        嫣心兰和叶新荷比他愣的时间还长,等到他的声音响起,都没有回过神来。
        “为什么?”
        “什么意思?”
        “已经收好了,是谁?”
        很多声音响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