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巴山剑场在线阅读 - 第十七章 煮酒

第十七章 煮酒

        叶新荷也端坐不动,以指为剑,两道剑气相交,如实质般叮的一响,下方篝火呼啸一声就要炸开。
        嫣心兰眉梢微挑,五指微动,数道剑气如同牢笼,将鼓胀欲炸的篝火尽数逼住。
        林煮酒的眼睛亮了起来,他的眼中满是惊艳,也不知道是因为师长络和叶新荷的这一剑,还是因为嫣心兰的这一剑。
        师长络眼中也有异样的神色升腾而起,他的面色变得略微凝重起来,指剑再动。
        一道暴烈的剑意在他前方形成,篝火之中被嫣心兰刚刚压下去的火焰却是奇异的被抽出一条,形成一道细小的火剑,疾刺叶新荷胸口。
        叶新荷眼睛微微眯起,指尖微颤,一蓬剑气如一蓬雨雾落下,两者对冲,噗的一声轻响,这次却是没有任何的劲气宣泄。
        师长络以指为剑,剑法再变。
        明明只出了一指,却有三道不定的剑气从不同的方向刺向叶新荷,而且剑气也如被风吹动的水线般乱舞,飘舞不定。
        林煮酒看得满心赞叹,忍不住伸手取杯饮酒。
        师长络这一剑像是不意剑中的剑招,但似乎又融合了溪山剑经之中的剑招,除了剑意缥缈之外,还有一种至柔绵密,后继力不断的感觉。
        光是这样的一剑,就已经是他这几年来见到的最妙的剑招。
        叶新荷的面色渐肃,他的指剑依旧移动很慢,如同悬挂着诸多无形的巨|物,但是他身前的空气突然暴走,就如同有一道狂乱的瀑布生成,而且速度极快的横扫。
        他以快制不定,狂乱且快的剑气将那三道剑气全部斩碎。
        师长络指剑也骤然变快,快得如同疾风暴雨。
        嗤嗤嗤嗤,数十道剑气纯粹以快打快,乱箭齐射般刺向叶新荷。
        叶新荷只出一剑,一剑便如伞,又如荷叶撑起。
        几乎同时,叶新荷尾指弹出,一道剑气反刺师长络眉心。
        两人出剑越来越快,转瞬又交手十余剑。
        寻常修行者连出剑方位都看不清楚,但林煮酒和嫣心兰却是看清了每一剑剑招。
        叶新荷的剑招虽然同样精妙难言,但只是出自他所学的那两部剑经,但师长络这些剑,却大多来自不同的剑经,有些甚至是数种剑法糅合在一起,有集所长之意。
        叶新荷的面色越来越冷肃,但眼神却是越来越平静,平静得如同一丝风都没有的池塘,一丝涟漪都没有。
        突然之间有一阵风刮过。
        叶新荷的手指一直只是微动,但此时却是陡然闪电前伸,有些夸张般在空中划了一道。
        师长络面色微变,他手指在空中连点三下。
        三声震响,有如低沉雷鸣。
        叶新荷手指从上往下划去,连雷声都似乎被引在指尖。
        师长络深吸了一口气,也在前方划了一剑。
        叶新荷神色骤松,手指笔直往师长络胸口刺去。
        嫣心兰再次闪电出手,剑气压住火焰。
        砰的一声,师长络震起,后退一步。
        师长络面色有些微白,接着面色有些难看。
        林煮酒饮酒赞叹,就想要出言宽慰,但是师长络却是面色复又骄傲,道:“叶师兄,我现在虽输了一剑,但这比剑,实则是我赢了。因为我比你入门晚些,修剑的时间也短,真元也有所不及,若是再给我多半年时间,这比剑结果便有可能是我胜你一剑。”
        叶新荷的眉梢不断挑起,他先前听着前面巨,嘴角微翘,似乎不以为然,然而听着后半句,他的面色却是渐沉,竟无法反驳。
        入门先后其实在他看来并不是问题,每一日,每一月都可能有新的际遇,实力的高低不能完全以修行时间来衡量,但他现在可以肯定的一点是,师长络的确是不世奇才,在许多天赋都应该远远的超过他,甚至超过林煮酒和嫣心兰。
        他原本自己也是极为自负和骄傲的人,但在林煮酒的面前他无法骄傲,而方才嫣心兰的出手,也让他明白,嫣心兰不会输给林煮酒。
        他不回应,气氛便有些凝重。
        然而也就在此时,不远处林间却又有脚步声响起。
        一人快步而来,突然闻见酒香,便顿时精神大震般大喜,“好酒!”
        这人声音沉厚,却不是年轻人。
        “前辈是?”
        虽只听见了声音,还未见人,但林煮酒却已经确定这是一名修为已至七境的修行者。
        一境通玄,二境炼气,三境真元,四境融元,五境神念,六境本命,七境搬山,八境启天,九境长生。
        八境九境自古都是传说中的境界,在修行者的世界里,能够真正修到七境,能够瞬息之间便如同搬运一座巨山般引巨量天地元气为己用的修行者,便已是真正的大宗师。
        世间绝大多数修行者究其一生,也往往卡在三至五境之间,即便是林煮酒和师长络这些人的天赋绝伦,不出意外注定能够到达七境,但此时也不过四境融元,触及五境的门槛而无法真正越过。
        一切事物的累积都需要时间,绝佳的天赋,只是能够比寻常人更快,更不会因为某些知见的障碍而长时间的停留在某个修行阶段,但却不能直接越过。
        出声的这人身上的气息和他所熟悉的祁师叔一样,强大而带着一些神圣的味道,就如同天上遥远的未知之处有光在不断的落下,落到这人的身上,然后和这人体内的气机连为一体。
        所以这人应该是七境的宗师。
        “灵虚剑门黄道沉。”
        来人笑了笑,当这句话响起时,一名紫衫剑师已经出现在了篝火畔。
        他如同凭空出现般的快,然而却并未带多少风声,甚至连篝火都并未有多少晃动。
        除了林煮酒之外,在场这其余三人也都是巴山剑场乃至整个天下不世出的天才修行者,感知着这人强大而神圣的气息,他们并未有太过因为修为境界本身的震惊,只是因为这人的出身剑宗而感到些微震惊。
        长陵是秦王朝的都城,也是秦境之内,剑宗剑派汇聚最多之地。
        例如巴山一带,大小修行地不过数个,但长陵周围百里之内,大小修行地却是有数百。这和人口密集程度无关,只在于长陵是整个秦的中心,权势和资源汇聚的中心,各地门阀都想在长陵占据一席之地,各地的修行者也都如万流汇海般归入长陵。
        灵虚剑门则不只是在长陵,而是在整个天下最为出名的剑宗之一,灵虚剑门所出的剑师,往往也是整个秦境最强大的剑师。
        现在这黄道沉没有丝毫敌意,而且长相温雅,看似和善可亲,然而嫣心兰此时想着的却是先前在镇里俞一斤所说的那些话。
        她便觉得这样的人当然不可能是来观礼。
        “可饮一杯?”
        黄道沉眼神热切,细嗅鼻翼,旋即又神色庄重,“果然是好酒。楚地的酿造手段,也只有顶尖的酿酒大师和极佳的材料,才能酿出这样的好酒。”
        “请。”
        林煮酒并不小气,示意他自便。
        黄道沉取杯自饮,只是一口下去,他的眼中尽是陶醉,“如此美酒,即便在长陵也是难得一见。”
        林煮酒笑了笑,“反正他们也不喝,你随意。”
        酒便是给人喝的,他不心疼,更何况懂酒者便更妙。
        黄道沉看了一眼其余三人,知道这酒的主人便是林煮酒,他再饮一杯,却是看着林煮酒正色道:“今日承情得此美酒,我便是欠小友一个人情,将来若是去了长陵,有烦心事不妨找我。”
        “关键您到巴山来做什么?”
        叶新荷却是很直接,道:“像您这样的前辈,不会无事就来跑一趟。”
        “我想看一眼顾离人的剑,如果有机会的话。”
        黄道沉看了一眼叶新荷,“不过不要误会,我是秦人,只是想看看而已。”